5年前 (2014-05-04)  光影赏析 |   抢沙发  464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那个六七岁的纽约小市民披着蜘蛛侠行头,要与犀牛人“决一死战”,这是《超凡蜘蛛侠2》最为打动人的一幕。在这个小男孩身上,可以看到孩童纯真的偶像情结,闪光的市民精神,和对城市家园的那颗拳拳之心,这不正是蜘蛛侠被人喜欢的理由吗?

影片如果多拿一些篇幅,来诠释蜘蛛侠——这个超级能战斗的漫画英雄,和超级现代城市纽约的关系,那么将会给观众带来更多的代入感。蜘蛛侠在这部电影里完全就是一城管,扶老太太过马路,保护路边跌倒儿童,为即将被公交车砸到的妇女提供安全保障……这些细节容易让人着迷,当人类把道德维护者的角色交给一个能力强大的人,内心深处肯定会隐秘地觉得所有美好都会被维护,所有邪恶都会被拆除。

对纽约需不需要蜘蛛侠这样的超级市民,电影故事就此制造了一个争议,留意一下,会发现反对蜘蛛侠的多是政客、警察等这样的公务人员,蜘蛛侠的存在让他们难堪。而市民则持热烈欢迎状态,因此蜘蛛侠在身份上,绝对是平民代表。在观影时,时常期望蜘蛛侠能与政府部门的邪恶角色对战一把,这样的剧情,或会加深电影的深度。

在观赏性上,《超凡蜘蛛侠》和上一部大致一样,导演显然很喜欢电光人这个角色,给予了较多的镜头,并渲染了电光人与蜘蛛侠的一场大战。作为商业片,动作场面是必不可少的,但蜘蛛侠这个题材好像有些特殊,不少观众觉得,单是看这枚“小蜘蛛”在高楼大厦间荡来荡去就很有意思了。或是为了迎合观众的这个心理需求,《超凡蜘蛛侠2》中不时让蜘蛛侠吐丝荡大秋千,观看这些镜头的快感大约来自于童年。

《超凡蜘蛛侠2》其实是一个没有坏人的电影,电光人原本是一位不被人重视的科学家,如同每一个有着深深自卑的人一样,他渴望被人需要,哪怕在拥有了超能力之后,一句需要他帮助的话语,也能轻易打动他那颗脆弱的心,电光人虽然把“小蜘蛛”打得浑身脏,但观众却很难对他恨得起来。蜘蛛侠的好朋友哈利,也不是坏人,只不过是误会了蜘蛛侠对他的友情,以为蜘蛛侠不愿用血液救他,哈利想要活下去的简单愿望,是顺理成章的。

最后出现的犀牛人外型有点萌,容易勾引人的破坏欲,想要抓过来摔个稀巴烂,蜘蛛侠与他的战斗还在后面,但估计对打的场面需要特别暴力,才能遮掩犀牛人的喜感。从影片展示的奥氏企业研究机构陈列的各式装备看,未来还会有一系列的小怪兽等待蜘蛛侠去擒服。年轻的彼得,以后有得忙了,再加上女友格温意外死亡,在续集中,打新怪兽和交新女友将是蜘蛛侠的两大事业。只是不晓得,编剧能否让这个青春版的蜘蛛侠多点成熟与睿智?

(来源:网易博客;文/韩浩月)

编后语:这个世界本就不是一个二元的世界——非好即坏。市民精神的精髓除了责任还要有包容,这一点上我相信《全民超人汉考克》做得更好。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