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噩梦到天堂:离婚四年的成长史(39) - 云悦读
   4年前 (2014-12-24)  强文连载 |   抢沙发  255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2010年9月。

女友出差去了,我则每天忙于组建我们的咨询公司。期间根据老大哥的建议,我与合作伙伴一同拟了份投资咨询报告,因为老大哥要用它来说服其他人,让我们进入评估机构备选库。

到9月5日,我与女友已半个月未曾谋面。

我给她发了份短信问:“亲爱的,在干吗呢?”

“开会呢。”

“周末还在忙?婷婷真辛苦。我想你了。你想我吗?”

“当然想啦。”

“马上秋天了,你回来后,一起到我家吃螃蟹吧?”

“好哇好哇!我最爱吃螃蟹了,咱们一起弄个螃蟹宴!”

但我没等来这顿螃蟹宴——自那天后,我给她发短信息,她都回得很简短;我邀请她到家里吃螃蟹,她总推脱有事。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而且越来越强烈。就这样一直到9月28日。

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她忽然对我冷漠?因为,伟大的表演艺术家郝伟仁先生到北京了。这次他没住五星级酒店,而是住进了家里。他给孩子们买了很多礼物,也给肖茵婷买了礼物。

“我好好想了想。”表演艺术家一脸自责,“过去是我的错——环境的变化让我迷失了。我不该这样对你,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

说到这里,他掏出白手帕擦了擦湿润的眼角:“亲爱的,你能原谅我吗?”

“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肖茵婷也鼻子发酸,“你和我都有过出轨,即使勉强在一起,心也回不去了。”

“不,我认为能回去。”郝伟仁跳起来动情地说,“我们有那么多共同的记忆,有两个孩子,你我身上都有重任。过去的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都没怨言。可两个孩子啊,你忍心让他们失去完整的家吗?忍心让他们没有父爱或母爱吗?”

表演到这里,他又一次流出了热泪。这次,他没有再掏白手帕。

而这段对话,如两颗重磅炸弹,击中了肖茵婷的软肋。是的,那十年的记忆不是那么容易就抹去的,她对过去的一切那么不甘,那么留恋,以至于再不敢回美国去面对。而两个无辜孩子,又怎么忍心让他们为大人的错误付出代价?

肖茵婷瞬间没有了任何恨意,她再也忍不住泪水。郝伟仁也流着泪,与她抱头痛哭。她甚至没有力气做出一点点抗拒的表示……

“我再也不会迷惑了。”表演艺术家趁热打铁,“从今以后,我一定全心全意为咱们的家庭好好赚钱。等三两年赚够了,咱们还回美国,从此一心一意抚养孩子们……”

我当然不知道这些。

临近国庆的一个夜晚,我又给她发了个短信:“亲爱的,这个长假怎么安排?一起出去玩玩好吗?”

过了很长时间,她发来一则短信。

“猫猫,我很抱歉。那个人回来找我谈了。他说过去都是他的错,哀求我为了两个孩子再给他一次机会。我思前想后,虽然我与他的感情已经没了多少,可为了孩子我还是想试试,今后我们就不能像以往那样经常见面了。我知道你很失望,我知道对不起你。但我是个母亲,我的生命不完全属于我自己。我非常感激你,我们曾一起走过的那段日子,是我珍贵的回忆。猫猫,原谅我吧。”

接到这则短信后,我很长时间没有反应。

没有怨恨,没有疑惑,没有反问……什么都没有。我只想起莎士比亚的一句话:女人,你的名字是弱者。

我抽了支烟,回复她:“亲爱的婷婷,我非常理解你。我知道你还未完全割断那些回忆,也知道你面临的两难。我曾说过,我绝不会让你受一点点委屈,而陷你于两难就是让你受委屈。所以既然你决定了,那就是你选择了回归,对此我只有接受。而且我不会太难过,因为这个选择是有利于你的。但我想你知道,我不去争不是因为不爱,而是不愿意让你难过。而且,我还会关注你,因为你说是‘试试’,那就存在失败的可能。若成功,我不再会打扰你,若失败,我还会等你。我并不特别难过,只要你快乐,我就是快乐的。”

她又回复道:“猫猫,谢谢你,你是世上最善良的人。你会找到更适合你的女人,珍重。”

我回道:“我绝不是最善良的人。但我自信,我是世上最心疼你的人。我可能也会再去寻找,但我觉得,世上不会有比你更好的女人了。另外,我还想问一句:是否还需要我每天提醒你吃饭?”

她没有回复我。对此,我视作这条约定继续有效。

虽然我不再和她相见,甚至不再与她通电话,但每天中午我仍和往常一样,发短信提醒她:“亲爱的,该吃饭了。”

从2009年9月到2010年9月,我们整整相爱了一年。至此,她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但她从未从我的心中消失,甚至比从前更多想起她——无论是工作,开车,吃饭,休闲……甚至在梦中,她也常常出现,像从前那样对我微笑。

她的照片被我存在手机里,电脑里,IPAD里,钱包里……我总是随时打开这些照片,凝视她那双美丽的琥珀色眼睛。是的,我爱她。即便明知她再不会出现,我依然爱她。

那段时间我烟量猛增,但未曾落过一滴眼泪。我已过了动不动就流眼泪的年纪,即使最深的伤痛,我也流不出眼泪。但我迷惘:我该怎么办?

评估公司我再不想办下去了,我没力气。我向大哥和威廉先生道过歉,退出了。

她知道后向我发短信:“走啊!永远不要停下来!夸父虽渴死于求索之途,但太阳已在东方微笑;普罗米修斯虽吊悬于崖峭,但火种已亮点人间。猫,你要强大起来!”

我回复她:“没有你,这个公司就没有灵魂。我需要休整一段,但我向你保证,不会垮下去。”

我的生活一下子空了。爱情,事业,全空了。我该怎么办?

吸了无数尼古丁,我找到了方向——没事找事,没人找人。找什么事,找什么人?

肯定是找自己最擅长的——房事,女人。没办法,面对突如其来的灭顶之灾,我必须首先自救;面对可能出现的精神崩溃,我必须提前预防。好在,我已学会了自救和预防。

当然,我说的“房事”并非男女交媾,而是买房卖房的事。

我当即作出决定,立刻把房子卖掉。之后,再买一套。一卖一买,先减后加,我有毛病吗?是,我有毛病,很严重的抑郁。所以我必须让自己忙起来,挤占抑郁的时间。

既然想忙,为何又放弃组建评估公司?筹建公司不是能让自己忙吗?那不同。组建公司的忙,是靠发动机推进。可我现在呢?我没有发动机了,也就无从推进。但卖房就不同了。广告一发,手机一留,我想逃避都逃不脱——每天手机要被打到爆;下班和休息时间看房的一波接一波,令我应接不暇。人家来了,我总不能哭丧个脸吧?总得强作欢颜。我说过,装B装久了就成习惯了,强作欢颜也同理。

我又一次记起了那位纪委书记的话:“要把风险防范的关口前移。”我知道最初惊憾导致的空白之后,抑郁症一定会来。我不能消极等待,必须想方设法御敌于国门之外。若无所作为几个月,等到真的抑郁了再去亡羊补牢,就为时已晚了。

白天上班,晚上接客;为房子有个好看相,我不得不随时打扫,弄个窗明几净。所以我每天都很累,往床上一躺呼呼就睡了。那段时间,抑郁的我居然没失眠,反而每天早晨起来容光焕发、神采奕奕。

而找人,也分两类:男人和女人。然我不是基佬,找男人不是为谈理想谈人生谈爱情,我找他们只是喝茶喝酒聊天,借以占用时间。

当某次与那位煤老板转做影视的朋友喝茶时,他忽然问我:“你有没兴趣做电影剧本?”

“什么题材?”

“单身父亲题材,这是你最擅长的。”

“哦,可以考虑。”

“这次不是随便写着玩了——文化部门立项已经通过,故事大纲也有了,正在物色合适的人写剧本。你要愿意写,咱们就正式签合同,定工期。我的想法是:三万字,争取11月底完稿,几个月制作期,抢在明年父亲节上线。”

“好哇。”我连声说,“这下我可有事做了!”

“怎么,你还会闲着?跟你的台湾女朋友怎么样了?”

“呃......挺好的。”

“哦,那就好。我想问问你打算要多少稿费?”

“你看着给吧。我以前还没真跟影视公司签过约,也不知道行情。”

“这样好不好——3万字,3万元。”

“嗯,一字一块,这买卖,我看行。”

“你先看看故事大纲,另外我明天跟导演约一下,你们交流一下。故事大纲是他写的——他父亲今年年初突发中风,昏迷了很多天。他一直守在身边,想尽各种办法把父亲唤醒。这部故事也有他的很多感受。你是单身爸爸,而且你父亲也去世了,去世前为他治疗时你肯定也有不少感受吧?你们正好可以交流一下。”

从朋友公司出来,我习惯性地坐车里发了一会儿呆,掏出手机翻出她的照片。照片上的她侧着脸儿看着我,笑得很甜。我把照片放到最大,那双美丽的琥珀色眼睛占满屏幕。我轻声问:“亲爱的,你在想什么?”

我拧开CD,放入乔瓦尼的钢琴曲碟。我喜欢他的风格,却不是每首曲子都喜欢。我盯着屏幕,选择了那首only you。

伴着旋律,我似乎回到了一年前初识的时候。那次她回台北与黑社会摊牌,我送她到机场;返回时我故意选择了机场辅路,以欣赏落叶纷纷的景色。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我脸上,温暖着我的心。那次我选了这首曲子,还为它填了词。

这一刻,轻风掠过

这一刻,秋叶飘落

这一刻,忘情相拥

在心中,把你铭刻

这一刻,目光交错

何须再用言说

这一刻,你中有我

这一刻,相濡以沫

这一刻,心连着心

哪管山重水复道路曲折……

回家后,我阅读了这份四五千字的电影故事大纲。看完,我的头变大了。

一位摇滚青年单身爸爸,供养学钢琴的儿子。儿子有天赋,爸爸却没钱。爸爸经过痛苦斗争决定放弃成为汪峰2.0的梦,改行到夜总会当赵本山2.0。儿子终在国际比赛拿奖,爸爸却得了脑出血倒下。父亲被儿子从死神手中唤回,儿子为康复中的父亲组织了华丽丽的汇报演出……

很显然,这是个励志故事。钢琴吉他,父子情深;勤奋刻苦,无私奉献;功成名就,团团圆圆……很和谐,很符合主旋律。可这样的故事有何看点?我抓耳挠腮一晚上也没想出来。

当夜我失眠了——失恋以来第一次。但失眠不是因痛苦,而是在想故事。我设想了无数情节,想让干瘪的故事丰满起来。但很遗憾,遭到可耻的失败。

翌日下班,我又到朋友公司参加剧本讨论。在场的有5个人,除了老板和我,还有三个。

青年导演李健,中国戏曲学院导演系毕业生,以前主要从事短片策划导演,这是首次尝试小成本电影。

顾问杨超,李健的老师,中国戏曲学院导演系教研室主任,曾有多部电影在戛纳电影节获奖,目前正在筹备艺术片《长江图》的摄制。杨超主要从事电影理论研究及艺术电影拍摄,很少涉及商业片,所以尽管获得一连串国际奖项,但普通观众并不了解他;

编剧组成员杨文,自由职业者,自幼最大的兴趣就是看电影,每天除了看电影就是写电影,年纪不大却有上万部看片量。

老板问及我对故事大纲的看法。

“首先,我认为这个故事没有能抓住人心的地方。”我说,“摇滚青年、琴童都属小众,大众对他们的生活不了解,也未必想了解。而且过去反映琴童生活的电影好像也有不少,我们再去涉及能拍出什么新意?其次,我觉得缺乏矛盾冲突,一圈活雷锋,好爸爸好儿子好老师好同学,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一路和谐功成名就,这会有趣吗?有句话,‘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大众对好人好事是没多大兴趣的,拍出来只能令其打瞌睡。第三,关于抢救父亲的情节,不可以把唤醒父亲的神奇功劳记在儿子身上,医生毕竟是主力,儿子的情感或许有一定辅助作用,但若过分渲染,会让观众觉得虚假编造。第四,我觉得故事漠视了基本人性——我看完全篇,这位父亲从不到30岁失去了妻子开始,到他45岁儿子成年,这15年里他的感情生活完全是空白,这可能吗?他的情感需要如何解决?他的性需求如何解决?”

“李总不愧是单身爸爸出身。”杨导笑道,“一下就问到点子上了。说实话这大纲我今天才看到,当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李健,你是怎么想的?”

“我还没成家。”李导解释道,“目前对父子情的理解,只能从儿子角度去观察。而对单身父亲的生活,我几乎一点印象都没有,所以写大纲时没有多想。我想拍这部戏的初衷,是今年年初我父亲突然脑出血,抢救期间我在医院陪了整整半个月。其中滋味,酸甜苦辣、百感交集。我小时候跟父亲很少有沟通,而且上大学后就离开了家乡,平时不怎么回去,跟他交流更少了。我甚至经常想不起他的存在。直到他倒下,我在病床前意识到我可能真的要失去他了,我才感到深深的恐惧,才意识到父亲对我如此重要。那十五天我几乎衣不解带守在病床前,一遍遍跟他讲话,尽管他完全听不到,我也要跟他讲。直到有一天,他忽然睁开眼睛,虽然什么都说不出,可那种惊喜……至今想起来都让我激动。”

“你父亲被抢救回来了?”我问,“脑出血会造成什么后果?我对这个病不熟。”

“不抢救就死亡,抢救不及时会成植物人;抢救及时,也会对身体机能造成损害,比如偏瘫。我父亲算是最好的一种了。”

“那你真是幸运。”我感叹,“当年我父亲得的是癌症,拖了好几年,花了几十万还是没留住他……”

从此几乎每晚我都去影视公司讨论剧本,回家后动笔写故事,算是又为自己揽上一件事。但,仅有这些还是不够——我无法抑制对她的思念,无论上班还是下班,无论陪人看房还是讨论剧本,我还是时时刻刻想起她的眼睛,心中一遍遍默念她的名字……既然无法忘记她,就不要欺骗自己;既然无法见到她,就通过文字记下对她的怀念。

我们还有个约定没有实现——记录我们爱情的小说。于是,2010年9月的一个夜晚,我坐在电脑前,敲下本文的第一个字。

这是个浩大的工程。因事情太多,只得断断续续,最后完全变成了篇毫无章法的札记。但这些工作积累了很多素材,正是在这些素材的基础上,才有了今天这栋楼。

我见缝插针,回忆着和她相识相悉相爱直到分离的点点滴滴,细致到每句话,每个表情,每个动作。和她一同度过的日子如此美好,以至于尽管我失去了她,但在回忆这一切时,我仍感到幸福。

没错,我是失去了她。可拥有了,又能如何?一切拥有都只是暂时,无论我们多么相爱,早晚也会有生离死别的一天。

人生不过是场悲剧,太计较一时一事的得失,只能让这场悲剧更加悲惨。我拥有过她整整一年,这一年里她带给我的美好,已让我终生享用不尽。她是如此美好,以至于有关她的一切都让我感觉美好,甚至失去她痛苦也是美好的。

从那时起我执着地喜欢上一首歌,每天上下班路上、晚上挑灯夜战时,我都会反复聆听,并随着旋律放声高歌。

当花瓣离开花朵

暗香残留

香消在风起雨后

无人来嗅

如果爱告诉我走下去

我会拼到爱尽头

心若在灿烂中死去

爱会在灰烬里重生

难忘缠绵细语时

用你笑容为我祭奠

让心在灿烂中死去

让爱在灰烬里重生

烈火烧过青草痕

看看又是一年春风……

我通过拍卖公司的朋友,把我的旧车卖掉,换了部新的。为的就是——把车牌号换成她名字与生日。这样,我就能与她同行……

我依旧是快乐阳光的,终日忙忙碌碌,与人谈笑风生,没有任何人能从我的言行中发现我刚刚失恋。我用没完没了的事麻醉自己,以至于没有时间难过。

那半年,我写下了几十万字的基本素材,首次完成了一个电影剧本,卖了两套房,买了一套房,买了一部车,还报名读了M大学在职研究生。当这一切完成,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所带来的喜悦基本抵消了失恋的痛楚。

一次苦难,一次成长。

而这次,我学会了如何在希望破灭时保持淡定从容,把痛苦消灭于萌芽状态。但我消灭不了对她的思念。非但消灭不了,而且与日俱增。

但我仍有遗憾。我很后悔自己在遇到她时没有更强大一点——这样在她痛苦无助时我能以更有力的手拉住她,在她被黑社会伤害时我能以更强大的力量保护她。可惜,我认识她时还是那么弱小,以至于不得不眼睁睁看着她独自受苦。尽管她从未责怪我,可我觉得这是我的过错。

男人,若没有力量保护自己所爱的女人不受伤害,就不配有资格享受崇高的爱情。没有力量,就是勇敢又能如何?普京说没有实力的愤怒毫无意义,这是真理。

是的,我必须强大——她一直希望我变得强大。过去我虽也渴望强大,但一直犹犹豫豫、缩手缩脚地试水,总是不敢决然舍弃央企的温室。此刻我却忽然迸发出无比的勇气,痛下背水一战的决心——万一她再遭黑社会的抛弃,我就能伸出健壮的手臂,拉住她,给她保护……

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

(未完,待续……)

(文/拓跋鼠)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