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前 (2014-05-24)  强文连载 |   抢沙发  188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2009年9月9日,约会日。我正好限行。

我打车来到她公寓楼下,发了个短信给她。

片刻后她回:“等我五分钟。”

我惴惴不安,手足无措。

尽管与她有过一面之缘,并神聊那么久,可我还是有些担心。担心什么?

我担心哪些地方举止不周,引起她的不悦——毕竟我和她成长在完全不同的环境里,经历也很不一样。这种差异,会不会导致差距?

我长吁口气,抽支烟平静自己。

我爱上她了,所以很怕失败,也就失去了淡定。把过那么多妹,却头回感觉不自信……

我明白了:爱情和把妹,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正胡思乱想间,见辆白色奥迪TT驶出地库,停在公寓大门口。一位戴墨镜的女子探身向车窗外张望。见到我,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我也冲她微笑,挥了挥手,上车。

她注视着我坐定,笑道:“你刚才真可爱,像只招财猫。”

“招财猫?为什么?”我还紧张着。

“你朝我挥手时脸上笑眯眯的,可手臂好僵硬,就这样。”她学我挥了两下手臂,“像不像招财猫啊?哈!”

我愈发紧张,却强作淡定:“那你对我感觉怎么样?”

“很好,像招财猫。”

我发愣般看着车外,心想:像招财猫是好呢还是不好?

“我最喜欢的动物就是猫。”她说,“猫咪最可爱了。”

“哦,是吧……”

这时我注意到驾驶台上放着只小小的招财猫,猫爪正随车体振动挥来挥去。

我忍不住笑了:“我像它?”

“像啊?太像啦!”她笑着问,“定好去哪儿吃饭了?”

“定好了,万达广场日本料理。”

“哦,那你指路,我还不认得。”

“好。”

“还习惯这里吗?”我问。

“习惯,太习惯了。我喜欢北京。”

“我也喜欢。”我又问,“这些天都去哪儿转了?故宫?北海?颐和园?”

“转什么呀转?”她抱怨,“每晚跟你这话唠煲电话粥熬成熊猫眼,白天睡大觉,丑的没脸见人啦,你看我出门都得戴墨镜!”

我被逗得大笑,一点不紧张了:“我也觉得奇怪——都傍晚了你怎么还戴个墨镜遮阳?原来是遮熊猫眼。”

“哼,反正变丑了就找你算账。”

“好,我一定负责到底——我本来就打定主意,这辈子跟你耗上了。”

“哈哈,你们这里也说‘耗’啊?”

“对。咱们都是龙的传人嘛,自然讲共同语言——我宣布:从今儿起正式跟你开‘耗’!”

进餐馆坐定点好菜,我开始仔细打量起她。

那夜在酒吧虽也近距离观察过,但毕竟光线昏暗,色彩也失真。

如今与她面对面,我又开始审美。

她的发质非常好,黑亮顺直,如瀑布般垂下。她的脸型很漂亮,巴掌小脸,五官立体,线条柔和,清爽利落。她的鼻梁如西方人般高直,却兼有东方人的柔和。她的皮肤细腻白皙,由内自外散发着诱人的光华。她的嘴唇线条很美,嘴角上翘,一笑还有酒窝。她的身材修长苗条,丰胸细腰,恰到好处。但,最为神奇的是那双琥珀色的大眼睛,晶莹透亮、深邃纯净,美得让人不敢直视……

八个字——中西合璧,浑然天成。

这等女子,若不用“女神”二字,又该如何形容?

见我发呆,她莞尔一笑:“看什么?又不是没见过我。”

“好看,好看。”我连声道,“看一百年也不厌。”

“一百年?那我不成老古董了?还看?”

“还看!真的好看!”

“行啦,色猫。”她笑着问,“你答应我的画和书带来了吗?我要看!”

“带了。”

我拿出书递给她,又把折成圆筒状的画展开。

她瞪大眼睛,仔细审视那张画,嘴里发出声轻轻的“哦”。

“你自己看像不像。”我颇有些得意洋洋。

“不是十分像。”她撅起嘴。

“什么?”我没法淡定了,“哪里不像?!”

“你没画酒窝。”

“可……这不算。”我忙辩解,“我画画时又没见过你,哪知道你有酒窝?这算额外的惊喜。”

她笑道:“逗你玩呢。实话实说,有八九分像,五官和神态很像。”

“哪里最像?”

“眼睛。”

“对极了!”我兴奋地忽悠,“我都不知为何我画画时会选一双淡色眼睛,完全鬼使神差!这是参照希腊女神画的——不是一位,是三位。分别是——雅典娜(智慧)、阿佛洛提忒(爱与美)和珀涅罗珀(坚定纯洁)。但我又想把她中国化,按说不会选一双西方人的眼睛。可我就是选了!我觉得只有这样的眼睛,才能表现出纯净的内心。”

她微笑着听我解释。

末了她说:“知道吗?刚才你谈创作时,眼里忽然流露出激情的光,我喜欢这种激情。”

“呃……你是说,我像打了鸡血?”我故作不解。

“哈哈哈,是,打了鸡血!”她笑得前仰后合。

笑过,她打开书的玻璃纸外装认真看起来。

“别看了。”我说,“回家再看,咱们这吃饭呢,别搞成读书会。”

“哈哈,好。”她合上书本。

“以饮料代酒,为相遇干杯!”我提议。

她举起酒杯,与我撞击。

像宇宙中两颗流星,我们本有各自的方向。是命运让我们撞击,燃起激情的亮光。但究竟是灿烂一瞬,还是会永远这样?我不知道。只知道今生再不可能把她遗忘……

良辰易逝,谈笑间用餐已毕。

虽还想跟她聊,但时间已经不早,她该回去了。

我帮她拎着坤包,走向停车场。

“陪我走走吧。”她说,“外边很凉快。”

求之不得。我与她并肩走在长安街上。

车流滚滚,凉风习习;行人如织,霓虹闪烁。一片繁华景象。

“我很喜欢这里。”她说,“让我看到活力、生机,感知生命的美好。”

“这也是吸引我来的原因。”

“我觉得你和我心中都有梦想,都敢追随梦想行动。”

“人没梦想,就活得没有动力。”

“对。”

“其实我来大陆,本不是为了在这里发展的。”她说。

“那为什么?”

“我是为了挽救婚姻。”

“你不是已离婚了么?”我惊讶。

“还没有。我说我婚姻失败,但并没说我离婚。”

我瞠目结舌。

摸了摸,下巴还在。

“我觉得基于诚实原则我必须告诉你实情。”她解释道,“听我讲完再决定是否和我相处。若你觉得有麻烦,可以选择不相处。”

“你说吧。我听。”我点燃支烟,等待着。

“我和他一直恩爱。”她说,“他是我台大同学,曾疯狂追求我。那时我追求者很多,他是最穷最不起眼的一个。说这些好像我在自夸,见笑了。”

“不,我完全相信。”我示意她看路人投来的目光,“即使现在,你走在街上还不是百分百的回头率?”

她笑了笑继续:“女孩子漂亮也幸也不幸,那时我跟现在不一样。年轻时的我心高气傲、架子也大。追求我的男生太多,我却谁都不放心上。我不懂尊重别人,不知伤过多少男生的心。有这么多优秀男生围着,我更不会在乎他。后来我到美国留学,有过些经历,才感到我还是在乎一份真正感情的。他知道我去美国也跟着去了,一直在我不远处等我。每当我失意时他都会出现,给我帮助和安慰。我感动他的执着,觉得他才是真正珍惜我的人,就嫁了他。我虽有过些经历,但从正式答应做他女朋友那天起,就决心坚守一生。在我看来那种小女生般所谓纯洁是不易维持的,这个世界诱惑太多,随时充满变数,没经过考验的纯洁并非真正的纯洁。我相信有过经历却不迷失,最终选择坚守才是真正的坚守,那是一个人成长到了学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好过那种傻傻的纯。过去十年我问心无愧,真做到了冰清玉洁。”

“我相信。”我答道,“特别赞同你那句‘有过经历的坚守才是真正的坚守’。”

“从台湾到美国,我们白手起家,经过十年奋斗终于挤进主流社会。我在家大公司任部门主管,他则挤进XX投资银行——在美国,华人奋斗到这个程度很不易。我对此非常满足,婚姻也美满,直到前年他被公司指派到中国主管一个风险投资项目。”

她诉说到这里,我忽忆起与投资圈某位朋友的聚会。那是在丽都饭店涉外酒吧,我与朋友相约聊天,他还带了个男人。那男子为华裔,五官清秀、身材颀长,衣着鲜亮、举止沉着,周身散发出香水味道,一副雅皮士派头。而且,身边还放着个拉杆箱。

“这是美国XX资本的赵先生。”朋友介绍。

“你好。”那人操着不流利的汉语,与我交换名片。

寒暄几句,朋友问他:“这趟来中国,泡妞成效如何?”

“呵呵。”他意味深长笑了笑,眼中流露出相当的满足。

“看样子斩获不少。”朋友问,“透个数?”

“10个。”

“来了多久?”

“一个月。”

“我靠!”朋友与我面面相觑,“三天一个,你这才叫把妹达人呢。”

“这里easy girl很多。”赵先生说,“我已经很节制了。”

酒吧里有很多老外,大半怀里揽着easy girl。

回忆到这里我对她说:“我猜,他来大陆一定遇到很多easy girl。”

“起初我不信。”她答道,“但后来发现他越来越冷淡——刚来时还常打电话,每月回去一次;后来一两个月才打次电话,也只是例行公事问几句,没一丝温暖和关心。我以为是他工作压力大,就常给他发电子邮件勉励他,告诉他我一直很支持他。可基本有来无回。后有一次他回美国待了两星期,居然没告诉我,也没回家,直接返回中国,我是从朋友那里才知道他回来的。我打电话去问,他居然不接我电话。两年来我们俩莫名其妙地从恩爱夫妻变成形同陌路,而我根本不知原因所在。我问他,却不肯回答,只推说压力大,他想独自清静一下。可问题是压力再大,现在的环境远比我们初到美国时好得多,怎么那时不想清静,反而此时想清静了呢?所以我高度怀疑他有了外遇,我追到大陆,追到上海。到上海后,我遇到位旧友,告诉我亲眼见他和一位漂亮女孩在社交场合、宾馆饭店出双入对,如同亲密情侣。我追问他又不肯承认,只说一般关系,要我回美国。可我怎么能走?一般关系怎么会常去宾馆?我要答案,无论是分是合都要个答案。我并非纠缠不休的女人,我有事业和自尊,若他想抛弃我,我不会赖着不走。但我不明白,他这样避实就虚,究竟是为什么?”

“我想他迷失了。”我试着分析,“若从学生时代就一直狂热追求你而未经历过别人,意味着他没经历过诱惑与考验。”

“没错。我们到美国后他更不可能受诱惑——他身材瘦小,白人女子不可能诱惑他,而华裔移民中女子本身就少于男士,多丑的女人都有人追捧,遇到我这样的,他不可能再受别的诱惑。”

“对呀。”我答道,“但大陆就不一样了。你想想:美国华尔街来的年轻投资银行家,手里拿着几亿美元,既有学识又有教养,这对easy girl们来说简直是致命诱惑,挤破脑袋也得挤进他怀里去。”

“我不理解,女人……怎么可以活的这样没有尊严?”

“这是在沦陷区。”我提醒她,“道德沦陷区。这是片没有信仰的土地,这里人大部分不具灵魂——男人为升官出卖良知,女人为钱财出卖肉体。发生这种事很正常。”

“我也知道大陆是个充斥谎言和堕落的地方。”她说,“可我没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他身上——难道堕落就那么好,可以动摇一个人十年的坚守?”

“你是坚守,他不是;你有灵魂,可他未必。”

“我还是无法理解。”她说,“对我而言,与一个人在一起的唯一原因就是——爱。没有爱,哪怕财富成山我都懒得看一眼。不是我的就与我无关。”

“那是你。你是精神独立的女人,具备学识和经济能力。可很多女人不具备这能力,只能依附富有男人生存。所以,爱与不爱她们都不会考虑了。”

“女人活成那样真可悲。”她说。

“可她们往往不觉,还常因钓了个金龟婿沾沾自喜,互相攀比,有些还跑出来炫耀。”

“我也喜欢钱,可必须是自己奋斗来的钱。”

“所以我说你是女神,就是感觉你精神高贵。”

她笑了:“我不是女神,我只是个特别努力的女人。”

我也笑:“我也不是找女神,我只是找个跟我灵魂接近的女人。”

“我可以告诉你。”她说,“我努力了两年,现在决定彻底放弃,离婚只是手续问题。既然他已先违背了对婚姻忠诚的契约,我也有权做出我的回应。现在你已经知道了这一切,你可以做出选择——若嫌麻烦,你可以离去,我不会怪你。”

“好吧。”我说,“虽然起初对你的赞扬是想象,但今晚这番谈话印证了我对你的想象非常准确。我可以说,你是万里挑一,不,百万里挑一的优秀女人,具备我最欣赏的一切品质。我愿意等,无论多久。”

“你不担心会影响你再去选择别人?”

“人生一世会遇到很多人。”我答道,“遇到灵魂相近的人概率却非常小。既然遇到,我就决心追求到底。我很清楚没有什么得到是不需代价的。”

“那好。”她说,“从今天起我们正式开始交往。”

“不过我提醒你。”我说,“你要考虑到你还没解除婚约,你和我交往会不会导致你在离婚时处于不利地位?”

“我已告诉过他我准备寻找新的感情。”她答道,“他也没异议。所以我可以把婚约看成事实上的结束。我不愿为财产有利煎熬自己的心灵,宁可净身出户也要追求灵魂自由。这是我的选择,我早想好了。否则不会跟你约会。”

“那太好了!我早说过,这都是上帝的指引!”

激动之余,我握住了她的手。

她浑身一颤,迅疾轻轻甩开了我。

“不早了,咱们回去吧。”她说。

“好吧。”我意识到自己失礼,只得怏怏跟她返回停车场。

我又开始紧张,生怕刚才一时冲动令她觉得轻浮。但又不好意思开口道歉,只得在心中默默祈祷。上帝,帮帮我,别让她飞了。

气氛一时沉闷。

她打开收音机,里面传出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她没说话,似沉浸在舒缓优美的旋律中。

音乐结束,一个高亢的男音传出:“吃了海狗鞭,夫妻闹得欢!”

“哈哈哈!”她忍不住大笑,“这都是些什么啊!”

我也笑了。

“我送你回去吧。”她说。

“哦,不必了。时间不早,你早些回家。我陪你到公寓楼下打车回去。”

“好。”她又笑起来,学着刚才广播里的腔调,“吃了海狗鞭,夫妻闹得欢!”

“哈哈哈。”我被逗得前仰后合。

到她公寓楼下,我下车告别,目送她的车驶入地下。

我长舒口气,走到路边拦车。

电话响了,是她。

“你上计程车了吗?”

“还没。”

“哦。能不能再陪我坐会儿?”

“好啊!”

“我在公寓中心花园等你,赶紧的!”

“好。”

“记住接头暗号。”她嘱咐。

“什么?”

她学广播里那男音:“吃了海狗鞭,夫妻闹得欢!”

“哈哈哈哈,好!”

走入花园,我远远见她等在一块巨大的青石边。

我走上前去笑着说暗号:“吃了海狗鞭……”

“哈哈哈。”她大笑不止,“夫妻闹得欢。”

“你太有意思了。”我说,“真没想到你居然……”

“很无厘头是吗?”

“对呀。”

“我本来就这样。”她说,“喜欢搞笑。”

“哦。”我暗自思忖,一时无法把眼前的她和心中的女神等同起来。

她猜透我的心思:“是不是觉得跟你的女神有落差?”

“也是,也不是。”

“说说看?”

“女神嘛,都是庄严神圣的。”我解释道,“但同时我就喜欢搞笑,实际上不喜欢那种忧郁保守的女人。我曾认识位这种类型的,但感觉太冰冷,还是决定离开她。”

“你这叫叶公好龙。”她笑,“又喜欢人家装成女神,又不喜欢人家装X。”

“是。”我承认道,“不过我喜欢你无厘头。若真成冷美人我肯定受不了。”

“我就不喜欢过分矜持。人干嘛要封闭自己呢?太累。”

“对。”我又想起那位大哥的话,“相处不累的人感情才能持久。”

“跟我相处久了”她说,“你会发现每天有数不清的开心事。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跟你聊吗?”

“因为你觉得我能跟得上你的幽默。”

“对。”她承认道,“我并不乏追求者。知道我婚姻出问题,很多人曾向我表示意思。但我没选择他们,因为我知道自己一定受不了沉闷无趣的人。”

一轮凸月悬于天际,微风掠过,几枚秋叶飘落。

她从包里掏出那本书。

“没想到我遇到位作家。”她笑着说,“给粉丝签个名吧。”

“我是什么作家?”我忙谦让,“随便瞎写着玩儿。”

“那也是作家。怎么,不肯签?”

“不不。”见如此,我也就借着路灯光线,大笔一挥签了。

“我好头痛。”收起书,她闭上眼睛。

“头痛?为什么?”

“偏头疼,工作一紧张就爱犯。”

“我……为你按摩一下?”

“嗯。”

她轻靠在我肩头,任我为她按摩。

“我妈年轻时也有这毛病,发作起来很严重。”我说。

“我也是。有时候疼得想撞墙。”

“跟我妈当年一样。治过吗?”

“吃过很多药,都只能暂时止痛。”

“我妈的头疼治好了的。”我安慰她,“那病折磨了她十几年。后来我爸有次出差到贵州,听当地人说那里出产的天麻能治偏头疼就买了几斤。回来后按偏方跟土鸡一起不放盐炖,炖好后连天麻带肉一起吃掉。前后吃了四五只鸡、一斤天麻,她的病就再没犯过。”

“天麻是什么?”她问。

“一种中药材。”

“哦。你妈真的治好了?”她将信将疑。

“千真万确,你可以试试!”

“唉,哪儿去找天麻?见都没见过。”

“这事我包了。我一定要把你的头疼治好,就像当年我爸把我妈治好一样。”

“嗯,谢谢你,招财猫。”

又聊了一会儿她说:“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睡呀。”

“好。”我回道,“不过我估计今晚会失眠。”

“为什么?”

“你想想,跟女神见面了,我能睡得着么?肯定辗转起伏。”

她楞了一下:“辗转起伏?抱歉我国文不太好,辗转起伏是什么意思?”

“就是形容一个人夜晚心绪不平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哦,是这样……”

单元门口,我与她道别。

“到家后给我个信息。”她叮嘱。

“好。”

我目送她进门。

突然我叫住她:“喂,你等等!”

她转身诧异地看着我。

我冲上前去,不由分说将她紧紧拥抱,送她一个响亮的吻。

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的心正随我狂跳。

那张美丽的脸瞬间通红,却没有丝毫抵抗。

我知道,她不会抵抗。

我放开了她。

她象被索了初吻的小姑娘般慌忙跑进大堂,消失在电梯间里。

我抽出支烟,快步走向马路。

路上、回家,我一直回味与她的初吻,不由笑容满面。

但突然想起——刚才跟她说过句“辗转起伏”,她听后表情疑惑。

辗转起伏?

神马叫“辗转起伏”?

我日,说错了,该是“辗转反侧”。

我脸上发烧——太丢人了,怎么犯了这种低级错误?

我忙打电话给她:“刚才我说错了一句话。”

“什么话?”

“我说‘辗转起伏’不对,该是‘辗转反侧’。”

她发出阵开心大笑:“我还以为真是我国文不好,原来是你忽悠!”

“我没忽悠,只是一见到你,猪头就短路。”

“哈哈。不过你人品还行,没有装X装到底。”

“你连‘忽悠’都学会了?”我问。

“学会好多呢!我说过我很好学的,今晚跟你也学了一手。”

“什么?”

“辗转起伏,哈哈。”

“我说辗转起伏也并不为错。”我打诨,“一想到你,我身上总有器官会起伏。”

“我呸,你太流氓了。”

“我没流氓,只是实话实说……”

“呵呵,好啊,哪天招财猫展示给我看,怎么辗转起伏的。”

我收拢了笑容——作为把妹老手,我深谙这话中之话。

也就是说……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原本高不可攀的女神,竟与我一拍即合。一股豪情油然而生——这是神马境界?

勿用挥刀自宫,练成盖世神功;

历经千锤百炼,勇攀把妹巅峰。

纵然阅人无数,依旧谈笑风生;

不费吹灰之力,女神揽入怀中……

不服的,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想到这里我问:“对了,刚才从饭店出来我拉你手,干嘛甩开呢?”

“我……”她沉默一下,“那一刻就像浑身过电,忽然没力气了。”

“哦。”我乐不可支,“我说吧?咱俩肯定来电!哈!”

“招财猫,跟我说实话,你身边还有别的女人么?”她问。

“没有。一个都没有。”

“你不会离婚后没经历吧?”

“经历有,但都很快结束了。”

“为什么?”

“因为都发觉缺乏共同语言。”

“那你确信跟我有吗?”

“有。”我答道,“经过这么多天了解,我觉得你一点点展示出的内心世界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你的内心是我的翻版——独自自主、自尊自强,追求美好、信念坚定。我们都不愿伤害别人,同时也积极追求快乐成功。这就是我们的共同语言,我100%确信你就是我要找的人。至于其他经历,只是淘金时必须付出的代价。没那些经历,我就不可能淘到你这真正的金砂。”

“可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有些女人会爱上你,你不选择她是对她的伤害?”

“我当然想过。可我了解自己——不找到有共同语言的人我绝不罢手,也绝不会爱上与我价值观差异很大的人。即使出于怜悯勉强自己,我也不可能爱对方——这才是真正不道德。相爱,就是要互相爱;单恋只会带来伤害。我一旦发现缺乏共同语言就决然离去,免得耗费别人太多时间。我认为,这是对人、对己负责。”

“那你跟她们都上过床吗?”她又问。

“我是‘有所为有所不为’。”

“什么意思?”

“有些上过,有些没有。”

“那你对上床怎么看呢?”

“我觉得,”我回答道,“首先大家都是成年人,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其次,我从不主动向女人要求上床,只要对方不提我永不开口;甚至我不会主动碰女人身体一下——除非她自己表明可以。第三,我认为性是件美好的事,也是人的基本需求,适度的性可让人身心愉悦;过度纵欲与刻意压抑都违背天道,会给身心带来损害。我追求快乐人生,所以我既不纵欲,也不刻意压抑。只要满足有好感、平等自愿、安全三原则,我的身体我做主。”

“嗯,跟我想得一样。”她说,“很高兴你这么坦诚,我宁喜欢真流氓,也不喜欢伪君子。我希望跟我交往时你能始终保持这种坦诚,不要欺骗我。任何谎言我都不要,哪怕是美丽的谎言。”

“好,我能做到。”

“但有一点跟你说得不一样。”

“哪一点?”

“你今晚主动拉了我的手,还强行吻了我。你不是说女人不开口你就不主动吗?”

“那不同。”我答道,“我说的是对于正在‘试错’的女人我会那样,那是对别人的尊重。但你不一样,我内心早就认定了你,不存错的可能性,所以也不用矜持下去了。”

“哈哈哈,你这么肯定呀?说不定跟我相处一段你会发现我有很多缺点呢?”

“缺点谁都有。但我相信连你的缺点都会爱到骨子里。我要的不是没缺点的圣人,我要的是做坏事都一拍即合!”

“既然这样。”她说,“我们就正式开始,一点点走入彼此灵魂深处,直到最终结为一体。不过这需要时间,一方面要更深入的了解,另一方面我办离婚也需时间。尽管我对你很有好感,但我毕竟已经失败一次了,我不想再失败第二次,请你理解。”

“我完全理解。”我答道,“我也不想错第二次。”

“好。我不在乎你有过多少经历,但在乎遇到我之后对我的真诚与坚守。若发现你欺骗了我,我们随时game over。抱歉我说得很直接,但我觉得这是我们间必须形成的契约。”

“没问题。我喜欢这种方式,有话说在前面。”

“好。还有——我们不要强迫彼此,顺其自然。若一方感觉不想继续,另一方不要纠缠。”

“我不爱纠缠,要的是‘相爱’不是单恋。这种要求我跟别人也曾提过,我认为这很公平合理。”

“那就好。”她说,“从今天起,你就正式成为我的男朋友。”

或许在旁人看来,我们不像在谈情说爱,更像在谈笔生意。

但,这是我最喜欢的方式——婚姻爱情的双方,不仅要互相爱慕,更须具备理性和契约精神。若缺了理性考察和深刻了解,我怎敢在娶她时面对上帝宣誓:

——我请你做我的妻子,我生命中的伴侣和我唯一的爱人。

——我将珍惜我们的情意,爱你,不论是现在、将来,还是永远。

——我会信任你尊敬你,和你一起欢笑一起哭泣。

——我会忠诚于你,无论未来是好是坏,艰难还是安乐,贫穷还是富有,生病还是健康,我都会陪你一起度过。

——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生活,我都会一直守在你身边。就像我伸出手让你紧握一样,我会将生命交付于你。

——无论你到哪里我都会追随,与你同进同退,你爱的人也将成为我爱的人。

——你在哪里死去,我也将和你一起被埋葬;不论发生任何事都会与你生死相随。

我的一切理性和计较,都只是为了签署这份不可违背的契约。

我在人海中“试错”几年,终试到了“对”那个人。她的美貌百里挑一,她的智慧百里挑一,她的默契百里挑一。

三个百里挑一同时具备,是百万里挑一——在这座超级都市里,一千万女人中不会超过十个她这样的人。我很幸运,居然在有生之年找到另一半,并和她相知相悉相爱。

多数人终其一生,都不曾有此幸运。我的幸运既来自上帝的眷恋,也源于内心的坚持。为了这份坚持,我变得坚硬无情,甚至冷酷残忍。但我并不在乎。我早学会了无视旁人七嘴八舌,坚持为自己的梦想活着。

我很清楚:我并非无情——只是把深情为她一个人留着。只有她能敲开我的心扉——她会看到一个男人对她的爱,如波澜壮阔的大海般深沉。

当然我也有担忧——她毕竟还未离婚。虽说她的婚姻几乎要破裂了,可作为过来人我清楚:从感情破裂到真正离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越是情感丰富的人,拖的时间越久。而且即便是离了,往往也藕断丝连。没办法,我们这类人没法把内心的情感、过去的经历一刀两断,还特别容易原谅伤害自己的人。

旧情感死而不僵,新情感已然萌芽。我知道与她定会有个漫长的等待。但我愿意等。她是我一直等候的女人,只她能让我享受心心相印的感觉。为了这样的女人,等到死我都愿意。而等待的过程,何尝不是幸福?

我并不缺女人。若我愿意,我大可开动电驴按每月不少于一个的速度下载——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女人遍地都是。虽然我越来越老,可我的技巧越来越娴熟——我知女人最需要什么,也能迅速判明用什么最容易打动她们。但我并不渴望这种游戏——或许最初喜欢过,但现在已厌倦了。

最初的喜欢,纯粹是为了寻找自信。作为在婚姻中困守十年从未见过世面的宅男,我不知自己在女人眼中究竟如何——优秀还是垃圾?是潇洒还是猥琐?是强大还是弱小?

经过一场场征服游戏,我已有足够的自信。

感谢那些给我经历的文件,现在已到了我该坚守的时候。更何况我遇到过她——曾经沧海,还有谁能被我看入法眼?

那么,我需要等待多久?

我不知道。

或许一年,或许五年,或许一生。总之,我愿意等她。

那么,最后定会得到她吗?

我不知道。

有太多不确定因素,或许能,或许不能。但,我还是愿意等她。

那么,我不怕为此与其他人错失良缘吗?

我不怕。

我已经历过婚姻,也有了子女。对我而言婚姻不再是盛纳情感的唯一容器,也不再是我必须完成的任务。尽管我愿意娶她,可她若没决定嫁我,我会一直等下去。

她或许不是最优秀的女人,但她是我眼里最优秀的女人。她已不再年轻,但我偏偏就喜欢这份成熟。她的一切正合我意,所以她就是我的最爱。

我所要的,是灵魂之爱。是两颗相似的灵魂,在无限感觉中的和谐交融。只有这样的爱,才能无畏于一切。

面对这种情形,我必须清对爱的理解。

男女之爱分为两个对立统一的面:爱的奉献与爱的独占欲。就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奉献,就是甘愿为对方做一切能办到的事,一切为对方好;独占欲,就是把对方看成自己的私有物占有享用,不容他人染指。

大凡世上男女之爱,都由二者交织。

若从商人角度分析,爱的奉献可被看作投资,独占欲则是回报。A对B付出关心、爱护及金钱,期待B回报等价的东西。若得不到回报,常心生怨恨、纠结、失望、惆怅、悲伤、痛苦,甚至疯狂。世间的“爱情”,不是多半如此么?

就如我对前妻,不能说我从未爱过她——我为她放弃前途,节衣缩食,都是为她有更好的生活。但我对她同时计较回报——她达不到我的期望值,我失去了平衡,最后分手。过去我不愿承认对她的爱是种投资,其实是自欺欺人。如今,我终于分清了爱的奉献与爱的独占欲。

我追求快乐人生,我需要避免引起痛苦的任何因素。

我曾说过:人为何痛苦?因寄予太高希望,却失望或绝望。若一开始就不寄希望,失望从何而来?

我明白了,避免痛苦的一大法宝是——不寄希望。不寄希望,也就不苛求回报。

无论这场感情结局如何,无论她对我怎样,我都愿平静接受。若有幸娶了她,我会感恩,和她相伴走完剩下的路。这很快乐,我的杯具人生会因她变得充满笑语欢歌。若她最终与我擦肩而过,我还是感激上帝把她送到我面前,让我知道世上真有我的灵魂伴侣。尽管不能相伴而行,但我们定会彼此思念,我的灵魂也不再孤独。

总之,遇到她比不遇到她要好。

既然不计较回报,那我能给她的就是“纯粹的爱”——纯粹的付出,却不巴望从她身上收获任何东西。

理由呢?

理由是她值得。

活到37岁我终于相信,原来世上还真有不计回报的爱,并拥有了它。生命的快乐在于自我体验。体验到这种纯粹的爱,也是种快乐。

与你相识于一个偶然,一望便知你是我注定的前缘。一直在心中默画你的形象,直到你真在我眼前出现。

你的丽人清影,让我沉醉迷恋;你的柔声细语,回旋在我耳边。

你纯净的目光,照亮我的心田;你高贵的脸庞,令我彻夜难眠。

之后你离开了我的视线,可我一直把你思念。

向你寄出一封封问候,祈祷你能打开看一看。

或许命中注定,或许感动上天。

你又回到我的身边。

我将你紧紧拥抱,告诉你我等了太长时间。

情到难舍难分,爱到悱恻缠绵。

轻轻与你吻别,凝视你的双眼。

渴望与你牵手,终生相伴。期待和你同行,直到永远。

(未完,待续……)

(文/拓跋鼠)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