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前 (2014-05-19)  浮世绘 |   抢沙发  113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真正的赢家,一定是从容淡定的。青春和美丽与时间之间的竞赛是一场拉锯战,坚持才是胜利。要说女神在红毯上容光焕发的心得,那就是:放松。

“来吧。”白衬衫黑裤的巩俐不缓不急地在我们面前坐下,这是《Monday》对她采访的开始,却已经是她的第N轮回答,从一大早开始到此刻的午后七时,全无停歇。门外,还有排着长队等待的十几家媒体,厚厚的墙壁隔离了艳阳下海水耀着漂亮蓝光的法国小镇,把酒店房间围成了个精致的牢笼。上白下黑,这一身特别像1993年的她。那时他们已知《霸王别姬》会拿奖,好电影的众心所向已呈一马平川之势,只是没想到最后是最大的金棕榈。从那时起,戛纳就成了对巩俐来说最具特殊意义的地方,入围竞赛单元最多的是戛纳,以品牌代言人身份去得最多的是戛纳,华人第一个去做评委的是戛纳,领过特别大奖的还是戛纳。5月14日,她在Roberto Cavalli黑色镂空礼服的包裹下,女王般再度降临戛纳电影节开幕式,没人知道她内心的小小悸动,“每次戛纳(电影节)的程序都一样,开幕式的音乐都熟了,但听到仍会起鸡皮疙瘩。”

有电影,不竞赛,这对巩俐来说非常罕见。4月,《归来》意外落选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消息传出,她惋惜之极。“这么好的一部电影,沉淀后的张艺谋带着一个好题材和一个好合作组合静下心来做出的作品……幸好有一个受尊敬的放映,能展示给大家我已经很高兴了。” 她说的是5月20日电影《归来》在戛纳电影节“特别展映”单元的首映。

身为中国最好的女演员,巩俐却从不承认自己是个好演员,直到《归来》的冯婉瑜,“演完她我才觉得自己算是个好演员了。”她爱惜羽翼,1988年《红高粱》至今,她在大银幕上只塑造了30多个角色,却几乎个个令人印象深刻。但她只给了两个角色满分,一是秋菊,一是冯婉瑜。“我喜欢将自己彻底改变,不喜欢电影里出现巩俐本人。”至于冯婉瑜,尽管是扮老扮丑扮失忆,却让她演的时候欣喜若狂。她甚至希望张艺谋能再给她多一点戏份,可以理解她那个登峰造极的状态不多得,能在里面多停留一秒都好。这也是为什么《归来》在戛纳电影节上未参赛,于巩俐本人最可惜。这么好的一个角色,她想更多的人看见,这就是一个演员最朴素的愿望。

不论结果多少分,巩俐的用力程度都是满分。拍《归来》时,一场女儿丹丹在楼梯上与上楼的母亲相遇的戏,需要巩俐喘气说台词,巩俐就一定会在拍摄前爬那几层楼梯。新“谋女郎”张慧雯惊叹于前辈的敬业,巩俐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这源于她在张艺谋那儿养成的好习惯。1987年,在中戏读书的巩俐接拍了《红高粱》。在那些拍戏要自己种高粱地的日子里,巩俐光挑水就练了一个多月,因为导演说绝不能挑空桶,必须注满水。她每拍一部戏都会掌握一项技能,《菊豆》是染布,《大红灯笼高高挂》是敲脚,到《秋菊打官司》就学会一口地道的陕西话。这就是张艺谋的调教办法,在规矩中尽全力。两人早年互相激发的化学作用,如今在电影里依旧噼啪作响。《归来》里冯婉瑜在火车站接人,手里会一直举着写“陆焉识”名字的牌子,这动作是巩俐建议的。“我常坐火车,现在也喜欢坐,你很容易在火车站看见举牌子的人,比起空等的冯婉瑜,举牌子的冯婉瑜更真实,这样我也多了手上的动作戏。”这点子最后成就了全片的华彩之章:《归来》结尾,老迈的陆焉识举着写着“陆焉识”三个大字的牌子,陪在已走不动的冯婉瑜身边,盼着她的“焉识”从火车站的铁门后出现。铁门合上,故事终幕,无尽深意。

关于《归来》人人都读出了好几重意义,尤其是艺术片十年,商业片十年,这是对二十年轮回的张艺谋来说的。但在巩俐这里,归不归来的区别只在她是23岁还是48岁发现第一根白头发,她是此刻还是3年后再发现一个让她想挑战的剧本。这就是为什么若要她给年轻演员上一堂表演课,她的主题会是“不着急”。“演员需要百分之七十到八十的天分,更需要时间。别急,路要一步一步地走,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不要着急,可能一夜成名后,你会找不到北。选剧本要适合自己,数量多不代表你是个好演员。我现在也在慢慢看剧本,也不着急。”她简单得像是一条河,在漫长的岁月里,默默流淌、不动声色。这也是为什么巩俐自称不怕老,48岁仍能顶着一副素颜活在自己的简单生活里。对了,你看她的生日,“12月31日,特别特别的摩羯座”,解释了她脚踏实地的性格,却有个恼人之处,若晚生一天,就能年轻一岁。当记者都在替她惋惜时,她大笑,“我已经看到我的未来了,就是我电影里的样子,你看冯婉瑜老了多漂亮。”

(来源:精品网)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