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 (2014-07-14)  心灵花园 |   1 条评论  13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生活中我最怕一见面就问:“写什么呢?”“又得了什么奖?”然后便急不可待地说,他干了什么大事,在××地方作了讲演,有多少人让他签名,多少人被感动得流了泪,他的名字被收入了某某大词典⋯⋯这些话让人听起来,非常不舒服,不自然。好名重利是人性的一部分,也是人性最脆弱的一环。

我们都是平常人,平常人就应该保持一份平常心,说平常话,这样,人才活得轻松真实。

人生的乐趣是用一份单纯的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在这重奢华讲收益的现代社会里,物质和利益常常使人迷失,自然的东西离人愈来愈远,愈是这样,我们愈是应该亲近大自然,自然使人纯净,使人回归。

不要把生活看得那样生硬、功利、僵化和目的性太强。生活不是竞技场,我们生活的乐趣绝不能仰仗那些大课题、大辉煌,而是在于那些小事情、小情趣。生活是个立体交叉桥,不是一条单行道,只有随意人才会快乐。

人生像是爬山,如果我们太注意山上那终极的目标,那么一路上的好风光、好山水、好风俗就被我们忽略了。生活是一次流动的过程,我们应重视过程本身的快乐,刻意去追求某种目标,增加的只能是紧张和压力。人生最高的境界就是把一切看来辉煌重大的东西都能淡化,淡化本身就是升华。

记得一个冬天的傍晚,天下着大雪,路上很滑,公共汽车几乎没有,“的士”根本不停,我站在王府井大街上冻得两条腿都发僵了,心情十分沮丧,我茫然地等着望着⋯⋯心里想,真倒霉,为什么这个凄风苦雨的晚上我偏偏回不了家!站在冷清的马路上觉得十分孤单,我叹息着,不由得仰起了脸,发现天上的月亮特别亮,亮得纯净。天空干净得像水洗过一样。一下子我的心情好多了。我望着一个个闪动着灯光的窗口,好像在诉说着诸多的欢乐与忧戚,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感到自己非常幸福。往日街景的喧嚣一下子沉寂下来了,空气的清新让我觉得置身在山林和泉水中,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拥有。于是,我突然对周遭的一切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眷恋和欣赏之情。我享受着雪、星星、月亮和宁静。

我仰着脸张开口,让雪花慢慢在我脸上融化,我体味着雪花一丝一丝渗进我的皮肤,那感觉妙极了!雪好像是从星星上飘落下来的,落在地上,在灯光下雪亮得跟星星一样,前面的路又落了一层新雪,我不住地吹着飘舞的雪花,前面的路上有一只鸟,它飞走时双翼扇起一大团闪闪的星星,我不禁唱起“小雪花飘呀飘呀⋯⋯”

街上的行人很少,骑自行车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推着车走,走得慢悠悠的,往日那浮躁的心绪,在雪中沉静了,人们彼此不说话,似乎有一种默契。

我走过美术馆,从不远的胡同里传来了古筝的声音,在雪夜里飘动着,有一种特别的味道,那声音好像从一个古老的院落里传出的,那声音是透明的,在雪夜里深情地低吟着,唱着一支古老的情歌。

雪地里有人大声叫卖着:“糖——葫——芦——去核的——又酸——又甜——”摊子前,转动着一个用林秸秆编成的小风车,上面还系着一个风铃,在风中“丁玲——丁玲——”地响着。冰糖葫芦花雪地里显得特别红,好像是春天里的草莓,不吃,只是举着,在纯白的雪天里,举着高高的草莓。

在不远的地方,我看见一个通红的火炉上闪动着火苗,一个戴羊皮帽的老汉热乎乎地召唤着:“热馄饨,快吃热馄饨。”那声音也是滚热的。我端起碗来,双手紧紧地捂着感受它的热气,老汉说:“大雪天怪冷的。”又给我添了一勺热汤撒了一把香菜。在旁边的桌上一个操四川口音的后生和老汉谈了起来,原来他们是同乡,他们说起家乡的雪和春节的打算,一个东北汉子讲起了大兴安岭雪天的狼⋯⋯

这里好像是漂泊者温暖的客栈。

雪在我脚下“咔嚓咔嚓”地响着,这正是冬天的脚步声,我听到了。

不知不觉中,我看见了熟悉的灯光,这时,我突然觉得这段路原来这样短,我不由地伸出了双臂拥抱这雪中的世界。

随意是一种人生境界,会把一种平淡的甚至无奈的东西变得美好和快乐。

(来源:一页阅读;文/申力雯)

编后语:这似乎就是“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意境吧。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1. #1

    其实,这说的是一种心境的强大,有时候等于二次元一样,某些东西,我们真没有必要在意,你在意的话,只能说明你也是想在那一方面有同等收获,但别人得到了炫耀了,自己却没有资本。

    评论达人 LV.1 4年前 (2014-07-19)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