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前 (2014-06-03)  七嘴八舌 |   抢沙发  134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在动物的世界里,猫跟狗有着极为独特的地位。同样是被人类驯化的动物,猫狗并不像牛猪鸡羊这些动物,被当成为人类需要服务的畜牲,而是把它们当成独立的个体看待。我们经常把猫跟狗当成朋友,有些人甚至把它们当成家里的一份子。它们原本也都是野生动物,现在却大咧咧地在我们家里客厅撒野,这在演化学跟社会学上,都称得上是相当奇特的现象。

狗大约是在 15,000 到 30,000 年前被人类驯化的。有些人认为狗是人类直接去抓一些狼宝宝,主动加以驯化的产物,不过比较接近常理的说法,是狼本来就喜欢在人类聚落附近活动,经过几千年下来,其中最温驯的一些品种,就自然而然跟人类混熟了。至于猫则大约是在 10,000 年前开始出现在人类生活中,科学家认为它们一开始是在农作物旁抓老鼠吃,后来发现只要它们跟人们打好关系,人们一开心可能就会把一些吃剩的渣丢给牠们享用——换句话说,猫是发现有好处可捞,自己驯化自己的。

猫狗长时间接受人类驯化的结果,似乎因此发展出惊人的认知能力。狗狗很习惯我们对它们使来唤去,会顺着人类的手指头望过去;这听起来很简单,但是黑猩猩跟狼却怎样都学不会。换句话说,狗狗知道我们在试着告诉它们什么重要的事,这已经算是某种读心术了。猫在实验中也有出现类似的情况,也就是说这两种动物跟人类在一起生活太久,早就习惯人类在想些什麽了,这是其他动物望尘莫及的能力。

不过人们对猫狗的驯化态度有差,可能也导致了牠们听话程度不太一样。人们相当积极主动地训练狗狗,使牠们成为帮忙狩猎、看家跟玩耍的好伙伴,然而猫咪却似乎只要会抓老鼠的就是好猫,而这是它们本来就会做的事,只是刚好跟人类的需求一拍即合而已。因此狗狗的驯化过程几千年来几乎没有停过,但猫咪却是发展到某个程度就停下来了。

猫狗也有落时

猫狗驯化之后,牠们跟人类的关系时好时坏。古埃及人把猫当成神来拜,古罗马人会把狗当成自家孩子,还把牠们当成人类埋葬。但是中古时代黑死病一流行,猫狗就变成代罪羔羊,瞬间从天堂掉到地狱;教宗贵格利九世 (Pope Gregory IX) 更是直接把猫封为撒旦派下的邪恶生物,也许是因为天主教教义认为人类应当控制所有动物,但是猫咪却经常自行其是。倒霉的猫咪因此被扔进火堆裡烧死,或是用乱石打死,当时在欧洲几乎面临绝种。

人们从宗教的迷信走到科学的迷信,并没有使猫狗的待遇有多大的改善。那位“我思故我在”的大哲学家笛卡尔,就言之凿凿地宣示说动物只不过是一种机器。他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活生生地把狗狗切开,把玩活跳跳的心脏——他可不觉得这有什么残忍的,毕竟狗只是一堆机件的组合嘛,狗的惨叫声不过就是机器坏了嘎嘎叫而已。这种看法可不是他一人独有,科学界直到二十世纪晚期为止,都一直把狗狗当成绝佳的研究用动物。不信去问问巴甫洛夫 (Ivan Petrovich Pavlov) 的狗。

然而近年来的研究却显示事情绝非如此。狗狗有是非对错的道德观念,而且还会在群体中实践。倘若某只狗玩得太野,是会被大家排挤的。猫似乎也有复杂的道德观念,然而它们不像狗狗一样肯乖乖待在实验室裡接受研究,所以它们究竟在想些什麽,在科学上至今仍然是一团谜。我们可以说近年来的科学研究结果,本质上其实只是在印证我们千百年来早就心知肚明的事:动物有各种情绪,也能够感受到爱。达尔文就曾经说过:“人类与高等动物的心智上只有程度上的差别,没有种类上的差异。”

动物的“人权”

你只要对这个现象再深入思考一点,就会发现我们对这些宠物抱持的态度,其实会带来一些有点麻烦的问题。比方说如果你接受猫跟狗是有知觉、有灵性的动物,那麽老鼠呢?果蝇呢?现在我们在实验中已经很少使用猫狗了,但是其他动物还是用得很多,如果我们觉得对猫狗这样做不人道,那麽对白老鼠就算人道了吗?人们觉得很难接受吃狗吃猫这件事,那麽吃鸡吃猪又怎麽说?从人们开始把猫狗视为家裡的一份子开始,这些问题就已经存在,只是人们一直提不起劲去正视它们。

再者,倘若我们真的把某些动物视为独立个体,这会在法律上甚至伦理上造成什麽样的后果?美国现行的法律是把猫狗视为一种财产,换句话说它们跟你家客厅里的沙发、厨房裡的烤麵包机,在法律上并没有两样。你可能觉得这听起来令人很不舒服,觉得你爱你的狗,它理应拥有一些属于它的权利;但倘若你真的把你的狗或猫视为家里的一份子,那么你可不可以未经它的同意就给它们结扎?

这样的问题在实验室里尤其明显。科学家理所当然地为了研究解剖猴子,回家却把看门的黄金猎犬当成家人看待。甚至就连猫狗本身也有差别待遇:一只躺在神经科学实验室的解剖台上,大脑外露的猫咪,是了解人类大脑如何运作的工具;然而研究员回到家裡,猫咪却是陪他解闷的心灵伴侣。这种分别心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在家里的是家人,出了门就不是。但事情不该如此。也许我们需要的是某种介于“东西”跟“人”之间的概念,正式赋予猫狗一些权利与责任;我们可以要求它们的行为举止必须符合某些规范,但也不能随我们的好恶就虐待它们。

不过这个问题探究到最后,你会发现这竟然是个哲学问题:怎么样才算是一个人?别忘了不过在 150 年前,黑奴的法律地位跟猫狗一样,只是地主的一介财产。有句话是这么说的:“要评断一个社会是否真的够文明,端看人们怎麽对待老人、囚犯跟宠物便知。”我们人类与猫狗数千年来暴起暴落、时好时坏的关系,似乎确实反映了我们一部分的社会价值。倘若我们真的以万物之灵自诩,也许我们应该从这些伴随着我们长大的猫狗开始,重新认真思考人类与动物之间的适当关系。

(来源:CASE PRESS;文/高英哲)

编后语:突然想到佛陀说的“众生平等”是一个怎样的意境,这不仅仅是宠物的问题,而是人类怎样看待自身的问题。人类这个物种,在自然界中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地位?是作为万灵之长凌驾于一切,还是仅仅是一员?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