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前 (2014-05-27)  读书书语 |   抢沙发  10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虽时常逛书店,但购书却不是很多。原因有二:一是一走进书店,见着各类壁立千仞的书藉,就顿感自身的缈小,小得来似乎无法左右自已的思想,觉得许多书都应该买,其结果是许多书都没有买;二是倘若细究,又会发现,文史哲中的不少书目种类,其实都是在反复包装,重复“灌水”。如余秋雨的不少文章,既出现在他的这一本书里又出现在他的那一本书里,水份极重。就连我比较喜欢的张承志的书,好些时候也不能“幸免”,也如青菜萝卜混杂成堆,一边摆在地摊上,一边又装在罗筐里,让人不知道哪里为好。当然,最终的原因还是自身的原因,或是眼高手低或是钱袋羞涩,事实上我自已都无法归位。但尽管如此,一屋子多点的书还是有吧,如有会计算的朋友,大致会测算出来的。在书的问题上,多和少不能说明任何问题,能说明问题的是你究竟从中汲取了多少养料。

但是无论如何,就算大海捞针,书总还是要时时买上一些的。前几天,我就在新视野书屋买了一本书,其主标题为《先生鲁迅》,副标题为“无法告别的灵魂”。此书非常简约地叙述了鲁迅的一生,尤其是最后的十年,也就是在上海的十年。它的内容同林贤治(草根学者、鲁迅研究专家)所著的《鲁迅的最后十年》相似,但却汇集了更多的图照,以及更多研究者的评述,各种观点或者说正反观点都有,相对很客观。说实话,现在的鲁迅,正面临着方方面面的责难,正由文学符号变成为一个政治符号,甚至还变成为一个“文革符号”。不管这里面羁囿着多少“剪不断、理还乱”的原因,鲁迅被“质疑”已成了不争的事实,就像韩寒被“质疑”一样,不过两人却完全不能等同,这是有天渊之别的。

走进鲁迅,已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的事了。在我的月工资还只有几十元的时候,就想方设法买了一套十六卷本的精装《鲁迅全集》,差不多花了二百多元钱(那时据说胡耀邦想要一套《鲁迅全集》都不能如愿以尝)。之后,又陆陆续续地购买了许多有关与鲁迅相关的书藉。无容讳言,在我的书厨里,古今中外的名著典藉泛善可陈,但鲁迅的比重始终是压倒性的。这样说,或许会倒一些“雅人”的味口,更或甚者会让一些“倒鲁”者皱鼻,不过倒就倒吧,只要你的鼻涕不要直接流出来,下巴也不要无聊地吊下来就好。我从来不会因为大家怎么样我就怎么样,我的脑子里别人不会来跑马,我也绝不会到别人的脑子里去跑马,这大约是叔本华的意思。而且两边倒也绝非我的秉性。

钟情于鲁迅,应该说是钟情于鲁迅的灵魂——一个在黑暗里闪光的灵魂。先生是普罗米修斯,他盗天火来燃烧自已,然后涅槃再生,在天际里呼号,在黑暗中肩扛闸门。我们可以见着许许多多的教授、学者、作家、诗人,但却绝难窥见涅槃再生的灵魂,这是不可复制的。这样那样的学者也者们汗牛充栋,而鲁迅却是唯一,或者说是若干唯一之一。鲁迅的深刻,是其解剖刀直指民族劣根性,看人透事入木三分,可以透到骨子里去。即令现在,只要不回过脸去,看看那些五花八门的世相,看看那些被金钱扭曲了的人心,以及由此生发出来的各种冷漠和虚伪,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这一切实际上都是源远流长的民族劣根性变异。那么藉此想一想,如何看待和对待鲁迅,就自会得出属于自已的结论。我认为,如若有选择,受着贫富悬殊百般挤压的绝大多数中国人,还是会选择鲁迅,选择呐喊的,因为那始终是一种不可或缺的价值尺度和精神坐标。

真正能与鲁迅结缘,起因绝不可能是人云亦云,更不可能是政治使然。鲁迅始终是文学的鲁迅。只有用文学的视觉,才能深刻地观照那一颗伟大而孤寂的灵魂。说它孤寂,是因为它一直在“无物之阵”的黑暗中独自抗争,灵魂一直被黑暗所包围,所以其呐喊就无异于悲号,之于纸笔,就异常的冷峻和凛冽,或许就是黑暗中生长出来的“恶之花”。就如鲁迅自已所说:“我如果把我身上真实的想法都说出来的话,世界真不知道要黑暗到什么程度。”正因如此,看不到这一点,就很难读懂鲁迅、走进鲁迅。当然,这一切都不能离开文学。是文学让鲁迅深刻,是文学让鲁迅深谙黑暗,是文学让鲁迅如同陀斯妥耶夫斯基一样拷问人的灵魂:从洁白中拷问出罪恶,又从罪恶中拷问出洁白。……

鲁迅的伟大,绝不表征着某种政治符号。他被政治利用和神化,那是政治的事情,与鲁迅生前死后都无关系。有人说是政治抬高了鲁迅,这实际上是一叶障目、混淆视听,二十四卷本《鲁迅全集》是最好的明证。看一看鲁迅的追悼会,看一看成千上万人长歌当哭的场面,看一看那面覆盖在鲁迅遗体上的“民族魂”三个大字,就知道鲁迅是怎样一个用大字写成的人!郁达夫说:“没有伟大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因为鲁迅一死,使大家看出了中国还是奴隶性很浓厚的半绝望的国家。”因此,不管过去、现在、或将来,鲁迅的灵魂都是无法告别的。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我从来不相信血统论。但是若把鲁迅于此作参照物,我却十分相信:龙就是龙,虫就是虫。绝非臆想,事实使然。尤其是将鲁迅作为一面三棱镜来折射眼下的种种乱相,来观照国民劣根性的或隐曲或明显的各种变异,现代阿Q,现代赵太爷,现代假洋鬼子,现代孔乙己,现代祥林嫂等等,都会纷纷地凸显出来。

(来源:凯迪网络;文/塞外布衣人)

编后语:鲁迅不过是凡人,对鲁迅的评价是我们民族的成长绕不过去的一道坎。早知道就该遵从鲁迅的遗嘱——忘掉他。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