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前 (2014-05-15)  读书书语 |   抢沙发  95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怎么来分类概括一下人类史出现的所有爱情?“纯真的爱”,只能形容得了一个人一生某一时期的爱。如何以一种开阔点的眼光去看这种占据人类很重要地位的感情呢?也许通过书籍中的几个片段刚好可以满足我们的疑问。

 第一阶段:原始爱

我们许多人都看过歌剧《阿诗玛》,阿诗玛里有个对歌的细节,男男女女集中在山上,男女之间通过对歌相识,男人和男人之间则通过摔跤角力,之后一对对消失在丛林和夜幕中。这个细节显示的其实是史前情爱观念和风俗(遗风),男人和女人之间,通过智(对歌)、力(角力)和美(外貌)相互结识,在情爱关系中,智、力、美起关键作用,只要通过这场对歌的考验,关系就可以形成了。这种风俗,我们在《诗经》中也可以见到,如《郑风》中“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孔子对《诗经》怎么评价?一句话“诗无邪”,意思是什么呢?《诗经》时代的社会,是尚未被后世的文明浸染,处于始源状态的社会,特别是在情爱观方面,更是朴素。

这是原始时代的情爱。但是,这种情爱观在进入私有制时代之后,就变化了。这个变化在中国发生在夏商周时代,周法规定,王可以有一妻120妾,侯可以有一妻10妾,大夫一妻2妾,士一妻一妾,匹夫一夫一妻。不过,这个时代尽管有这样的社会诉求,这个社会风气还不是那么严谨,比如郑穆公的女儿夏姬,稼给夏御叔而得夏姓。但是,夏御叔死后,却与陈灵公及大夫孔宁等私通,再嫁连尹襄,后又寡,又通屈巫,等等。

这种情况在国外也一样,《圣经》时代的婚姻制度也是如此,雅格的大儿媳他玛寡后嫁给雅格的二儿子,但二儿子不想让他玛怀孕生子,分享家产,他玛一直未孕,之后二儿子死去,他玛又和三儿子同房,也未能生产,因为雅格的四子太小,最后,雅格自己和他玛同房生子。

第二阶段:家族爱

推动原始情爱观向一夫一妻制家族爱转移的是财产私有观念。他玛为什么一定要有生育?雅格为什么要和他玛同房?因为要保证家族财产的继承和延续。反过来,人和人之间的占有关系也促进了一夫一妻制的形成。从性别占有的角度,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互相均占,更有利于社会的稳定,这样均占关系有利于社会发展,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这种均占关系也妨碍了人类作为自然物种的进化,平均的生育和经过竞争的生育,基因自然选择和淘汰的机会下降了,基因优选减少。

传统的家族爱,强调门当户对(保持家族政治、经济、文化上的地位),子嗣传承(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以婚姻当事人双方的个人幸福为中心,这种情爱观强调婚姻,反对爱情,甚至认为爱情对婚姻有害,强调女性的性忠诚。中国人传统的情爱观以家族为重心,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双方的幸福或者个人感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维护家族政治经济地位以及子嗣传承,所以要讲“门当户对”,“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要能为家族利益牺牲个人利益。我们在曹雪芹的《红楼梦》、巴金的《家》等小说中都可以见到这一点。这种“家族爱”式情爱观念维护了传统华人社会特殊的稳定结构,也可说是华人重要优势文化传统。它强调婚姻的“责任”和“义务”,强调“子嗣”的重要性,强调婚姻双方的忠诚等等;反观当今,只恋爱不结婚,或者婚后不愿意生育,婚外恋、高离婚率等,我们大致可以理会华人传统情爱观的长处。

第三阶段:浪漫爱

“浪漫爱”是上个世纪初“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产物,它以男女双方感情的契合为目标,追求情感上的高峰体验,生活责任和道德义务反在其次,有时候这种爱甚至不以结婚为目标。郁达夫可说是个代表,他喊出了这样的心声:“知识我也不要,名誉我也不要,我只要一个能安慰我体谅我的心,一副白热的心肠!从这一副心肠里生出来的同情!从同情生出来的爱情!我所要求的就是爱情!”“五四”女作家冯沅君在小说《旅行》中这样说道:“我们又觉得很骄傲,我们不客气地以全车中最尊贵的人自命。他们那些人不尽是举止粗野,毫不文雅,其中也有很阔气的,而他们所以仆仆风尘的目的是要完成他们名利的使命,我们的目的却是要完成爱的使命。”男女主人公把“我们”和“他们”区别开来,爱使人高贵,使人骄傲,拥有爱情就拥有人的一切尊严,为了维护这种爱的精神性,他们在旅馆共居一室,却坚持不发生肉体关系。

浪漫爱要求感情的浓度和强度,要求将爱看得高于事业、高于金钱、高于地位、高于学识,尤其是高于自我,而极致则是高于生命。但是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随着拜金主义、女权主义、享乐主义等思潮的崛起,这种以迷失自我为特征的浪漫爱首先受到了女性的质疑,她们在生活旋涡中承担了太多的物质压力,她们对浪漫爱感到幻灭,谌容的《人到中年》、池莉的《不谈爱情》等将对浪漫爱的质疑推到了极限。

第四阶段:快感爱

浪漫爱追求灵魂的融合,即使有性,性也一定是灵魂结合的产物,但是,80年代中后期以来,如王安忆的《三恋》,林白的《一个人的战争》、陈染的《与往事干杯》等,作家们更着迷于探究身体感受,肉体悸动,快感的秘密,于是,快感爱在这个时候开始形成。而更年轻的一群,魏微、周洁茹、棉棉、卫慧等,在她们的笔下女性的身体感受成了中心,那是流动、飞翔、迷乱、慵懒而又颤栗的肌体感觉,是由饥渴感、失措感、失控感武装以来的身体哲学,为了追求极限体验、高峰快感,浪漫爱的精神秀只得让路。2003年木子美《遗情书》的出场,更是预示这一过程的最终完成。情是配角,性是主角;精神是配角,身体和快感才是主角;爱不再意味着两“情”相悦,而更多地意味着两“性”相吸。新浪网有一份调查,9710张问卷,其中有32.22%的人承认发生了一夜情,这个比例非常高。

从传统的“家族爱”到现代的“浪漫爱”,作为个人激情的爱要比作为家族责任的爱来得有价值,但是,它鼓励人们为且仅仅为双方的幸福而结婚,助长了婚姻生活中的自利主义,削弱了婚姻生活的责任和义务色彩,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浪漫爱”过于强调精神性,对人类来说依然包含了浓重的禁锢色彩,1990年代以来“快感爱”的诞生首先意味着“身体的解放”,但是,这种身体解放又是以削弱情爱的精神行为代价的,它更是令情爱的义务性(对双方父母的孝、对婚生子女的慈、双方体贴照顾的义)几乎消失殆尽,它是导致结婚率、生育率下跌,非婚同居、同性恋同居等一系列另类生活方式滋长的重要原因。

原始爱,家族爱,浪漫爱,快感爱,别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就行,自己掂量着爱。

(来源:读与居;文/橙子)

编后语:原始爱成为了古董,家族爱成为了影子,浪漫爱成为了梦想,快感爱成为了现实。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