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 (2014-08-06)  新视野 |   2 条评论  214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世界上,做贩售宗教这门生意的人很多。这门生意总追逐一个独家授权,总为一个独家的神灵筹谋着信徒和地盘,当然还有金钱与物产。这门生意很多时候是不会亏本的,它只有赚。熙熙攘攘,皆为利往,尝到益处的贩售者自然有时也“奋起捍卫”自家的买卖地盘。就拿我眼前的这一切而言,便是三百五十余年前贩售者争斗过的地方。

我们是看着扎达土林被渐渐引上来的。那些与沟壑间穿插的土林几乎混为一体的建筑物,让我们无法略去目光,略去好奇心。人为的痕迹,细细碎碎地出现在周围。人为的洞穴,顺势而上的台阶,红色的大门,看得出形状的廊柱,白色已败的墙面,翻过阿里攻略的我们,自然知道这是扎达出名的古格遗址。远远地看着它,是已经和土林融为一体了,从气势到颜色都已经协调得出色。

古格遗址

历史上没有一位史学家知道古格王朝灭亡的准确时间以及国王臣民们最后的去向,他们的生死不在任何一本传记里。曾经自公元九世纪就存在的国度,悄无声息地变成尘埃,变成没有人关心的一堆过往。然而它所留下的残存,却还是被人拍下放大于人前,再被一堆研究学者们翻来覆去地细细审问了一遍,仍是无太大所得。那份残存,残得太多破败,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已经随着文物组的撤退而躺在了各大博物馆和研究院里,剩下的那些也就是布一个略为相似的景象,让参观者容易被酝酿出的情绪打动一些。

若非亲身至此,很难想象三百五十余年前的一个王国能落魄至此。沙土和风雨整日里显示着厚待之心,总是亲身打扫一番。人还未进去,已觉口鼻中冒出来一丝土腥味,虽然明知是心理作用,仍是有些不惯。当时抬头朝上望,小山包的阴影里看不出来藏了多少扇小口,只觉着整座小山都快掏空了一样。人工做出的颜色,只在下半层,到了上中层几乎都是土色,若是几里之外看过来,也和普通的山包没有太大的区别。

山包下有门,推了一推倒是推开了。网上还看人说,需得到处找那个开锁的人,才能就近一观。我们这群无赖也不分什么,只觉运气好,直直地杀奔而上。古老的国度,有着相当清晰的尊卑之分。最下层是最不值钱的民居,中层是僧侣的位置,一座白庙一座红庙,最上层才是国王的居住。民居屋内窄小且空空落落的,绕是有人相伴左右也觉得阴森不堪。那些建筑残骸拉出的阴影,虽有阳光却依然不够暖;那些烟熏火燎过的土洞,个个都看着凄惨;每一块残壁,每一根褪色的立柱,都叫人不忍再想它多年后的景象,怕是都要付为平地的。

两个佛殿最吸引人的是壁画,可惜少了些解说,只能借着壁画上的形象看点意思。大部分壁画都重彩,大红的底色十分醒目。滕云的佛,潜心修星的寺僧,佛家宝像,赤身的魔女们,虎豹食人的惨烈,骷髅的碎骨,行恶事的妖魔乃至各层世俗生活都被添在墙面上,,勾来了我们无尽的好奇心。

盾牌、盔甲和大刀、长剑,藏在一路上能路过的洞窟里。干燥的天气,使得它们不容易被腐蚀。两条隧道,连着上处,通往山顶曾经的权势之地。国王的宫殿说是宫殿,也是冷冷清清的主,空荡,破落败迹,如何残破形容都不夸张。窗户也显败像,用手一捋,十足足的灰尘就沾满掌心。

还是站在台地前,才依稀能体会古格国王们代代居此的气势。后三面环山,前方临水,身居高位的气度油然而生。远方没什么高耸的山峦,有的只是蓝天和白云压着下方连绵起伏的土林们,还有一点远处村庄的影子,苍凉是找来上的第二感觉。不远处的河滩上躺着西藏高原第一座天主教堂,破旧的身躯是克什米尔人挥舞着大刀下的第一次冲击,继而被风雨侵袭成如今的落魄。没了高耸的十字架,没了古格国王十分赞同的传教士。它被留下来和这座满山遗址相伴,谁叫它也许是整个王国覆灭的因。

学者们是同意这个观点的,那就是古格王朝吸收了葡萄牙人的教义,引起了旗下原为头筹的佛教寺僧不满,于是领着700余年的宿敌克什米尔人一路攻进王宫,要彻底灭了这个不识相的国王。他们灭了改信天主教的国王和王后,也灭了远渡印度果阿的葡萄牙传教士。遗址的藏经洞里被挖掘出了那些寺僧的怒气,那些葡萄牙文《圣经》被糊成了驱鬼所用的面具,可见寺僧们撕扯经文时多么快意多么愉悦,当真可惜了整个王朝求佛拜佛之心。这个曾经在古格王朝的兴盛上扮演过重要角色的教派,不再保古格的数百年不衰,那远去克什米尔求来的108部佛经,那些被印度高僧阿底峡弘扬过的教义,成了一把把执行宰杀的屠刀。

那些企望着借力打力的寺僧们,随即无力阻止克什米尔人在这片王国的烧杀抢掠,积攒了多少年的财富尊荣被打包了整齐作为战利品被送往遥远的国度。剩下的士兵,继续在这里盘踞着,愉快得吃喝玩乐,由着寺僧们用佛家的教义安慰被欺凌的民众们,一只是豺狼,一只是野豹,依附哪一方都不是除根的良方。当驻守西藏的厄鲁特蒙古人出兵时,克什米尔人被驱逐出这一方可以作威作福的土地,回到他处征战,而古格已经没剩下什么了。

现在的古格,可能和三百五十年前的古格没太大不同,除了旧了些灰尘大了些——碉堡的残存,护墙的残存,壕沟的残存和植被稀少的象泉河谷,没有改变过太多模样。两个土塔,一些残垣断壁,是古格最后的生命力。若有哪一日连这些断壁都被风雨碾成了粉末,古格也就真正不在了。

(来源:博客大巴;文/Candy)

编后语:仁慈的教义成为了宰杀的屠刀,多么吊诡!再高尚的垄断,也是是肮脏的。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1. #2

    谁知道这些说的是真是假,遗址只能说只存在过,不能说明任何东西,人亲眼看到的东西都会有两极不同的事实,何况是不会动不会说,只能默默挺在哪儿的遗址。

    评论达人 LV.1 4年前 (2014-08-07)
  2. #1

    不能,但能残留,能体味,穿越的是情感。

    甲子田 作 者 4年前 (2014-08-06)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