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前 (2014-05-19)  新视野 |   抢沙发  99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几件出乎意料的事情,是台湾初相遇匆匆的心得。我常说,迷恋见到陌生地方的第一眼,初次旅程,惊喜常在。走多了,经验增长,但也会觉得世界不过如此,失掉原本的乐趣。

第一没想到:台湾省

无论在台北还是宜兰,大量车牌号码都是以“台湾省”开头。台湾同事说,“台独”的概念,其实到了民进党执政时代才特别炒作,之前大家很有“省”的概念。

第二没想到:诚品热卖《毛泽东语录》

火红的小本子,介绍词说,“唯一繁体中文完整版,印量超过《圣经》!”看来人家倒是不担心被“赤化”呢。尽管两边对历史的解读保留不同——如以下在国民党党史陈列馆对汪精卫的描述“文采奕奕”,再如被台湾视为“罪人”的张学良,也公然出售自传——有了接纳全球的胸怀,就不再惧怕言论本身。

第三没想到:蔡国强“泡”美术馆

之前看到宣传广告,几个人偶在松树石块当中泡澡,以为整个是件艺术作品。到了那里才知道,蔡国强用台湾松树和大陆的太湖石摆出风水阵,中间是法国空运来的按摩池,参观者可自行报名,在一定的时间,自己跳进去跟不同的人泡,成为展览的一部分——考验你的接纳程度。真正是“泡”美术馆。

台湾这样介绍出生于福建的蔡国强:“讲的是闽南话,拜的也是妈祖”。这个从福建走到上海,上海到东京,东京到纽约的艺术家,两件作品叫我动容。一是99只真实大小的狼,排队冲向一堵看不见的玻璃墙。浩浩荡荡,义无反顾。排队、起跳、冲刺,表情栩栩如生,直到撞上玻璃墙,摔到地下,爬起来,再加入起跳的行列。艺术品名“英雄”,反映社会对英雄主义的盲目崇拜和献身,原为德国作,但蔡说“不限于德意志民族”。

二是“大脚印”的原型。天安门中轴线上燃放的大脚印,最初源于蔡在意大利和法国边境的一次烟花表演,当时施放了200多个“大脚印”。创造“灵感”竟来自对中国护照处处受限的无奈,渴望像外星人的脚印一样来去自由。记得章子怡为美国国家地理频道拍摄的《跟章子怡游阿曼》,她见到阿曼海龟,季节性游到其他海域,脱口而出“它们不需要签证呢!”只有中国人才会兴此一叹吧。苦难,对中国艺术家而言,从来都是灵感。

第四个没想到:两岸趋同的思维

车行台北,我问自己,一样满眼是繁体中文字的国际化都市,台北和香港,有什么不一样?很快车窗外看到一个“陈希同顶”(古代建筑琉璃顶安在现代建筑上,长安街沿线那些,多建于陈当北京市长期间,故得名),自己就笑出来。台湾、香港历史毕竟迥异。再到中正纪念堂,侧面令我直呼“天坛”,前方广场音乐厅就完全是“太和殿”、“保和殿”——尽管纪念堂内部更像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走到哪里,记忆难改,思维不变。对了,国民党的标语,也一样有“训话”口吻。

第五个没想到:历史轮回的速度

中正纪念堂早前在民进党一系列“去蒋化”动作中,改名为“民主纪念堂”,门前“大中至正”的匾额改为现在的“自由广场”。走进去,身边一个30多岁的妈妈带着5、6岁的小孩过来,教他“来,行礼,这是蒋公”。而几步开外,一个看上去80后的女孩问身边人“这是谁啊”——同事一再向我确认,从口音分辨,那女孩一定是台湾人,但不知道蒋介石何许人。台湾的历史已经翻盘,革新,像沙漏里的沙子,经历过一轮上下颠倒,反倒出现新气象。马英九上台后,亲自向自由主义者殷海光道歉——割断历史的脐带,才有重生的可能。

第六个没想到:台湾人的谦恭

台湾人的谦虚,常常叫我吃惊。以我的感受,台湾人热情踏实,社会风气不错。但台湾人本身,常常对我这个外来者,感慨世风日下。一名姓张的司机,在上海呆过一个月,很乐意聊天。他说“台湾现在差很多了!孩子不好教了,因为那些政客的表现,让他们看到,只要成功,用什么手段都可以!”另外一个同事常叹,“台湾真的很美,物产又那么丰富,只是我们台湾人自己素质还不行,不然可以发展得更好些……”

翻翻龙应台十年前观察德国的选举,她说“因为没有什么隐私的大揭露,没有什么贿选的杯弓蛇影,没有暴动和打架,闹场和流血,德国选举的社会成本非常低。不需要大批搜证人员,不需要出动镇暴警察,不需要增加人手防止交通瘫痪……安静、不煽情的选举,选民得以把注意力集中到议题本身。”

台湾的选举,有热闹有滑稽,但也有不可否认的真民主。当外人评说的时候,至少,他们自己已经开始反省。

(来源:博客大巴;文/ZhouYijun)

编后语:走出去,会有更多的没想到;不走出去,只有更多的想当然。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