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 (2014-12-12)  史海拾贝 |   抢沙发  27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发生至今,已整整78周年了。回望事件,万般滋味在心头!要臧否事变的主角张学良,且从“九一八”事变开始。

“九一八”事变是中华民族刻骨铭心的国耻日。

1931年9月18日晚,盘踞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按事前的策划,由铁道守备队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的南满铁路一段路轨,将此事嫁祸于中国军队,制造出所谓的“柳条湖事件”。日军以此为借口,向驻守沈阳北大营的中国军队发动进攻。由于东北军执行上级的“不抵抗”命令,使日军当晚便攻陷北大营,次日占领整个沈阳城。

事变发生时,当时日本关东军只有一万余人。东北军主力虽在华北,但关外仍有部队二十万之众拱卫老巢。这一天,东北军主帅张学良正流连于千里之外北平的酒席舞会中——温柔乡中乐不思蜀,销金窝里吞云吐雾。“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正当行”。

日军不费吹灰之力,收获了放弃抵抗的东北军遗留的大批军用物资。计有: 进口步枪12万枝,机枪4千挺,大炮3千门,坦克26辆,飞机260余架,大型兵工厂一座,弹药被服粮草堆积如山……。另据统计,仅9月18日一夜间,沈阳市损失即达18亿元之多。

之后短短四个月,东北全境沦陷。日本关东军在东北建立了伪满政权,开始对东北人长达l4年之久的奴役统治。

东北既失,华北接踵。张学良统兵30万退据关内后,不到两年,日军故技重演,几乎兵不血刃又占领了热河。尤为引人注意的是,日军仅派出128名先头骑兵部队,就夺取了东北军重兵把守的热河首府承德市,使国民政府再次蒙受不抵抗耻辱。

l933年3月,举国一致谴责守土有职的张学良。南京政府监察院对张失职责提出弹劾案。无颜面对国人的张学良致电国民党中央,表示引咎辞职以谢国人。

3月7日,张学良上呈中央辞职:“自东北沦陷之后,效命行间,妄冀待罪图功,勉求自赎,讵料热河之变未逾旬日,失地千里,固有种种原因,酿成恶果,要皆学良一人诚信未孚,指挥不当,以致上负政府督责之殷,下无以对国民付托之重,……学良虽粉身碎骨,亦无补于国家,无补于大局,应恳迅赐命令,准免各职,以示惩儆。”

3月10日保定会议,张学良辞职照准。因热河失陷,张学良下野赴欧洲戒毒治疗。

西安事变78周年再谈张学良

在大陆,很长一段时间内,对“九一八”事变东北失陷的责任,归咎于东北军执行了“不抵抗”命令,而发布这个命令的黑锅,一直由当时的最高统帅蒋介石背着。

但近年来《张学良口述历史》面世,澄清了这一历史谬误。张学良在《口述》中承认,那个“严饬其绝对不抵抗,任尽日军所为……”的不抵抗命令,是自己下的: “我承认‘九一八’事变就是我判断错误……我认为日本不会打的”,“那个不抵抗命令是我下的。说不抵抗是中央的命令,绝对不是的!” 张学良晚年与人多次谈及“九一八”事变不抵抗责任问题,也反复说明下令不抵抗者,是他自已,与国民党中央政府无涉。

张学良的父亲张作霖,是称霸多年的东北王。可惜偏偏生下了这个纨绔子弟。他从小不爱读书,最喜欢的东西是毒品和女人。青年张学良的毒瘾很大,每日“鸦片枪在手,快乐似神仙”(张学良自述)。及至后来,每日要打400多药针才能止瘾,以至弄到打吗啡几乎没地方下针了。对于女人,更是兴趣昂然。在外人眼中似乎是翩翩风流的世家公子,实质靡烂透顶。在口述历史中,张学良自鸣得意地说:“我告诉你这个,中外都算上,白人、中国人,那个嫖的不算,花钱买的、买淫的不算,我有十一个女朋友、情妇(作者注: 其中有几位是有夫之妇)……”。又说:“我太太于凤至骂找是垃圾马车”,“我比西门庆偷情五要件——潘驴邓小闲还多一件:我有权势!”

在民国史料上,张学良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东北易帜”,助北伐成功之后的蒋介石统一中国,建立了中华民族二千余年来真正名义上统一的共和国。其实,张学良是在1928年从被苏联特工炸死的父亲手上接过的权柄。他上台时,关内的国民革命军早已扫平中原,定都南京。此其时也,张学良既无对抗蒋介石中央的能力,又无对抗关外素怀虎狼之心的苏、日之意志。为将外患压力转嫁给中央,按照身边几个老臣的建议,宣布东北易帜,归顺中央。这其实不啻是一次政治投机,为张蠃得中央政府任命为“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全国海陆空副总司令”要职,地位仅次于蒋介石。

草包终归是草包。张学良在国内声誉日隆时,头脑发热,藉着身居国家中枢之重,觉得在东北虽然干不过日本人,却未必抵挡不住苏联,一举收复“中东路”,此其时矣!于是,l929年7月,张学良开始驱逐“中东路”的苏联职员,查封苏联商业机构。被激怒的斯大林,立即派有“远东之魂”之称的苏联名将布留赫尔出战远东,大败张学良,並顺手占据了黑瞎子岛。这一占就是79年。直至2008年中俄谈判,才把黑瞎子岛西侧的一半域区正式划归中国。 这是发生在“九一八”事变前的插曲,显示出张学良应对外敌的无知和低能,为日后应对东北事变来临时的应对失措埋下伏笔。

继“九一八”事变丢东北、随后又续丢华北热河后,接下来张学良又在西北上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荒诞剧。在这位不抵抗将军放洋戒毒成功回国后,蒋介石出于对其“戴罪立功”的考虑,命其到西北剿共,践行攘外先安内的国策。可稍懂历史的人都知道,东北军抗日不行,抗苏不行,剿红军更不行。张学良这个公子哥,根本不会打仗,与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流窜”到西北的红军甫一接仗,便损兵折将、溃不成军。短短几个月,东北军的两师人马便灰飞烟灭。在身边左倾人士和共产党潜伏者的鼓动下,张学良误判历史,非但不剿共,还与红军暗通款曲,给予资助。随后,这个头脑简单的东北少帅的毛病更暴露无遗:鲁莽、冲动、好捅娄子,终于铸成了千古叛业——西安事变。 西安事变的后果,首先打乱了蒋介石的战略步署,逼蒋在准备未充分的情况下提前宣布全面抗战。结果,中国军民被迫用血肉之躯,去抵抗兵械精良武装到牙齿的凶残日寇。此后的八年抗战历程,场面之惨烈、牺牲之悲壮前所未有。

然而,出乎张、杨意料的是,事变之后,全国舆论一片谴责声讨之声,就连张、杨控制下的西安,几万市民和学生上街遊行,反对叛乱。胡适写了《张学良的叛国》一文,痛斥张“背叛国家、破坏统一……妨害国家民族进步”,並致电张:“介公负国家之重,若遭危害,国家事业至少要倒退二十年,……足下将为国家民族之罪人矣!”闻一多则在讲台上拍案而起,“我要严厉责备那些叛徒,你们这样做是害了中国……国家绝不容许你们破坏,领袖绝不容许你们妄加伤害”。

最让张、杨跌眼镜的是苏联的坚决反对。斯大林担忧一旦中国混乱,日本这股祸水将引向苏联远东。于是苏共一面在真理报上谴责张学良,一面急电中共中央,要保证绝不容许杀蒋。在中共代表周恩来的劝解下,张学良黯然神伤,並不顾劝阻,陪同蒋介石去南京请罪。

可笑的是,当年积极支持怂恿张学良搞事变的头号军帅、东北军总参议鲍文樾,次年便投降了日寇,后担任汪伪政府代理军政部长兼伪河南省省长。亲自率兵抓捕蒋介石的张学良警卫营营长、大名鼎鼎的愤青英雄孙铭九,也是东北军中第一批投靠日寇的汉奸,曾升任汪伪政权山东保安副司令,但由于捉蒋有功,解放后受聘担任上海市政府参事。

1949年中共建国时,毛泽东曾感慨地对周恩来等人说:“没有张汉卿当年发动西安事变,我们哪有今日……”。这与后来说的要感谢日本侵略中国云云,异曲同义。

西安事变之后,蒋介石或念在张学良东北易帜有功于民国这点上,力排众议,並没有杀掉这个叛臣孽子。可是张本人却深陷悔恨自责之中。1955年,张学良在台湾写下了《西安事变忏悔录》,向蒋赎罪。1958年11月23日,在蒋经国的陪同下,蒋介石在台湾大溪宾馆召见了张学良。两人来台后首次见面,感触万分。蒋沉痛地说: 西安事变“对国家损失太大了”,並嘱张好好读书。张学良事后在日记中写道:“闻之,甚为难过,低头不能仰视”。

1975年4月,蒋介石在台湾逝世。张学良日后悼蒋公挽幛所书:“关怀之殷,情同骨肉;政见之争,宛若仇雠”。直到此时,张仍未突破一个孩子的认知。蒋介石曾在日记中说他:“小事精明,大事糊塗。把握不坚,心志不定,殊可悲也”。

最后顺带说说,张学良和赵四小姐的爱情传说,也仅仅是“传说” 而己。张91岁高龄时说过,赵四小姐对他最好,将一生都奉献给他,但不是他最爱的人。“最爱的人在纽约”——他说。相信世人都知道是谁了。这对一直陪伴了他73个年头,其中35年无名分的赵四小姐来说,何其残忍!

千古悠悠,历史对张学良自有公论。

(来源:煮酒谈史;文/梅宇亭 )

(本文略有删节、修改)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