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前 (2014-05-06)  心灵花园 |   抢沙发  145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改革开放36年来,中国人一直在路上,为金钱、为名利、为成功奔波。物质的丰富与心灵的饥饿始终相随。是时候回到生活本身了。聆听你最初的梦想,最基本的需要。

你知道吗,在CBD打拼与幻想有一幢乡间大宅的或许是同一批人,在三里屯泡吧与丽江大理晒太阳的或许是同一拔人,在市中心炒房与在郊区住大House的或许是同一帮人,还有,在机场书店购买成功学与购买心灵鸡汤的或许是同一个人,或者说,读心灵鸡汤的主妇或许都有一位读成功学的男人……

人就是个矛盾体,每天在ON与OFF两种状态切换,ON时红星照我去战斗,OFF时一切都歇菜,还是身体最重要。

所谓美好人生,就是能自由选择的人生。

《美好的一年》,是我认为罗素·克劳主演过的最好的影片,色调忽而橙黄忽而冷蓝,橙黄代表葡萄园,冷蓝代表CBD,讲了一个在两种生活间切换的故事。一位成功的金融炒家要卖掉他继承的法国葡萄庄园。于是影片的主人公就在伦敦金融街与法国普罗旺斯之间切换:一边是“人类贪婪的象征”,在金融街上欲望总以狰狞的面目出现,赢,意味着一切;另一边是葡萄园、美酒、村妇,慢,才是生活本味。

罗素·克劳将时而神经质工作狂、时而沉浸童年时光的双面人格表现得淋漓尽致,直到有一天他的合伙人问:“要钱,还是要生活?”他最后选择退出,带着存折后面“好多个零”获得财务自由,彻底从快进切换到慢生活,从伦敦CBD切换到普罗旺斯庄园。

罗素·克劳的快慢切换生活随机而似有命定,一番纠结之后,这位曾经的金融炒家在影片结束时还忘不了补上一句:“保持联系!”因为搭档告诫过他:“经过懒散、美酒、女人之后,不出一年半载,结果呢?是厌倦。”

电影导演能用一部片子讲述一个人生哲理,远远生动过一部厚厚的哲学书。《美好的一年》很接地气,比看罗素·克劳打打杀杀的强,它说明这样简单的道理:所谓美好人生,就是能自由选择的人生。

电脑键盘中最伟大的算是Shift键,它让你在不同状态下切换,给你自由。只可惜生活中并无这么个Shift键。

尼桑汽车有款广告叫“Shift the world!”。改换世界,或切换空间,一部车能做到吗?

在动画片《哈尔的移动城堡》里,宫崎骏在移动城堡里设计了一个切换门把手,一切,到了田野;又一切,回到城市。无需浪费汽油。凭此门把手,那些往返于郊区与CBD的通勤族就不需那么辛苦了。所谓选择的自由,基础是低成本。就现在多数人而言,切换某种生存状态的成本过于高昂了,可能要搭上半辈子。

生活家就是能自由选择、自由切换的人。

传统经济的发展逻辑是生意大于生活,于是发达地区一切都占优势。而互联网时代的发展逻辑是生活大于生意,于是相对落后的、山青水秀的中西部地区获得了反超的机会。落后地区如大理丽江或贵州小城就有了后发优势,云贵赛江南嘛(刘伯温)。

艺术家们先行一步,他们是社会中最敏感的群体。不在大理盖宅子也在宋庄弄个园子。只是任何一种生活过长了,都会遭遇人类无法克服的厌烦。终日在流水线上劳作,工业文明是一种单调;朝九晚五跑CBD,信息文明也是一种单调。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农耕文明还是一种单调。

还是切换好,还是能Shift好。生活家就是能自由选择、自由切换的人。生活家不需要名牌名车,炫耀是不自信的表现;生活家要用有限生命体验无限生活;即便是某条小巷子里品尝一个路边摊也是生命体验。

改革开放36年来,中国人一直在路上,为金钱、为名利、为成功奔波。物质的丰富与心灵的饥饿始终相随。

“要成功,还是要生活?”佛教中有位大势至菩萨。今日大势将至,还不幡然醒悟。中国轰然前行的列车开始转轨,50后60后开始转轨,90后喊出“小时代”也转轨了,唯有苦逼的70后80后纠结于房价与职场之中……

当代中国人的生活,最初被政治与权力破坏,继而被物质与消费侵蚀。是时候回到生活本身了。聆听你最初的梦想,最基本的需要。回到内心,回到生活本身。

家是用来传承的。生活家的家得传承某种价值观。成功不是价值观。

富二代普遍比父辈更懂生活,更懂享受,但也可能是个败家子。富二代可能出一批美食家、艺术鉴赏家,但也能就是个“那五”(邓友梅作品人物,八旗子弟代表)。

当然,也有些富二代另辟蹊径,从父辈的制造业进入服务业,从事金融、影视投资,既懂生活也懂生意,抱得美人归。他们向往文化,自己创业,选择“去老一代化”。

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骄傲之处,别老瞧不起上边,看不惯下边。

每代人都有每代人的生活方式。但当个生活家大致相似。生活家的门槛并不高。按王志纲谈生活家的四个标准:有点钱,有点闲,有点爱好,有点权。一次,我把这个“三有新人”或“四有新人”标准说给丽江火炉边的小伙伴听,人们七嘴八舌又加了有点朋友、有点心情、有点胃口等等。

是不是还得有点追求?有点责任?家是用来传承的。生活家的家得传承某种价值观。成功不是价值观。著名报人储安平在《英国采风录》中说:“在英国,贵族制度之所以能传至今日,乃是得到民众同意。他们以为‘贵族’代表一种尊严,代表一种高超的品性。” 恰恰在这一点上,中国富人,实在欠缺感召力。

当中国的富人还在考虑为子女买学位房、置办家业时,被誉为“坐在世界财富巅峰的人”的比尔·盖茨至今已为世界各地的慈善事业捐出近500亿美元财富。如今他未必是世界首富,但一定是世界上最慷慨的富人。

当年他在伦敦庆祝自己50岁生日,盖茨说巨额财富对他个人而言,不仅是巨大的权利,也是巨大的义务,他准备把这些财富全部捐献社会,而不会留给自己的儿女。这个“坐在世界财富巅峰的人”,同时也是“站在世界精神巅峰的人”。我们相信,他的子女,从他的善行中获得的,将远比亿万家财为多。这种价值观的传承,才是最好、最珍贵的传承。

(来源:新浪博客;文/肖锋)

编后语:喜新厌旧其实也是对切换的一种追求,只不过生活状态的切换是心境的转换,而喜新厌旧更多的是欲望的追求。的确,我们需要积淀的不止是财富,还应该积淀一种精神,没有积淀怎么传承,没有积淀怎么切换。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