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前 (2014-06-18)  心灵花园 |   抢沙发  4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从中条山一路向下,走过新开发的山底田地,向前,再向前,是一座洁白的圆形水塔,水塔并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它从麦场一路向东搬行,来到了这里。在一堆石土中间显得格外的端庄,而又静谧。山中没有林鸟,没有飞禽,没有走兽。随着父辈们的老去,那些关于飞禽与走兽和他们之间的故事,成为了我们孩子们一路长大的神话故事。只留下这座水塔,伴随着每一代人成长。

向前再向前,那一条条的沟渠横穿在村庄的边边角角,他们隐藏在肥沃田地的身边,不显不露,内敛而深沉。他们身上承载了整个村庄的全部期望,他们是灌溉,是成长,是时间,是流逝,他们是整个村庄的静脉。

风又一次温柔的从东方吹来,伸出手,仿佛就可以触摸到阳光。柳枝柔弱地拂在水渠之中,荡过了石子,荡过了水草,荡过清凉的渠水,又重新回到树枝上。再一次走到渠水身旁,漫边的野草几乎要吞没了它,源头的水依旧在放肆的咆哮着:“轰隆隆,轰隆隆……”不知是这风太凉,或是什么,莫名的有股悲凉之意。柔柔的风将柳枝吹到我的面前,伸手捉住,它便又俏皮的从手中离去。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一个小女孩手挎着衣物篮子,一步步的走进这渠水,她欢快的放下手中的衣物,跑进了这渠水之中,让那冰凉的井水亲过她的脚丫,她的腿腕,裤腿挽得高高的,风吹动杨树叶子,在空中哗哗作响,似是为女孩欢快的舞踏伴奏。那笔直的白杨树呀,笔直的似是一位成熟的老者,由上而下的俯视着这欢快的女郎。阳光照射在白杨树的叶子上,一片片的反射出银白色的光芒,似舞台的灯光,闪耀在女孩的身上,这一刻的天地便是女孩的,多少的烦恼,在这一刻,全都是泡沫,全部击碎,我爱惨了她,以及她那时的欢乐时光。

“轰隆隆,轰隆隆……”渠水的源头终是唤醒了我沉浸的回忆,想来是因为初春吧,东风吹来,还没来得及唤醒他身边的花花草草,所以这一些的沟渠显得格外的孤寂。它哗哗地淌过石子们,与他们热烈的讨论着,企图驱走寒春里的那片孤寂之感。只是他们怕是没想到,在这样寒冷的日子里会走来这样一个陌生的女子,我想他们好久没有迎接过客人了吧,否则怎会如此的生疏?在这浩大的天地中,只剩它流淌的声音,狂烈而萧肃,再没有当年的那份细腻温婉,只剩下这无尽的萧寒。一步步靠近这份熟悉的触感,这井水,十几年来,未曾改变,依旧温热,我想正是这份温热所以唤醒了大地里的生灵,他们一个个从地表的土层中汲取着这一份温暖,从此在春日里,我看见了那一派的繁荣生机。

这沟渠在漫长的岁月里,是中条山的乳母,这大山与大山下的千千万万子民都是这沟渠的子女,我们汲取着她的温暖,感受她的温柔,在这样的岁月里,全部长大成人。这沟渠是这里每一代人不可磨灭的记忆,不管是我们如今的长大,亦或是下一辈的出生,我想我们都不该忘了它。不管多少年,它或被隐于地表,或被其他物件代替,都不能抹去它曾深深的驻扎过我的脑海。

我愿岁月安好,与它同生,亦与它共存。

(来源:片刻;文/千秋墨兮)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