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保卫战:二战最惨烈的首都保卫战 - 云悦读
   4年前 (2014-12-13)  史海拾贝 |   4 条评论  377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77年前的南京城并不是一座不战而亡的城市。

因为各种影视作品只专注于表现南京大屠杀,所以大多数人只知道在南京是发生了中世纪式屠城。但对于南京保卫战很多人或是不知道,或是存在种种误解和谣传。南京不是华沙,不是巴黎,不是雅典,也不是布鲁塞尔。这座城市的保卫战曾经有悲壮和惨烈的开始,也有过令人叹息和硬咽的结局。

当时南京背靠长江,三面绝地,国军海军早已在江阴海战中全军覆没,这代表南京守军的大后方交给日本海军了。陆上的南京城墻32.676公里、外围阵地70余公里,按照需防守阵地总长度计算所需兵力,防守70余公里至少15个德式师、加上二线战地预备队、守城部队,至少需要40万国军才能坚守。

先简叙下日军大概攻城部队,上海派遣军方面:第3师团、第9师团、第11师团、第13师团、第16师团、重藤支队;第10军:第6师团、第18师团、第114师团,第5师团歩兵第9旅团、第三飞行团。日军共计24万余人,另有大炮700门、火炮1200门战车400辆、飞机400余架。

面对这24万的日军精锐,以当时国军综合军力算,至少需要40万兵力才可以勉强抵抗! 而日军意图狠明显,以南京为目标与国军主力决战,并且围歼国军主力(比较像二战中经典围歼战——50万德军吃掉85万苏军的基辅会战)。如果说国军在南京这片易攻难守的城池在拿出40万防守的话,也最终会输,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这样对抗日持久战不利。太原会战国军投入40余万,淞沪会战投入75万,而国军当时总共才183个师共计210万人,那还剩多少兵可以维持抗战大局呢? 当时蒋介石想守南京,但是没有足够的兵力,德国军事顾问 亚历山大·冯·法肯豪森分析,如果打,根本没有重兵集团可用,就算拿出重兵集团来打也必败无疑;但是不打,将南京城作为不设防城市,在国际方面有负面影响,更对不起南京市民 。

后来,唐生智请缨出战,表示尽全力防守南京城,蒋介石很高兴。以蒋介石的意思,就是尽量拖住日军,争取部队休整,国军主力部队向大后方转移 ,蒋介石尽自己能力,抽调精锐部队给唐生智。

国军守城军事主官及部队番号:唐生智為南京卫戍军司令,罗卓英、刘兴为副司令 ,守城参战部队为第10军的第41师和48师、第66军的第159师和160师、第71军的第87师、第72军的第88师、第74军的第51师和58师、第78军的第36师、第83军的第154师和156师、教导总队的第103师和112师、宪兵部队(第二、第十团和教导团)、陆军装甲兵团第三连、炮兵部队(第8团1个营、第10团1个营)、江宁要塞部队、防空司令部所属各高射炮队、城防通信营、本部特务队,总兵力为81000人 。

大战在即,国军开始组织南京市民撤退,到12月初,南京的100多万居民经过撤退,现在还有30多万人在城内(据第36师师长宋希濂回忆)。南京市户口统计专门委员会办事处编辑的《民国二十五年度南京市户口统计报告》,当时南京全市共计945544人。中日战争爆发后,开始向外地迁移。在1937年11月初,南京市常住人口中尚有54.7余万人没有迁移,其中城区人口中有37.9万人没有离开南京。随著11月12日上海的沦陷和11月20日南京政府的迁都,南京又开始了第二次迁移。

日军进攻当时的进攻部署为:第6师团攻雨花台,第9师团攻光华门,第16师团攻紫金山,第18师团攻乌龙山、汤山,第13师团攻挹江门,第114师团為紧急增援预备部队。

1937年12月6日正式打响,南京保卫战打响。

南京保卫战:二战最惨烈的首都保卫战

 

紫金山方面

紫金山是南京防线最长的,至少需要6万兵力来防守,可是教导总队当时才11000人,兵力少且分散不能集中。日军第16师团于8日开始进攻,以山炮、榴弹炮轰击紫金山主阵地。当时紫金山阵地建有碉堡群,但是碉堡设计不科学,高出地面1.1米,日军用平射炮,逐个击毁。守卫紫金山的教导队战士死死抵抗,双方伤亡都狠惨重。根据当年日军士兵下村宇一郎回忆:“第一次进攻紫金山失败了。步枪队的6个中队几乎全被消了(作者注:当时日军一个中队为194人,中队长的军衔为陆军大尉)”。

从8日到9日,日军仅仅损失了6个中队 约1000余人。当时国军防守的异常艰辛,国军士兵把自己的大腿绑在碉堡的大铁环里以死抵抗,日军以飞机狂轰滥炸,当时只有教导总队有少量的105MM榴弹炮,对日军也造成不小的损失。 激战至12号,教导总队阵亡了近4000人,日军16师团主力也付出了阵亡近2000人的代价,但是最终由於日军兵力过于庞大,紫金山失守。

乌龙山丶汤山方面

日军18师团直接绕过汤山从侧翼和背部进行攻击,当时国军装甲兵主动出击,3辆德式I型战车以品字形战术进攻汤山。根据日本方面资料显示,这3辆战车,对日军造成重大损失,他们竟然突破了18师团警卫防守,到达了18师团的指挥部,可是装甲兵不知道是日军师团司令部,所以,没击毙任何高级日军军官,而日军随后调来37防战炮,将2辆国军的I型战车击毁。

第41师和48师在乌龙山,以环形工事抵抗,利用88炮有效的组织反击,激战直到12日接到突围指令才突围。

光华门方面

9日,日军第9师团6000人,在飞机掩护下进攻, 这就意味着 南京城刚刚开打就处于决战状态。日军敢死队突入光华门,教导总队工兵营用工兵锹于日军肉搏;工兵营营长钮先铭亲自指挥并且消灭日军200余人,87师随后马上赶到增援。然后,日军第9师团长吉住良辅中将命令第9野战炮兵联队36门75㎜野战炮和12门105榴弹炮齐射光华门。南京卫戍军副司令刘兴亲自登场指挥,战斗十分惨烈。据日军士兵回忆,“我亲眼看见一个支那士兵肚子被穿破,他还依然用步枪,刺死我军一名士兵”。

10日,日军再次派出敢死队,对城门进行突袭突入光华门。随后日本朝日新闻宣布,日军已于12月10日占领光华门。但之后,国军赶来增援的83军156师,调出24名敢死队员,用缆绳,下城,剿灭日军敢死队;24名国军勇士消灭日军敢死队员后,却不爬回去,他们每个人身绑手榴弹,冲向日军,24名国军敢死队员和日军同归于尽。中午,光华门再次升起了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

11日,日军第9师团再次集中16000兵力发动进攻,炮火猛烈轰击城墙,87师士兵用自己的身体,充当沙包,堵住城墙缺口,战斗到12日,光华门依然没失守,直至最后突围。光华门战役战斗惨烈,以至于上海派遣军司令朝香宫鸠彦亲王,亲自为日军战死士兵祭拜。

雨花台方面

雨花台阵地是中华门的屏障,一旦雨花台失守,中华门就暴露在日军面前。防守雨花台的国军为88师262旅和264旅,兵力为6000余人(88师补充旅由师长孙元良带领防守中华门)。

日军第6师团47联队,率先进攻雨花台主阵地,262旅旅长朱赤命令部队把日军放近打——因为88师是德式师,轻武器比日军好,这样可以扬长避短。

日军600人在飞机掩护下猛烈进攻,262旅士兵以步枪、机枪、手榴弹猛烈还击。随后,47联队长长谷川正宪大佐命令,一个大队1000余人,配属门山炮进攻262旅侧翼,但高致嵩旅长率领264旅的快速增援,打了日军个措手不及,使日军第一次进攻雨花台受挫。

随后9日、10日,日军进行地毯式进攻,以飞机、重炮猛烈轰炸雨花台,树枝上满是国军士兵被炸飞的残肢,场面惨不忍睹。

日军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认为88师在淞沪会战损失极大,应该狠快攻下,但却一连几天了都无法攻下雨花台。(作者注:淞沪会战结束后,各德式师加上补充部队损失如下:36师伤亡12000、87师伤亡17000、88师伤亡19000,而德式师标准13800人)

10日晚,日军第6师团向10军司令部发出增援电报。随后,第10军司令官柳川平助命令114师团增援第6师团。

11日,日军第6师团主力22000人,进攻雨花台。根据日本方面资料显示,日军进攻雨花台使用了毒气弹。262旅和264旅拼死抵抗,朱赤旅长命令在前面埋上手榴弹,把引线拿出来,等日军进攻时拉响。而264旅在高致嵩旅长带领下于日军肉搏战,双方厮杀的异常的惨烈,结果日军还是没攻下雨花台主阵地。

日军支援的114师团于12日抵达雨花台。据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资料——《陆军八十八师南京之役战斗详报》记载:十二日晨,沿京芜铁路进攻之敌已逼近赛虹桥。雨花台方面因系敌主攻所在,虽经全部我官兵奋勇苦斗,奈内无粮弹,外无援兵,且敌挟战车、飞机、大炮及精锐陆军不断施行猛攻,我二六二旅旅长朱赤、二六四旅旅长高致嵩、团长韩宪元、李杰、华品章,中校参谋赵寒星、营长黄琪、符仪延 、周鸿、苏天俊、王宏烈、李强华各部反复肉搏,奋勇冲杀,屡进屡退,血肉横飞。上午,团长韩宪元、营长黄琪、周鸿、符仪延先后殉难;下午旅长朱赤、高致嵩、团长华品章,营长苏天俊、王宏烈、李强华亦以弹尽粮绝。或把枪自杀或阵亡,悲壮惨烈。全师官兵六千余员皆英勇壮烈殉国。

中华门方面

日军拿下雨花台阵地后,在24辆94式战车、18辆89式战车掩护下进攻中华门。中华门的城墙有些特殊。不是砖头,而是石条砌成的,十分坚固。防守的74军第51师和58师死守中华门,当时邱维达的306团士兵没有反坦克武器。,都是向日军战车扔手榴弹,88师补充旅用PAK37战车防御炮,击毁数十辆战车。随后,日军用4门320mm臼炮猛轰中华门,日军对中华门城墙足足炮轰达30分钟,城墙被炸毁了一部分,日军趁机突进,战车冲破了城门。

12日中午,中华门最终失守。

唐生智命令部队突围,但只有66军、83军按照计划正面突围,当时南京宪兵副司令萧山令在挹江门指挥百姓撤退,并指挥500宪兵抵抗,全部阵亡!66军军长叶肇钻进了牛粪车,躲过日军的追击,66军159师副师长罗策群、160师参谋长司徒非,殉国;83军军长率残部冲破日军,突围后该军仅剩60余人。

根据日本资料显示,当时有一支部队,突围时战斗狠强,仅仅1个小时消灭了日军1个中队194人,后来才知道是74军,不足5000的残兵,在一位将领带领下突围的(这名带74军残部突围的将领身份至今未查明),74军残部于13日 消灭了日军6师团一个中队后突围。。

12月13日,日军正式占领南京,战后日军伤亡高达12000余人 。根据《南京大屠杀史料集2:南京保卫战》记载:南京卫戍军突围约45000人,阵亡与被俘约36000人。

此役国军殉国之将领(共16位):

萧山令(1892 —1937)宪兵司令部副司令兼代理首都警察厅厅长、南京市长(1937年12月担任)。湖南益阳人。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南京保卫战时负责防守上新河、雨花台、光华门等阵地。12月12日 上午,萧山令率部与日军激战杀伤当日全部进攻日军,准备同日军巷战时,接上级命令撤退。该日夜,于仪凤门外又指挥宪警与追敌激战,渡江时为日军汽艇机枪扫射中弹受伤,拔枪以最后一弹自戕,壮烈殉国。后追晋中将。

罗策群(1893—1937) 广东兴宁人,黄埔军校潮州分校中校教官,国民革命军第66军第159师少将副师长。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工科毕业。1937年12月,参加南京保卫战,因师长谭邃有病先期过江,代行师长之职。曾率部在汤山阻击从京杭公路北上之敌两昼夜。12日夜,来自广东的66军、83军集合部队出太平门,沿京杭公路向皖南突围,为掩护来自广东的83军和66军,亲自率整师残部在紫金山冲锋的时候和全师2000将士壮烈殉国。

高致嵩(1898—1937)国民革命军第88师264旅少将旅长。广西岑溪人。1925年7月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3期步兵科。1937年12月与88师262旅死守雨花台,光华门等重要阵地。12月12日下午,杀伤日军数千后,因弹尽与全旅大部官兵壮烈殉国。追赠为陆军中将。

朱赤(1900—1937)国民革命军第88师262旅少将旅长。江西修水人。1925年7月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步兵科。1937年11月奉命率部保卫南京。12月10日,日军第六师团在光华门攻击失败。逐以两个师团三万兵力在飞机,大炮,坦克的协同下猛烈攻击二六二旅防守阵地。守军奋勇死战,阵地也逐渐被破。12月12日下午,朱赤所率残部一百余人因弹尽力竭全部壮烈殉国。

易安华(1900—1937)国民革命军第87师259旅少将旅长。江西宜春人。1925年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宪兵科。11月奉命率部保卫南京。12月参加战斗。与88师262、264旅死守雨花台,光华门重要阵地。1937年12月12日在光华门附近力战殉国。

姚中英(1896—1937) 国民革命军第83军156师少将参谋长。广东平远人。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二期。1937年12月奉命率部保卫南京。1937年12月12日,日军用一个师团兵力攻入紫金山东的青龙山。为掩护其他友军。率整师在紫金山东冲锋,杀出一条血路。身先士卒,壮烈殉国。

司徒非(1893—1937)国民革命军第66军160师少将参谋长。广东开平人。1917年入保定军校第六期,1919年毕业。1937年11月上海沦陷,随军退守南京。1937年12月6日汤山阻击战开始,12月10日奉命突围。随部经太平门突围至句容撤至大水关与日军大部相遇,激战三日,1937年12月13日,因弹尽身中数弹后与数千将士全部壮烈殉国。

李兰池(1899—1937)国民革命军第57军112师少将副师长。辽宁锦西人。1926年冬,入东北陆军讲武堂第七期步兵科。1937年12月12日,南京城破,奉命突围,激战中率部与日军于太平门肉博战中,不幸中弹,壮烈殉国。

刘国用(1898—1937)国民革命军第74军58师174旅少将副旅长。广东梅县人。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步兵科毕业。1925年起任国民革命军第5军教导队教官和第15师2团排、连长。1930年起历任第十六师一团少校营长、中央军校南昌分校中校教官。1936年起任第74军58师344团团副、上校团长。1937年8月任该师147旅少将副旅长。12月参加南京保卫战,防守牛首山。9日,在与敌激战3日后,退守水西门以东地区为预备队。继续与敌激战,13日于水西门外殉国。

万全策(1902—1937)国民革命军教导总队第1旅少将参谋长。广西苍梧人。入广东西江讲武堂,后进过中训团研究班。1937年12月第1旅防守紫金山工兵学校左侧、孝陵卫、西山、中山门一带,万全策自12月8日起协助旅长周振强与敌交战,主阵地始终未失。至12月11日战事最激烈时阵亡,英勇殉国。

雷震(1901—1937)国民革命军教导总队第3旅上校副旅长。四川蒲江人。1937年12月12日率孤军与日军近卫师团遭遇,血战殉国。追赠少将。

谢承瑞(1905—1937)国民革命军教导总队第1旅2团上校团长。江西南康人。法国里昂中法大学陆军专业毕业。南京保卫战之初所部与87师260旅防守工兵学校。12月9日,防守淳化的51师败退回城,在尾追的日军第九师团的猛攻下阵地失守,遂退入光华门与87师、156师、宪兵教导2团等坚守城垣,并迫退城外日军。12月10日于光华门两度击退破城日军,歼灭残敌,但亦在战 事中为火焰伤,12月13日凌晨奉命向下关方向撤退,于挹江门因身体虚弱被拥挤失控的人群踩倒身亡。追赠少将。

华品章(1902—1937)国民革命军第88师262旅上校副旅长。于1937年12月12日下午,与旅长朱赤率残部一百余人杀伤大量日军后因弹尽全部壮烈殉国。追赠少将。

韩宪元(1902—1937)国民革命军第88师262旅524团上校团长。广东文昌人。于1937年12月12日下午,与旅长朱赤率残部一百余人杀伤大量日军后因弹尽全部壮烈殉国。追赠少将。

黄纪福(1902—1937)国民革命军第66军159师477旅上校副旅长。广东梅县人。1937年12月参加南京保卫战,拒敌于汤山。汤山失守后经麒麟门退至大水关集 结待命。12月10日随一五九师调驻明故宫,策应增援光华门的156师。1937年12月12日,南京失守,随66军经太平门突围,沿途战斗中壮烈牺牲。追赠少将。

蔡如柏(?—1937)国民革命军第66军160师956团上校团长。广西陆军干部养成所毕业。1937年12月13日在汤山与日军第16师团激战中壮烈殉国。追赠少将。

南京保卫战:二战最惨烈的首都保卫战

南京之战,8万国军残兵与24万日军激战10天,战死达40%,受伤无数,作为一支军队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这是战斗不力吗?百万德军据守的柏林也不过只守了1个多星期。论战斗意志,二战欧洲战场那些被对手合围的部队也没有几个可以打到死亡40%还不投降和崩溃的。至于后面那场无序混乱的撤退,那应该由最高指挥官唐生智和那部分提前逃跑的将领负责,而不应该苛责那些为首都保卫战曾付出自己生命的官兵。

为何日军占领南京后要进行屠城。而德军占领巴黎,苏联占领柏林,美军占领东京,都没有爆发屠城。原因在于日军想利用屠杀威慑中国民众,用恐怖高压来瓦解中国军民的战斗意志,无论南京是战是和都难逃屠城厄运,只因它是首都。但是日军这一暴行,这却激发起了中国更坚强和持续的抗战决心。

南京这一役在许多战史中都只是一笔带过而已,有的甚至只字不提,也许悬殊得就不像一场战役,但我们认为在上海战役撤退以后,那片混乱的狂潮之中,仍能不忘身为一名军人守土有责的使命,抛将头颅以为中流砥柱的气节是令人感动的,虽然他们最后失败了,但是他们在面对比自己强大几十倍的敌人的时候,已经用牺牲证明了自己的忠诚和勇气,他们的鲜血将永留在那一片被省略了的历史空白之中。

(来源:民国历史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1. #2

    从来没有人苛责那些为国捐躯的烈士,我们谴责的只是那些无胆、愚蠢的指挥官

    墨客 评论达人 LV.1 4年前 (2014-12-25)
  2. #1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这群英雄为祖国献出了一切,而英雄们拼死守护的祖国与人们又是如何对待他们的?

    崖山鬼 评论达人 LV.1 4年前 (2014-12-13)
    • @崖山鬼这是我们无奈,也是我们的国耻,这篇文字就是为了忘却的纪念,能影响多少人就影响多少人吧。

      甲子田 作 者 4年前 (2014-12-14)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