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 (2015-03-20)  读书书语 |   抢沙发  560 
文章评分 1 次,平均分 5.0

有一个美貌的姑娘,从小做了尼姑。她的妈妈是个前尼姑,被她爹爹死缠烂打终于还了俗,这才有了她。她的爹是个和尚,但是这和尚酒肉荤素啥都不戒,所以叫“不戒和尚。她还有个徒弟,是个臭名昭著的大淫贼,先是倾倒在她的无比美貌之下,想尽办法要把她办了,后半辈子拜倒在她的缁衣芒鞋下,执鞭坠镫任之驱遣。她本人作为一个尼姑,奋不顾身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一个被逐出师门的声名狼藉的无行浪子……如果没有看过《笑傲江湖》的话,听到这里你大概会以为这是一个比鱼玄机还有戏的奇女子,实则不然,这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姑娘,说她是个水晶心肝玻璃人儿也不为过。

金庸在三联版《倚天屠龙记》的后记中说道与张无忌牵缠纠葛的四位女子中他觉得最可爱的是小昭,最希望配给张无忌的伴侣也是小昭。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老头儿真没意思,“直男病”不轻。可是在读到《笑傲江湖》的时候心里直呼冤枉他了,他对女性的赞美体谅在这本书里可谓表现得淋漓尽致。此书中的男人们除了令狐冲以外都在算计权谋,而所有女性都散发着美德和光芒,正直慈爱的宁中则,坚贞不二的岳灵珊,痴心重情的任盈盈,刚毅不屈的恒山三师太等等,在令狐冲遭遇误解、诬陷、抛弃、驱逐而沦落江湖的狼狈生涯里,无条件给予他信任、支持、包容、温暖的都是这些女人,虽然她们都有各自的局限性,但比起岳不群、左冷禅、任我行等醉心名利的男人来说,是她们使这世界得到拯救。在这些闪耀着光辉的女人们中,我最爱仪琳这个妙人儿。

仪琳:爱是一种信仰

日常人们在提到和尚尼姑这类人的情爱故事时总是难免促狭轻佻,比如《水浒传》中便公然称和尚为“色中饿鬼”,比如多年前流行的那首歌曲《女人是老虎》,港台的三级片导演们也爱拿他们作主角。人们对他们的感情世界既好奇又鄙夷,可是《笑傲江湖》里仪琳的爱情不会让任何读者有不洁之感,反而觉得有着不可亵渎的圣洁光芒。

定逸师太虽然也很霸气,但是究竟没有灭绝师太那么蛮不讲理,她一定没有像《女人是老虎》里的那个老和尚教导小和尚一样,告诉她的徒弟仪琳“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以致于小姑娘一下山就落入了田伯光的圈套。她在刘正风家诉说被掳的经过,人人听得都替她捏一把汗,既惋惜又爱怜。这么一个小美人儿,怎么去做了尼姑?这么一个小白兔一样的软妹子,怎么被大淫贼掳了去?“倘若她不是出家的尼姑,好几个人都想伸手去拍拍她背脊、摸摸她头顶以示安慰了。”而这起桃色绯闻的结果是“色易守,情难防”,她被采花贼田伯光用强掳去,没有失了身,可是遇到彬彬君子的令狐冲,却从此丢了魂。

作为一名职业尼姑,仪琳的道行应该不算很深,毕竟她没有入过世,对于出世之事自然领悟得不那么透彻,但是她对佛法信仰的坚定虔诚却无出其右者。曲非烟带她去群玉院,见到其间的锦被绣帷,她从小睡惯青布粗被,一生之中从未见到如此华丽的物什,但也只是看了一眼便转过头去。田伯光在回雁楼叫了一桌酒菜,要她陪他吃喝,否则就要撕她的衣服。她说“佛门戒食荤肉,弟子决不能犯戒。这坏人要撕烂我的衣服,虽然不好,却不是弟子的过错。”她坚定地顺从自己的信仰,就算即将面对莫大的羞辱也不能动摇她的心志,但是后来却因为令狐冲而两度“犯戒”。

一次是为令狐冲偷瓜。令狐冲重伤之下口渴了,但是他不要喝水,而是想吃西瓜。怎么办?他不要可乐也不要雪碧,不要酸梅汤也不要冰红茶,偏要吃西瓜,而大西瓜就摆在眼前,主人不知在何方,摘是不摘?她为这个问题急得流下眼泪来,最终还是哭着摘了个西瓜回去给他吃。她的难过不是因为偷摘了西瓜要承受恶业,而是她的信仰被攻破了。不是因为令狐冲非吃西瓜不可,而是因为她爱上了他,她想满足他的愿望,想要取悦他。她的爱情信仰出人意表地轻易打败了她持之甚严的宗教信仰。

第二次是为了令狐冲杀人。岳不群布下陷阱,在思过崖一举将令狐冲和任盈盈捉进网里,正要除之而后快,生死一线之际仪琳背后一剑给他来了个“透心凉”。在那一刹那,她心中没有佛门戒律也没有江湖规矩,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救令狐大哥,于是果断出剑杀人。她这一生善良无害,除了被师父们领着对敌之际,只怕一只蚂蚁都没有捏死过,而这时却杀了一个武林前辈,还是背后出剑。等她回过神来,吓得腿都软了。她的爱情信仰再次登临绝顶,盖过一切宗教戒律。

她爱上了令狐冲,但是她对如何爱一个人一无所知。任盈盈爱上令狐冲,赵敏爱上张无忌,都是披荆斩棘勇敢向前最终把爱郎弄到手,黄蓉爱上郭靖,殚精竭虑辅佐他成为一代大侠,阿朱爱上乔峰,千里追随为爱献身赢得一生铭记,双儿、小昭甘愿为所爱的人做丫环仆佣,李莫愁、何红药虽然爱而不得,也是“山无棱天地合”的架势,可对仪琳来说,没有一条路是通的。她为他相思,为他破戒,可是除此之外,她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从来没有名利锦绣的概念,也不知道什么叫做怨毒嫉妒。她知道令狐冲爱他的小师妹,见到岳灵珊也不知嫉妒,温文有礼地称一声“姊姊”,倒是岳灵珊没好气回她一声“哼”。后来令狐冲又跟任盈盈有了瓜葛,她对任盈盈不但毫无妒恨之心,还极尽溢美之词,甚至还想象“令狐大哥日后和任大小姐成亲,自然会生好几个宝宝。他二人都这么好看,生下来的儿女,一定可爱得很。”

其实,如果她想得开,尼姑也不是就无路可走,比如她的妈妈不就是还俗后嫁给她的爹爹,才生了她吗?可是即使同为尼姑,也并不都是一样的,她的一生早就许给了佛祖,怎么可以还俗?就像她爱上了令狐冲绝不会再爱世上另一个男子。

她没有“我爱你,那与你无关”的潇洒,也没有为爱赴汤蹈火的决绝,于是她便把他像佛祖一样高高供起来,每天念一半经,念一半他,抬头见佛祖,低头思少侠。她信任他,理解他,跟随他,成全他,快乐着他的快乐,悲伤着他的悲伤。她受命去向令狐冲知会岳灵珊和林平之成亲的消息,令狐冲还没哭出来,她已经泪如雨下。我想到以前看到过的一个小故事,某次比赛是要评出最有爱心的小孩。获胜者是一个四岁的孩子。他的邻居是一位新近丧妻的老者。这个小男孩看到那个老人哭泣,便走进他的院子,爬到他的膝上,然后就坐在那儿。后来他妈妈问他对那个邻居说了什么,小男孩说:“什么也没说,我只是帮着他哭。”她的心思就像四岁小孩这样单纯。

《笑傲江湖》是一个阴暗沉重的故事,而仪琳和她的爱情像是这阴暗世界里的一扇透明天窗,透过这狭窄的方寸可以看到乾坤朗朗月明花香,人间还有希望。

比起她周遭的那些听起来离奇荒诞的身外故事,她本人的呆萌简直堪称“金女郎”之最。我总觉得金庸写起女人的单纯天真来总是太过火了,前有香香小公主,后有仪琳小师傅,简直是把人往“智商不足”里塑造。比如令狐冲受了伤,仪琳被点了穴,她身上带着恒山派的灵丹妙药,让令狐冲自取,令狐冲觉得不方便,她竟然还纳闷到底是哪里不方便。虽然她长在尼姑堆里,但是男女授受不亲的概念难道都没听说过吗。不过也有许多妙笔生花处,比如她跟令狐冲一起看流星,要趁流星划过之际把衣带打个结同时许个愿,据说这样很灵,第一颗流星划过,她手慢,没打好结,第二次动作迅捷打好了结,令狐冲连声恭喜,结果她说:唉,我只顾着打结,忘了许愿了。还有令狐冲在廿八铺带领她们追凶,路上捡到一只女鞋,故意问仪琳“是你的鞋子吗?怎么落在这里?”她明知道自己穿着鞋,还是不自禁地向脚下瞧了一眼,见两只脚上好端端地穿着鞋子才敢确定。这些小段子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紧揪着的一颗心能够小小地放松一下。

我一直认为,对于失恋后的令狐冲来说,仪琳师妹和任大小姐并没有太大区别,如果仪琳像任盈盈那样去用心倒追的话,指不定花落谁家呢,好歹仪琳认识他可比任小姐早多了,令狐冲也不止一次动过“她对我如此情义,怎生报答才好”这种念头,他可以许身于任小姐,同样也可以许之于仪琳。很可惜的是,仪琳早已身入空门,并且矢志礼佛从一而终,当她爱上令狐冲以后这个信念依旧没有动摇。但是她的宗教信仰是不容许她如此思慕一个男子的,这个最虔诚的佛门弟子,既不能还俗出教,又不能忘情于心上人,此生便陷在了这样的两难境地中。令狐冲每见她一次便觉得她消瘦清减许多,只觉得这位小师妹似乎总是快乐不起来。试想她怎么能快乐起来呢,一个尼姑爱上了一个俗家汉子,你说愁不愁。这个汉子所爱另有其人,你说是不是愁上加愁。本来就没有希望了,结果人家又做了顶头上司,每天抬头见郎君低头见佛祖,你说是不是抽刀断水愁更愁。

唯有一次,她没有以自己的感情为耻,而是分外地自豪。福州郊外令狐冲被岳灵珊冤枉痛骂,仪琳鼓起勇气为他辩白,她像维护佛祖一样维护着她的心上人,哪怕全世界的人都定义他为卑鄙无耻之徒,她都坚信他的品格、他的行事、他说的言语都跟佛经上的义理一般板上钉钉不容质疑。我一直觉得《笑傲江湖》是一个关于知音的故事,从故事开始刘正风与曲洋的琴箫知音到最后令狐冲与任盈盈共隐江南,《广陵散》和《笑傲江湖》曲的传人生死与共,《葵花宝典》和《辟邪剑谱》的拥趸殊途同归,但是对于令狐冲来说,只有仪琳是唯一的知音,只有她永远信任他,尊重他,像礼佛一样把他珍藏在心里。

在仪琳无欲无求的爱情里,令狐冲得到了真正的自由,而仪琳自己,却永远被裹足于情网之中了。这个小尼姑,她信仰佛教,有无数的经史典籍可以帮她解读,先辈师父可以给她教导,同门师姐妹可以交流探讨,而“爱”这门信仰她却完全不得其法门,且无处告解。“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这是她参一生也参不透的难题。

(来源:简书;文/西湘)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