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 (2015-01-22)  心灵花园 |   2 条评论  83 
文章评分 1 次,平均分 5.0
[收起] 文章目录

周董不是我最喜欢的歌星,但绝对是我听的最多的。

我这个年龄段对周董的感情,懂得就懂了,不懂的恐怕也很难理解。

大约是2001到2002年间,我上初二。《流星花园》盛行,F4的唱片和磁带在盗版音像店一盘难求。F4在当时还挺主流的CCTV-MTV音乐盛典上霸占舞台,一个人站一个角跟观众互动唱流星雨,一时风光无二。

可同是在那年,一个穿着红色套头衫的男孩儿横扫更具份量的台湾金曲奖,最佳专辑不是当年《春泥》《情非得已》的庾澄庆,不是《我恨我爱你》《记得》《永远的画面》的张惠妹,是这个当时看着还面带羞涩的年轻人,在颁奖典礼上屌屌的,用现在的词说就是“高冷”“傲娇”。

我第一次听周董是当时同桌给我分了一个耳机听的,歌词是什么“弓箭”“底格里斯河”“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之类的,我当时第一感觉这就跟老和尚念经一样,完全没有悦耳之感。可后来满大街都在放,听了几遍也就不抵触了,后来越听越上瘾,循环播放好几天。这首歌后来得了金曲奖的最佳作曲。

后来学校组织学农,大轿车上同学们都精神亢奋,有玩牌儿的,有吃零食的,也有把随身听里的卡带拿来分享大家一起听的。周董的磁带是抢手货,王菲谢霆锋的专辑都被遗忘在了书包底。光听不过瘾,就小范围的一块唱,有唱《爱在西元前》的,有唱《星晴》的,有唱《龙卷风》的,要是不听周杰伦的歌简直就是土老帽儿。

随着周杰伦的这场“龙卷风”愈演愈烈,后来就进化成了看谁能把《忍者》《双节棍》的RAP唱的一字不落,谁会唱《印第安老斑鸠》这种冷门歌曲。回家的路上几个男孩儿骑着自行车哼着“河边的风在吹着头发飘过”,在懵懂的时候幻想着什么时也能有一场“爱可以简简单单单纯没有伤害”的恋爱。唱着唱着就到了初三,就等来了《八度空间》。

如果说《范特西》时代大家对周的认知是从“不认识”到“喜欢”的过程,那么《八度空间》时就是从“喜欢”到“迷恋”的转变。《半岛铁盒》《暗号》实在都太棒了,你敢说你没在写作业时循环播放过么?你不会回家默默练习《米兰的小铁匠》《爷爷泡的茶》给小伙伴秀一下嘴皮子利索么?

到《叶惠美》时,周董彻底进入了所谓“天王巨星”的行列。毫不夸张的说,在那个年代,他就是大众偶像,是时尚的风向标。他代言的服装品牌门庭若市,穿着美邦走在街上能撞衫撞到惨绝人寰;我们几个男生唯一一次一起去看电影的经历,就是在那个他只露脸几个镜头的烂片,那个电影院简直简陋到令人发指;周杰伦参与词曲的专辑全收,《热带雨林》、《河滨公园》百听不腻,有多少蔡依林粉是那时因为周杰伦才开始听《倒带》《布拉格广场》的—— 现在回想起来,他就是当时演艺界的王。陶喆也好,王力宏也好,后来的这些歌手也好,他们有过好作品,可是人气从来没有到达过那个高度。

周董结婚了,三年二班的我们也都长大了

可是好像关于周董的记忆也就停在他如日中天的时候了。我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开始走下坡路的,多少年来网上关于周杰伦“江郎才尽”的评论层出不穷,可每年的新专辑也都还有好歌;换句话说,周的音乐制作水平至今在华语音乐圈仍是顶级的。《七里香》也好、《十一月的肖邦》也好、再后面我已经记不住名字的专辑也好,专辑里面的名曲还是琅琅上口。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虽然这些后续的专辑同样是组成周杰伦这首音乐篇章的音符,但他的最强音就是在2002—2005年这段时间里,后面的时代就不属于他了,而这个过程是符合客观规律的必然。我认为周的创作水平并没有严重的下滑,更不存在什么“创作瓶颈”之说,在华语乐团来说他的水平早已经顶出那个瓶子了。我想仅仅是因为他已经统治了人们的耳朵好几年,这种审美疲劳带来的人气下降,包括歌迷的负面心理因素都顺利成章。为什么《依然范特西》不如《范特西》好?为什么《魔杰座》里的歌听完了都没有印象?

美人总有迟暮时,再强大的人也无法和时间对抗。更何况他仅仅就是一个歌手、一个音乐人,曾经那样辉煌绚烂过,还能再多要求什么呢。

我常常想,与其说周董是一个偶像,不如说他带给我们的是一个现象,一个年轻人关于那个时代的符号和记忆点。我们每每提起周杰伦,就像说起一段年少时的往事。课桌上堆的高高的辅导书和练习题,操场上永远也投不进的的那颗球,一直藏在心里暗恋的那个他或她……我们会把那个年代戏谑称为“还听周杰伦那会儿”,可当时我们不仅仅听周杰伦的歌,还有萧亚轩,还有s.h.e,还有林俊杰等等等,但是他们不足以为那个年代冠名,我们想不起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名字,我们记住的只有周杰伦。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当时的细节都已经开始模糊,甚至磨灭,慢慢的你不记得那场球赛是怎么输的,你想不起什么时候豁然开朗不再喜欢那个男生,你忘了当时的理想是什么——但你一旦提起周杰伦这个名字,潘多拉的盒子好像被瞬间打开,故事的小黄花从出生那天就一直在那儿,不曾凋零。

颇具讽刺意义的是,在周董的鼎盛时期,一直标榜“曲高和寡”的台湾金曲奖从来没给过他关于歌手身份的最高肯定,周董赌气写出了《外婆》这首歌抨击评奖制度,甚至还拿到金曲奖舞台去表演。直到2009年——周的人气已经明显下降,音乐作品亦不复当年之勇时,终于才获得了所谓“最佳男歌手”奖。而恰恰周缺席了这届颁奖典礼。

后来的后来,周董仍旧每年发片,全球巡演;拍了好几个电影,跟科比做广告,还进军好莱坞。他可以成熟的面对媒体尖锐的问题,没有人再批评他耍大牌;他不会再和蔡依林、侯佩岑这样的话题女星拍拖,最终选择了名不见经传的昆凌——一切看上去都那么平淡、自然。

人终究会成熟。过去拼命追求的东西,在得到之后发现也不过尔尔,云淡风轻;当年的汹涌澎湃的海浪终究会归为风平浪静,永远忘不了的只有彩虹出现时那惊鸿一瞥。曾经偶像的唱片海报渐渐被尘土覆盖,变成记忆中的一个标点。他只会时不时的袭扰你一下,偶尔在夜里想起他弹肖邦时的样子,或者念到七里香三个字的时候觉得这个名字好美,抑或看同学录时突然记不清那是友情还是爱情。

套用一句我同学的话说,周董结婚了,三年二班的我们也都长大了。

后记

很久没有写字,其间一直在听《手写的从前》,我能确定这个旋律是曾经有过的感觉,就像第一次听到《晴天》或者《七里香》时的感觉。写完后发现不知所云。也许破碎的记忆只能支持我想到这些,谨送给那些年一起经过“听周杰伦那会儿”年代的我们。

(来源:博客大巴;文/Loser's flight)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1. #2

    JAY的歌,记录了整整一代人的青春岁月。

    项目管理李翔宇 评论达人 LV.2 4年前 (2015-01-24)
  2. #1

    说实话,这个圈子里,周确实挺厉害的。

    评论达人 LV.5 4年前 (2015-01-23)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