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 (2014-08-30)  读书书语 |   抢沙发  198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事情是这样的:8月28日,翻译家孙仲旭弃世而去。他是1973年生人,在广州某航运公司做事。在业余时间里,他是一名翻译家。

从1999年开始业余从事翻译工作以来,孙仲旭先生出版了译著37种。其中,我看过的有:

《麦田里的守望者》---J.D.塞林格

《门萨的娼妓》---伍迪.艾伦

《一九八四》---乔治.奥威尔

《动物农庄》---乔治.奥威尔

《恋爱中的骗子》---理查德·耶茨

《第三大道的这间酒馆》---约翰·麦克纳尔蒂

现在,相信你能够理解为什么我要专门写一篇文字来缅怀孙先生了吧?

且别忙着跑去微博点蜡烛,送爱心,麻烦你在我身边再坐一会儿,我们聊聊,就一小会儿,耽误不了你几分钟。

缅怀一位翻译家的最好方式是阅读他翻译的作品,孙先生了翻译了那么多本书,但是我就读过其中的6本。平常我不开书单,今天破个例,我向你推荐以上6本书里的5本。不做推荐的是《恋爱中的骗子》,不是因为这本书不好,而是我没有仔细读过,不能作出有效的评判。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J.D.塞林格的名著,也是当代美国文学里绕不过去的一课。孙仲旭先生并不是这本书的首译,但是他的译法可能最接近原文的特色。许多人可能第一次读这本书的时候感觉很难,第一章都读不完就放弃了。是的,它不是用章回小说的体例来写的,也没有大多数人所熟悉的叙事风格,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通读一次,和这本书结一次缘。说不定什么时候,你会莫名其妙一口气就能读完,觉得它原来竟然拿是如此流畅优美,停都停不下来。

我想,原因大概是那时候你已经受过一些生活的苦,用这本书和自己的青春期告别再合适不过了。在百度知道里,有人问及这本书,说看到作者是业余翻译家,不晓得质量有没有保证。是啊,如果不业余爱好,这些年怎么可能坚持得下来呢?

孙仲旭先生当年是因为这本《麦田里的守望者》而走上翻译道路的,所以,我专门选择了题图里的这张图片。

如果你喜欢微博上的段子手,建议你看一下伍迪.艾伦的这本《门萨的娼妓》。笑有许多种,微笑、狂笑、傻笑、嗤笑、咯咯地笑、哈哈大笑、Hiahiahiahia、口桀口桀口桀口桀……让众人发笑是那么地简单,放个屁的事情;让众人发笑又是那么地艰难,《门萨的娼妓》里得用三份智商、两份幽默和一份恶毒才能调配出来。

这本书是写给聪明人的笑话书,伍迪.艾伦是个犹太人,犹太人讲的笑话非常锻炼大脑沟回,尽得曲折之妙。缺点是明显的,如果这本书看了让你开怀大笑,那么世间的许多段子会变得索然无味,不是不好笑,而是因为不那么聪明,太过浅显直白,毫无余味。好笑话应该是听完无感,一周后坐在沙发上偶然想起,突然笑倒翻滚在地。那一刻,作者与你同在。

《一九八四》是小说,《动物农庄》是寓言。如果你喜欢王小波的话,应该知道《一九八四》是他的师承之一,永远无法罹患数盲症的王二和穿红毛衣的女孩子,在《一九八四》里有其原型。《动物农庄》的讽刺极为辛辣,可以算得上一个前苏联笑话的余音,那个笑话里说:如果XX主义真的是一种科学,那么首先应该做动物实验。

乔治.奥威尔的这两本书建议你要小心翼翼地读,因为它们太有名气,也太有趣了。它们本质上表达了作者对于这个世界的某种担心,所以读完了之后,你也许会陷入同样的焦虑和不安。所以,如果你准备读这两本书的话,请务必同时找一本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一起来看。

不是因为赫胥黎对人类社会很乐观,而是他有另外一种担忧。奥威尔担忧极权对人们无时无刻地控制,而赫胥黎却担忧人们如果拥有无尽的选择,反而会拱手让出这种自由,因为他们承受不起。担忧对担忧,以毒攻毒,你就不焦虑了。而你拥有了两种不同的观点,世界这头大象在你的摸索下,也就更接近全面和真实。

读孙先生翻译的书,这应该是对于他最好的纪念。不过,迄今为止我们都在讨论书,这样的结果是让孙先生变成了一个抽象的概念:翻译家。不对的,他也是血肉之躯,他也在这个世界上走过。

除了前文说到的生于1973年,广州某航运公司工作,我们还知道他毕业于郑州大学外语系,他在豆瓣的ID叫做Luke,有一个儿子叫Mickey,今年应该初三,家在羊城创意园附近。网上很难找到孙仲旭的照片,他本人喜欢摄影,但是水平很业余。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派驻非洲喀麦隆,用小米手机拍过许多图片。

这是我所能在网上找到的,关于孙仲旭的所有碎片信息。

他在网上写了许多关于儿子Mickey的点滴,其中,有一条是记叙他奇特的梦境。在那个梦里,他和Mickey一起去吃饭,但是他找不到筷子,结果一口都没吃上。

(来源:槽边往事;文/和菜头)

延伸阅读

孙仲旭翻译作品集(部分作品详情查看请参看云悦读“有品”栏目《孙仲旭作品集:最好的缅怀就是阅读

1999年

1.《爵士乐简史》(连载于《我爱摇滚乐》杂志)

2001年

1.《塞林格传》(保罗·亚历山大 著,译林出版社)

2.约翰·厄普代克:《冷战盛时的点点爱意》(原载《世界文学》2001年第6期)

2003年

1.普拉斯散文、小说小辑(原载《世界文学》、《深圳商报》、《译文》)

2.《奥威尔传》(杰弗里·迈耶斯 著,东方出版社)

3. S.J.佩勒尔曼:《甭给我发奥斯卡》(原载《译文》2003年第4期)

4. 乔治·奥威尔:《评叶·扎米亚京的<我们>》《评弗·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和肯•西利亚库斯的〈历史之鉴〉》 (原载《东方》杂志2003年第8期)

2004年

1. 戴维·雷姆尼克:《帝国之后的蓝调》(原载《书城》2004年1、2期)

2. 《门萨的娼妓》(伍迪·艾伦 著,三联书店)

2005年

1.《小人物日记》(格罗史密斯兄弟 著,三联书店)

2006年

1.《乌托邦彼岸》(汤姆·斯托帕 著,南海出版公司)

2007年

1.《有人喜欢冷冰冰》(林·拉德纳 著,上海人民出版社)

2.《麦田里的守望者》(J.D.塞林格 著,译林出版社)

3.P.G.伍德豪斯短篇选(原载《世界文学》2007年第3期,《译文》2008年第1期)

2008年

1. 伊恩·麦克尤恩:《时间中的孩子》(原载《译文》2008年第5期)

2. 巴别尔:《老什罗米》(英译中,原载《译文》2008年第5期)

3. 保罗·瑟鲁:《博尔赫斯》(原载《译文》2008年第6期)

4. 《一九八四·动物农场》(乔治·奥威尔 著,译林出版社)

5. 《从街角数起的第二棵树》(E.B.怀特 著,上海译文出版社)

6. 《上来透口气》(乔治·奥威尔 著,江苏人民出版社)

2009年

1.《作家看人》(V.S.奈保尔 著,南京大学出版社)

2.《梦想家彼得》(伊恩·麦克尤恩 著,南京大学出版社)

3. 《一九八四》(乔治·奥威尔 著,上海三联书店)

2010年

1. 《复活节游行》(理查德·耶茨 著,上海译文出版社)

2. 詹姆斯·伍德:《奥斯特的“四不像”》(原载《外国文艺》2010年第1期)

3. 罗伯特·麦克拉姆:《傲慢与偏见》(原载《译林》2010年第2期)

4. 理查德·耶茨:《私有财产》(原载《外国文艺》2010年第3期)

5. 《甜蜜的悲伤》(马特·麦卡利斯特 著,新星出版社)

6. 《巴黎伦敦落魂记》(乔治·奥威尔 著,译林出版社)

7. 《回忆我的老师雷蒙德·卡佛》(玛莎·吉斯 著,《世界文学》2010年第6期)

8. 《失落的理查德·耶茨世界》(斯图尔特·奥南 著,《外国文艺》2010年第3期)

2011年

1. 《恋爱中的骗子》(理查德·耶茨 著,上海译文出版社)

2. 《第三大道的这间酒馆》(约翰·麦克纳尔蒂 著,上海人民出版社)

3. 《辛可提岛的迷雾》(玛格丽特·亨利 著,河北教育出版社)

2012年

1.《火》(雷蒙德·卡佛 著,译林出版社)

2.《白日做梦有理》(詹姆斯·瑟伯 著,重庆大学出版社)

3. 那就是爱:灵感之源意大利——伍迪·艾伦谈意大利电影和《爱在罗马》 (《纽约时报》中文网)

4. Steven Millhauser短篇小说小辑(《外国文艺2012年第3期)

《越来越近》、《下一步》、《耳光》

2013年

1. 《摸彩》(雪莉·杰克逊 著,人民文学出版社)

2.《复制娇妻》(艾拉·雷文 著,译林出版社)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