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 (2014-07-30)  光影赏析 |   1 条评论  159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后会无期的英文名字叫什么?

可能很少人会注意到,叫做The Continent。

主人公的出发点,是一个岛。不是半岛,而是在大陆最东边的海里,就连那辆奶色的polo,也是乘着渡轮来到了大陆上,故事才正式开始。

那个岛很小,但是优美葱翠,上面有家和记忆,只是隔绝于世。主人公曾经以为会永远住在岛上,却没想到到了时间,所有人都会离开,正像我们的童年。

这是一个关于离开了岛,来到了大陆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离开了童年,来到了世界的故事。换言之,这个故事叫做成长。

我本来以为,电影的英文标题会叫做Journey to The West,西游记。

三个男人从大陆的东边出发,要到大陆的西边去,开着一辆奶色的车。

四个男人从东土大唐出发,要到西天去,骑着一匹白色的马。

走到旅途的中间,他们都经历了一段深刻但禁忌的恋情,此刻韩寒让万晓利悠悠唱起了《女儿情》。

还可以更明显一点吗??

可以的,韩寒让江河穿上了袈裟。你们记得江河和浩汉分别时的衣服吗?对,就是那一件。

没有人在乎唐僧最后取到了什么真经,普度了什么众生。

导演也不在乎浩汉最后去了哪里,江河成了一个如何的老师。

结果并不重要,所有的问题和答案都在路上。

这么看来,吴承恩秒杀凯鲁亚克,《西游记》才是全世界最早的公路小说。

虽然那时候还没有什么公路。

那些名字

江河与浩汉,江河浩瀚。这两个沉默与聒噪的男人,原本就是一体两面,如同宝钗与黛玉。他们离开了大海,登上了陆地,如同浩瀚的江河,带着水的沉默和喧嚣,流动在大陆上。

他们本来还带着一个小弟弟胡生。很多人觉得胡生的意思是胡乱的生活,如果我们想起“胡”的古义,会发现他的名字是一个问题:“为什么生活”?

这个问题直白单纯、无法可解。

所以一离开岛屿,江河与浩瀚就丢掉了胡生。

不丢掉这个问题,无法面对大陆上的荒诞与告别。

告别自己

电影的歌词都是韩寒写的。如果说电影还要把意思放在情节里,那么歌词就是直抒胸臆。

邓紫棋的片头曲里面明明白白的写着:

我会告别

告别我自己

周沫是雄心。刚刚来到社会的时候,80后一代以为自己是英雄,可以改变一切,却发现自己连生活的配角都不是,只不过是个替身,有一句台词就很高兴。

苏米是爱情。别人骗苏米,苏米也骗别人。只有家人和苏米在一起。

莺莺是相信。浩汉本来相信爸爸是英雄,相信莺莺喜欢他,可是莺莺拿起球杆,杆杆进洞,击落了一个又一个相信。面对真相,无言以对,只有离开。

阿吕是梦想。阿吕就像那些用自己的人生故事感动他人行世的人生导师,他将梦想注入浩汉的心中,却狠狠的欺骗了浩汉,那颗代表着梦想的卫星轰然坠落,浩汉与江河在梦想的残骸旁边分别。

没错,其实韩寒讲的是80后一代成长时丢掉的东西,回不去的故乡。

当江河告别了这一切以后,他长大了,也成熟了,是一个成功的作家,有一个温柔的妻子和一条漂亮的大狗,衣锦还乡,完成了童年的梦想。

夜晚的时候他看着烟花在空中炸开,却没有去找一找当年被留在岛上的那个人、那个问题:胡生,我们为什么生活。

好像……还是不完满呢。

答案

韩寒对生活给出的答案是:平凡。

身体向外走,答案却要向内探寻。

浩汉的棱角被一次次的告别磨的越来越平,最后连一条狗都带不走。

韩寒评论说:易碎的骄傲着,这也曾是我的模样。

江河却用路上的经历一次次擦拭着自己的内心,他也有改变,却还有坚信。

感情被苏米骗,他坚信那些心动是真的,留着苏米的卡片。

梦想被阿吕骗,他坚信那些故事是真的,留着阿吕的衣服。

他平凡的生活着,韩寒说,这才是唯一的答案。

向外寻求太容易迷失,答案其实就在自己心里。

整部电影,其实就在讲这么一件事。

很多人批评《后会无期》,有批评情节的,批评节奏的,都是专业和半专业人士。

历来,艺术就大致有两类。老师说,中国的水墨画,有“匠人画”,也有“文人画”。前者讲究套路、技巧、感官愉悦。后者讲究境界、意境、心灵共鸣。两边都走到顶峰的作品,就是传世之作,比如蒙娜丽莎,比如红楼梦,电影上比如《黑暗骑士》和《美丽心灵》。

在我看来,《后会无期》是典型的“文人画”,还没有到达传世的境界。你可以批评思想肤浅,却没办法用电影工业的标准去要求节奏和情节。

《后会无期》的小说蓝本是《1988:我想跟这个世界谈谈》。这里面的“世界”, 我想可以妥妥的翻译成电影的名称:The Continent。

(来源:简书;文/rushwizard)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1. #1

    下午好

    用户5119782794 评论达人 LV.1 4年前 (2014-07-31)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