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 (2014-07-25)  史海拾贝 |   抢沙发  216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今天是7月25日,一百二十年前的这一天,日本联合舰队不宣而战,在丰岛海面偷袭了由清朝北洋舰队护航的英国籍运兵商船,鸣响了这场彻底改变东亚地缘政治千年格局战争的第一炮。

在甲午战争前的漫长岁月里,中国始终是东亚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的中心,并通过古老的藩属朝贡体系,维持着东亚霸主的地位,向周边邻国辐射着强大的影响力。固然,随着殖民时代的到来,门户的渐次洞开,这种古老的体系,已受到越来越激烈的冲击,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中国在“朝贡世界”以外,也早已不是什么受人尊重的一流大国,但直到甲午战争前,绝大多数地缘政治观察家都不会想到,中国会从东亚霸主的千年“铁座”上跌落,且将之掀翻并取而代之的,既不是如日中天的英、法,也不是咄咄逼人的沙俄,而是刚当了西方“学生”不久的“小小日本”。

且不说那些死守故纸堆,沉湎与“天朝上国”春梦的老古董,即便那些认同变革图强的中国人、外国人,在战前也对中国的前景,持不同程度的乐观态度。的确,在他们看来,当时的中国自太平天国之役后,已开展了有声有色的变革:办洋务,遣留学,改官制,开商埠,曾视作洪水猛兽、宁可开战也不肯放进京城的外国使节,此时已成为皇室和王公大臣们的座上客,不切实际的“华夷之辨”,也随着“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通商大臣的相继设立,和驻外、出访使节的来来往往,变成务实派大臣们口中眼中的异类。

更重要的是,通过“师夷长技”,当时的清廷,已建立起一支看似强大的军队:陆军不仅保持人数上的优势,而且以经过内战考验的勇营体制,取代了陈旧的旗、绿旧典,装备了数量可观的洋枪、洋炮,甚至练起了“洋操”;海军更拥有当时世界上奇货可居的铁甲舰,号称世界第四、亚洲第一的北洋舰队下南洋、出东海,声名远播。不仅如此,经过朝廷和洋务派中枢、封疆大臣们的苦心经营,中国当时已能自行制造包括弹药、枪炮甚至兵轮在内,许多种“坚船利炮”。一言以蔽之,中国似乎已不再是昔日之中国,而是个经过变革的崭新国家。

然而甲午一战,这个“变革后的中国”却被“蕞尔日本”打得丧师失地,从此一蹶不振达半个世纪之久。人们猛然发现,原本比中国更保守、更落后、更弱小、更闭关锁国的日本,尽管在变革的起步上甚至比中国更慢了一拍,却后来居上,成为竞争中的强者。

自“发乱”、“捻乱”平定,尤其西北、越南两处和列强有关的乱局得以平息后,一度因迫于“存亡之危”而不得不励精图治、亟求变革自强的清朝君臣朝野,开始沉浸于“同治中兴”的虚假繁荣,一度生气勃勃的改革,也重新变得徘徊不前。且不说“办洋务”始终浮于“师夷长技”的枝节表面,不曾认真研究、借鉴近代化的机制、远离、本质等根源,即便“坚船利炮”等承认需要学习、引进的部分,也是小富即安,浅尝辄止。甲午战前,海军船舰久未添置,炮械、弹药方面也远未讲究,陆军则更始终停留在可追溯到乾隆、嘉庆时代,远离近代陆军军制主流的勇营编制上,空有洋枪洋炮,却不能保证充分发挥其威力。

反观日本,自明治维新起,其变革的步伐从未停歇,变革的方向、思路也从“尊王攘夷”变为“师夷长技”,又从“师夷长技”变为“脱亚入欧”,整个国家上至天皇、贵族,下至社会、平民,从学习体系、社会结构,到生活习惯、衣食住行,都竭力向“图强求变”的方向努力。在军事方面,陆、海军迅速废弃了幕府时代的旧规,转而学习欧洲军制,甚至在短短时间内更换了“老师”(陆军由师法转而师德,海军则坚定师英),建立了既符合近代标准、又带有日本特色的近代化陆海军编制指挥体系。在装备方面,陆军实现了装备制式化,海军不仅不断添置新舰,还始终紧跟世界先进潮流,甲午战前,曾落后于北洋舰队的日本联合舰队,不仅装备了专门对付北洋两艘铁甲舰的“三景舰”,更添置了领先北洋同类船只整整一代的装甲巡洋舰,使用了威力强大的“下濑火药”,可以说,早在丰岛海战炮声想起之前,日本就悄然走到了中国前面。

感知到自己的落后,并慨然变革图存,仅仅是自立、自强的第一步;懂得“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惟有不断居安思危、始终不渝的求变革、求发展,才能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停滞的变革等于自甘落后,最终必将在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国际竞争潮流中败下阵来。

又逢甲午,今天距甲午战争的爆发,已过去两个甲子。甲午战争的失败,是昔日变革半途而废的失败,以史为鉴,汲取一百二十年前的教训,在变革的道路上始终不懈,“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将是今天、今后的人们,对甲午战争这段历史最好的借鉴。

(来源:新浪专栏;文/陶短房)

(本文略有删节)

编后语:但愿中国能记住教训,而不是仇恨。

延伸阅读:

甲午战争中日之间的技术差距

1、海军差距

丰岛海战和黄海海战两次遭遇日本联合舰队,北洋舰队被击沉多艘大型舰艇,但未能击沉一艘日舰,福龙号仅有的一次鱼雷攻击也未收战果。。

北洋海军的炮弹主要有开花弹(榴弹)和实心弹(穿甲弹)。开花弹产自天津机器局,仍使用黑火药填充。发射后,黑火药燃烧后产生的残渣会附着在膛线,还有大量白烟,需要重新清洁膛线及等待白烟散去才能再次开火。实心弹(穿甲弹)不使用火药,只用重力攻击敌方。而日军早已使用化学品黄火药制作的炮弹。而且天津机器局制作的炮弹质量粗糙,大小不一,铁质差。

丰岛海战中,日本吉野号被一枚济远舰150毫米口径火炮击中右舷,击毁舢板数只,穿透钢甲,击坏发电机,坠入机舱的防护钢板上,然后又转入机舱里。可是由于弹头里面未装炸药,所以击中而不爆炸,使吉野侥幸免于报废。黄海海战中,北洋海军发射的炮弹有的弹药中“实有泥沙”,有的引信中“仅实煤灰,故弹中敌船而不能裂”。当时在镇远舰上协助作战的美国人马吉芬(Philo Norton McGiffin,1860-1897,美国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毕业)认为,“吉野”号能逃脱,是因为所中炮弹只是固体弹头的穿甲弹。据统计,在定远和镇远发射的197枚12英寸(305毫米)口径炮弹中,半数是固体弹头的穿甲弹,而不是爆破弹头的开花弹。

在直隶候补道徐建寅的《上督办军务处查验北洋海军禀》之后附有《北洋海军各员优劣单》、《北洋海军各船大炮及存船各种弹子数目清折》、《北洋海军存库备用各种大炮弹子数目清折》中统计,参加过黄海大战的定远、镇远、靖远、来远、济远、广丙7舰的存舰存库炮弹,仅开花爆破弹一项即达3431枚。其中,供305毫米口径炮使用的炮弹有403枚,210毫米口径炮弹952枚,150毫米口径炮弹1237枚,120毫米口径炮弹362枚,6英寸口径炮弹477枚。黄海海战后,又拨给北洋海军360枚开花弹,其中305毫米口径炮弹160枚,210、150毫米口径炮弹各100枚。在3431枚开花弹中,有3071枚早在黄海海战前就已拨给北洋海军。苏小东《甲午年徐建寅奉旨查验北洋海军考察》猜测:“至于这批开花弹为什么没有用于黄海海战,惟一的解释就是它们当时根本不在舰上,而是一直被存放在旅顺、威海基地的弹药库里。由此可见,造成北洋海军在黄海海战中弹药不足的责任不在机器局,也不在军械局,而在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身上。”在中日双方开战后,丁汝昌执行李鸿章“保船制敌”的方针,消极避战,“仍心存侥幸,出海护航时竟然连弹药都没有带足,致使北洋海军在弹药不足的情况下与日本舰队进行了一场长达5个小时的海上会战,结果极大地影响了战斗力的发挥,也加重了损失的程度”。

北洋水师与联合舰队进攻火力对比如下,北洋水师舰速略逊一筹,但吨位、火力、装甲、重炮均占优势,如果炮弹配备到位必然可重创日舰。海战结束后,定远号、镇远号的护甲无一处被击穿。就平均船速而言,北洋水师较慢,为15.5节,联合舰队的本队15.6节也不快,但包括吉野号在内的第一游击编队为19.4节,大大高于北洋水师。戚本章认为远东英舰队司令裴利特曼说的“是役也,无论员兵素质、舰速或火炮射速、新式舰,实以日本舰队为优”是正确的。

此外,北洋海军各主力舰都设有鱼雷管3-4具,但是,在黄海海战中,联合舰队未曾实施鱼雷攻击,只有福龙号对西京丸号攻击未成。各舰炮弹数量未带足,海战时炮弹在五个小时内用尽。

 

军舰(炮舰)总数 30厘米重炮 20-30厘米大炮 15-20厘米轻炮 15厘米速射炮 舰艇排水量
北洋舰队 12 8 16 149 0 3.5万吨
日本联合舰队 10 3 8 160 97 4.1万吨

2、陆军差距

清军配备大量的德式武器,但标准并不统一,一旦一个武器对应的子弹用完,则无法使用其他武器的子弹。清军的弹药消耗数量也很大而且很不合理。如清军出发前往朝鲜,每支枪配有子弹150发,每炮配有炮弹50颗;后又从国内运送炮弹子弹,但仅击毙日军180人。日军人均仅消耗子弹8发。

清军的编制极为简单,日军则已有工兵与辎重兵的区别。清军士兵普遍训练不足,只会喊一声就往前冲,不考虑利用地形地物,从不用跪射、卧射,一律站着射击,开炮前还要先摇动大旗。

甲午战争中,日军因战斗死伤人数仅为964人,1658人死于疾病,25人死于自杀。但日军在条约签署后进入台湾,面对以猎枪、木炮为武器的民军,战斗死伤人数达4600人以上。

3、管理素质及工业基础差距

北洋海军将领大多数是福建船政学堂驾驶班早期毕业生,由于早期办学水平不足,他们在船政学堂仅接受简单的英文、算法、驾驶、测算、枪炮操法培训。1877年春,清政府在福建船政学堂第一、二届毕业生中选出12人的海军留学生,打算进入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学院培训。但其中刘步蟾、林泰曾、蒋超英三人到英国后仅上舰实习就结束训练。黄建勋、林颖启、江懋祉三人未通过入学考试,也只参与上舰实习,只有包括严复的六人入校。而留学生监督官李凤苞向朝廷禀报,成绩排名却是“甲等:刘步蟾、林泰曾、严复、蒋超英;乙等:萨镇冰、方伯谦、何心川、叶祖圭;丙等:林永升、林颖启、江懋祉、黄建勋。”刘步蟾、林泰曾日后成为北洋海军的主要将领。

进入北洋水师后,以刘步蟾为首的北洋“福建帮”管带群体,将对北洋水师严加训练的英国教官琅威理逼走。而在战争之中,光绪帝又给李鸿章压力,对军事行动胡乱指挥。

对比清朝大量外购装备,日本的军械生产已经开始走向成熟。这也导致了清军在作战时弹药制式的不一致(日军自制枪械口径一致)。而面对原材料如铁矿的短缺,日本采用了自行改进的意大利青铜式火炮技术,解决了材料短缺问题。

(来源:维基百科)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