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 (2014-11-22)  浮世绘 |   抢沙发  346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在物流的最后一公里,22岁的小王是万千快递员大军中的一员。

他是保定人,有着一张讨喜的娃娃脸,皮肤黝黑。“我做快递员已经有三年半了。”小王说,“每年的双11都特忙,而且是一年比一年忙,这几天我每天的送货量有300多件,每天都要忙到快凌晨了,这样的日子估计还得持续几天。”

对双11,小王是又爱又恨。“如果没有它,我们绝没有这份收入,但是这份钱并不好挣。这个月我的收入应该会过万,但平时真的没有这么多,外界有些夸大了。”小王急促地说道。

但是小王不知道,他这个快递员很可能帮助经济学家解答一个关乎就业的大疑问。

9月1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达沃斯夏季论坛与企业家对话时表示,截至今年8月,中国的城镇新增就业已经接近1000万人。这意味着,2014年的城镇新增就业目标已基本完成,这让李克强松了一口气。

快递员小王是中国每年1000万就业大军中的一份子。他学历并不高,跟着老乡从家乡来到北京,开始是在建筑工地上做塔吊的,父母感觉那个工作太危险,所以时间不长,干了半年就不干了。

在2014年,塔吊所代表的房地产、厂房等建筑业和制造业遭遇了转型期的困境,这些行业曾经是中国吸纳劳动力就业最大的行业之一,但现在它们开始了喘息。不仅如此,中国经济增速告别了高增长时期,进入7.5上下的中高区间。

如果倒退回去10年前,这几乎是很多经济学家不敢想象的事情:经济有所回落,但就业在上升。那时的中国普遍沉浸在唯GDP论的氛围中,很多人认为,只要经济增速低于8%,就业就会出现问题,社会矛盾就会爆发。

在2014年,这一切变了。

快递员

稀缺的“小王”

薪水被放大的小王,忙碌是实实在在的。

11月12日凌晨,阿里巴巴宣布双十一总战绩571亿元人民币,这一数字创下了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根据国家邮政局公布的消息,今年双十一当天,邮政、快递企业揽收快递包裹8860万件。

预计双11期间(11月11日至16日),全行业处理的邮件(快件)量将达到5.86亿件,比去年同期增长近70%,日最高处理量将接近1亿件,比去年同期增长54%,是今年以来日常处理量(3309万件/天)的3倍。

双11已经成为一个“节日”,缔造了一个又一个传奇的数字,而每一个神奇的数字背后,让人联想到的是数以万计的人。这些普普通通的快递员、客服、IT、小网店主,他们正在改变商业模式,改变中国。

快递业的爆炸式发展与能源、化工、原材料行业的亏损形成了鲜明对比,也让自2013年下半年以来,那些能源资源大省连续13个月降低的经济增速显得更为突兀。煤炭、石化、钢铁、房地产等传统的增长引擎开始了喘息,新式的、源自草根的商业形态和模式崛起了,并且不断地侵蚀和改变着传统的东西。

作为个体,“小王”们的辛勤劳作解决了商品和消费者对接的关键一环;作为一个群体,“小王”们及其背后的物流行业、互联网行业,帮助中国经济走向了另外一个层面。“来了北京就不想老家了,我没有太高的学历,找工作并不是太容易,正好有人给介绍干快递员,老板当时很缺人,我一看比在建筑工地的薪水还高,就进来了。”小王说。他之前干塔吊每个月是3000-4000元,管吃住;干快递的平均薪水是每月4000-5000,赶上“双11”这样的月份或者自己勤奋一些,还会更多。

快递员的薪水主要靠业绩提成,底薪一般是2000多,送一件快递给1-2元,收件有提成,10%左右。每个快递公司都会规划一个片区,由区长安排住宿,但管住不管吃。

小王非常羡慕自己的同行小张,因为他跳到顺丰去了。“顺丰的待遇比一般的公司都要好很多,他们真的是可以月薪过万的。首先是底薪比我们要高不少,刚进去的就有3000-4000元,提成也要比我们高出一半。”小王说,“而且,他们那里干久了比较有发展。”

在那里干得好了,公司就会把一块儿区域完全交给某个快递员。这就相当于一个快递员承包了一块区域的全部业务,自己有一个小快递公司的感觉,比较有干劲。“我知道干得比较不错的月薪大概有15000-20000元,他们都相当于顺丰的中层。”小王说。

薪水较好和一定的发展空间是大家都来做快递员的主要原因。小王说进入这个行业的门槛其实并不高,因为每家快递公司都处于缺人状态。

德邦快运一位负责招聘的主管领导就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基层招聘工人确实很难,五年前招50人会来200人,点头哈腰递烟走关系。现在全反过来了,我们想招200人,可能只有50人来,还都年龄偏大。照说我们的薪水还是比较有竞争力的,在旺季、核心城市的核心区域快递员拿到上万还是比较正常的。”

还有一份数据完全能说明“小王”们的稀缺。

德邦在2013年营业额大概90多亿元,2012年60多亿元,2011年40多亿元,上述招聘主管表示,“用工人数几乎是同比增长。顺丰的营业额2013年接近300亿元,2012年200亿出头,1年接近100亿,这么多营业额是快递员一件一件送出来的。德邦近三年用工人数每年增加1万人,顺丰5年间增加近20万人。”“缺人是肯定的,这几年快递行业的业务增长相当惊人,每年都在以50%的速度递增。”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说,“今年双11期间,快件业务量突破5亿件,相比2013年同期的3.46亿件,又增长接近50%。”

潘建成说:“5亿件包裹,相当于37%的中国人或全世界8%的人每人1件包裹,这背后需要多少人在支撑?”

悄然的改变

小王的身边也在发生一些显著变化。“以前从农村到城市的打工者首选就是进工厂,当保安、服务员。现在有一个现象就是这些年轻的打工者都来干快递了。”小王说,“主要还是这个行业薪水不错,干好了有一定的发展空间,能够与人交流,虽然苦点儿、累点儿,但也相对安全。”“这两年,电商业和物流业对就业的驱动是非常显著的。”中铁快运股份有限公司企业管理部部长尚尔斌说,“最近一年,电商又催生出许多新业态,对人的需求将更进一步的增加。”

年初传阿里巴巴花几亿港币入股日日顺10%的股份,打开“日日顺”的网站会发现这已经不是一家传统的物流快递公司,网站上有各种商品,客户可以任意选择然后商家会按照指定时间给你送到家,并负责安装、收款、售后,可以说传统物流公司正在变成商业零售公司。

日日顺推出一个创新,末端有几万台面包车,每台车都变成一个经营体,例如一台车负责一个镇,甚至一个村就需要几台车进行服务,不仅是送货,还需要维护客户和宣传。随着业务的发展,一个村或者一个镇需要的“面包车”越来越多,这辆车的负责人可能就会叫上亲戚再买车一起加入。

这样需要的人会越来越多,以前跑到城里去打工的年轻人慢慢地在家门口就出现许多这样的就业机会。移动通讯技术和即时结算的安全性服务,使得电商和物流的商业模式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服务的碎片化,需求的个性化和即时性,都在推动就业的发展。

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在十八大报告中公开表示:“争取到2015年电子商务交易额达到18万亿元,互联网企业直接吸纳就业超过230万人,软件和信息服务业收入突破4万亿元,网民数超过8亿元。”

“增加就业肯定是一个宏观反应,不仅仅是落到某个行业就业人数增加。”尚尔斌说,“从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影响看,其实是中国经济的产业结构在逐渐发生变化。”

2013年,统计局的一个数字变化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中国服务业增加值比重达到46.1%,首次超过第二产业,今年一季度,第三产业的增速又比第二产业高0.5个百分点。2008年到2012年期间,第三产业每增长一个点,平均带动就业70万人,同期第二产业增长一个点仅带动61万人。

尼尔森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中国就业预期小幅上涨,从74升至76。而前三季度中国经济GDP的增速仅为7.4%。

潘建成说:“这也说明中国的经济结构确实正在发生变化,服务业比重提高有一个特点就是服务业吸纳就业比制造业强,这个很好理解,制造业的特点是机器替代人,它是越来越挤出就业。服务业吸纳就业是刚性的。”“而且,随着经济总量的扩大,一个百分点吸纳的就业不一样了。”他说,“前些年,中国GDP增长一个点能带动城镇新增就业100万,而近几年同样增长一个点,带动就业或能达到150万人左右。”

国家统计局二季度做的一份调研显示,经济学家平均认为中国经济增长低于6.8才会对就业产生明显的影响。

主动的改变

发生在小王自己身上的另一个变化就是自己开始有“五险一金”了。“以前在建筑队就是跟着老乡一起干活,对社保呀、五险一金这些完全没有概念,但是到了快递公司比以前还是规范了很多,尤其是大公司更加规范。”小王说。

“这就使得许多的隐性就业开始变得显性。”尚尔斌说,“而且国家的城镇化也会主动的推动就业的发展。”

在提到本年前三季度提前完成城镇年新增就业1000万的目标时,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表示:“农民工为这1000万就业方针的完成做出了主要奉献。”

小王身边还出现的一个明显变化是有大学生也是他的同事了,“不过大学生干这个一般都是客串,或者干不长时间就走了,很难留住。”他说。

前述德邦的招聘主管介绍说,现在快运物流行业出现一个现象,招大学生挺容易的,甚至研究生、博士生,但招基础员工、操作员工太困难。

从劳动就业结构来讲,最大头的底层是基础操作。一家大的快递公司,一般人员结构是管理人员占10-12%,运营层人员是 30-35%,50-55%是要面向客户基础员工。

他说:“我们公司设置了德邦学院,是因为刚从学校出来的学生跟我们的要求落差太大,需要经过培训过程来甄别,不合适的淘汰,合适的需要转化,服务业毕竟是一个连接各个行业、连接百姓生活和经济发展的行业,一定要接地气儿。”“大学教育已经从精品教育变成大众教育,大众教育对教育资源提出更高要求,专业方向应该分类,研究型和服务实践型应该是两个方向。”上述德邦招聘主管说,“大学培养的学生与所需要的岗位人才对不上,大学教育应该与需求尽快对接。”

尚尔斌则认为,在看到大学教育出现问题的同时,要看到由于技术进步使得中国人口红利消失,中国是全世界的制造中心这个说法不一定成立了,劳动力正在变为劣势,产业结构必须加快向服务业转型。

潘建成持相同的观点,他说,其实大学生都想去服务性的行业,但是现代服务业,例如金融、保险、证券,通信、电力,互联网,这些现代服务业恰恰是中国滞后的,因为滞后,所以吸纳就业的能力弱。

“所以我们现在是大学的供给方需要改革。”他说,“另一方面,我们就业的需求方也需要改革,要加大现代服务业的发展。互联网可以说缓解了就业的压力,但是我们要看到另一面,就是金融、证券等等还是滞后的。”

(来源:199IT数据中心)

编后语:互联网改变传统行业,并以此影响中国。求变者,得永生!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