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 (2015-04-20)  七嘴八舌 |   抢沙发  44 
文章评分 1 次,平均分 5.0

爱一个国家的方法是什么?赴汤蹈火,我们懂;坐穿牢底,我们懂;但揭发自己国家杀戮的真相,呼吁自己的国家与其他敌对邻国和解,算爱国,还是叛国?

半岛电视台近日报道,以色列《国土报》记者吉登·拉维拍摄了一部纪录片,他长期关注以色列占领区的巴勒斯坦人遭遇的不人道待遇。

吉登发出的第一则故事,来自于无意间于边境采访的意外。1996年他亲眼目睹一名临盆的巴勒斯坦女人,如何在以色列各个岗哨被拦阻,每个岗哨士兵皆无视于车内妇女生产前剧烈疼痛的哀号,面无表情地拒绝车子通关。

一个岗哨、再一个岗哨……最终深夜,在一个距离医院最远的岗哨,这名巴勒斯坦妇女终于获得通融。但孩子已于车内自然分娩,全身沾血。那里是市郊,非常荒凉,车子的油已耗尽,家人只好扶着产妇及呼吸微弱的婴儿,徒步走了两公里才抵达医院。

但一天后,婴儿死了,来不及展开他的人生。婴儿人生的第一天,在一个号称“上帝应许之地”的地方,结束了生命。

1996年吉登第一次将此故事登上以色列《国土报》,《国土报》马上遭到各方言论攻击,一些读者甚至用石头丢击报社的窗户。吉登的名字在以色列也从此家喻户晓——有一大半的以色列人质问他:你为何叛国?你流的真是犹太人的血液吗?

从此之后,吉登经常揭露以色列军人的残酷冷血。他对以色列于占领区暴行的报道,毫不退让。他看到巴勒斯坦孩童被杀,父母被杀,巴人农场被刻意纵火,农夫的土地被以色列军队莫名其妙地充公。

16年来,骂他的声浪愈来愈大,但他始终坚持用自己的笔记录。他要那些在以色列特拉维夫海滩边度假、生活如天堂状态的人,知道这一切,无所逃避!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遭屠杀的犹太人,来到这个“应许之地”,建立以色列国。吉登不断地反思,这群人在近一个世纪的悲剧中,学到什么?获得什么?

他的报道引发全球媒体对以色列占领区暴行的批判,多次为国际媒体所引用。但也正因如此,他在以色列国内因和主流民意背道而驰而付出的代价非常高昂。他愈受到国际瞩目,以色列一大半人愈恨他。以色列激进组织多次扬言,要杀了他全家。

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访问时,吉登回顾了这一切,没有畏惧,他结语:“我写我相信的事。如果真相很激烈,事实就是残酷且激烈的。我选择记录历史激烈的真相,反应当然是激烈的。我在乎的是:以色列人真的相信他们能以巴勒斯坦人的鲜血,换取和平吗?”

吉登不是唯一,否则他在以色列连文章发表的机会都没有。不只《国土报》一路力挺他,2012年10月底一群以色列人于首都特拉维夫游行,不是抗议联合国同意巴勒斯坦成为非会员观察员国家,而是为支持巴勒斯坦人有权建立自己的国家。

一名参与游行的犹太长者,拿着《国土报》刊登的吉登的文章,如此说:我们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承受痛苦,每个人……

有的人在屠杀后,幸运地留下生命,但也不幸地留下仇恨。有的人在屠杀悲剧后,回到上帝面前,放下仇恨,获得救赎。

吉登是其中一位。他初始孤独的文字,如今已成为许多以色列良心分子的共识。

什么是爱国?

知道真相,写出真相,望见未来,无惧威胁,然后毫不退让!

(来源:懂懂日记;文/陈文茜)

编后语:爱之深,责之切。否则,爱国不过是爱面子。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