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同性婚姻合宪后…… - 云悦读
   3年前 (2015-06-30)  新视野 |   抢沙发  4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收起] 文章目录

2015年6月26日,美国人权史上值得纪念的一天。

美国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以5:4的投票作出历史性裁决,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同性婚姻合法化,裁定同性婚姻合宪,即根据美国宪法,全美50个州都不得禁止同性婚姻。美国因此成为全球第21个在全境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

美国最高法院法官安东尼·肯尼迪在相关裁决中解释称,“根据宪法,同性伴侣寻求婚姻时,与异性伴侣享有相同的权利。而贬低他们的选择,弱化他们的人格是否定了他们这种权利”。

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同性婚姻合宪后……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Twitter上表示,同性婚姻裁定是“迈向平等的一大步”。白宫也被彩虹状射灯发出的光束装饰,以纪念这一历史性的时刻。

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同性婚姻合宪后……

消息传出,这事儿不但成了美国LGBT们争取平权的胜利,而且很快时间内,全球同此“彩虹”,各国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个人与机构纷纷用自己的方式在社交网络与媒体上庆贺这里程碑式的决定。

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同性婚姻合宪后……

该裁决的很多支持者并非LGBT人士,他们的支持与欢呼来自于这样的认识:同性婚姻已经成为现代社会需要迫切解决的公民权利,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意味着人权事业的一大进步,是进一步多元化、自由、平等的重要标志。反对者则认为该裁决将改变传统的婚姻定义,从而将这个国家推向一个未知的境地。

科技与创新公司聚集的硅谷、旧金山乃至整个加州地区,向来走在同性恋权益争取的前沿,加州于2013年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在本次最高法院裁决宣布后,旧金山有上千支持民众走上街头,到市政厅表达对裁决的喜悦。

旧金山华裔市长李孟贤对聚集的群众说,他感谢同性恋社区一直为信念力争。他说旧金山是一个鼓励多元化的城市,在这里“我们是庆祝,而非容忍多元化”。他在Twitter上写:“爱人可以不分性取向地结婚的日子终于来了,感谢5位大法官”。

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同性婚姻合宪后……

可爱的美国大法官

Facebook与谷歌,是硅谷明星公司里支持LGBT群体的领军者。就更不用说苹果的CEO去年勇敢“出柜”的示范效应了。以下是Facebook总部的一个指示标志:

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同性婚姻合宪后……

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在其个人主页上更新消息说:

“我们的国家是基于人人平等的理念而建立,今天我们向这样的理念又迈进了一步。我的一些朋友及我们社区里的一些人终于可以庆祝他们的爱情,并且在法律意义上被认定为配偶关系,我真心为他们每个人感到高兴。在为社区里人人平权的道路上,我们仍然还有很多事要做,但我们正走在一个正确的方向上。”

以下是他贴出的图,能看出最近几年来,LGBT社群数量在Facebook上的增长趋势:

 

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同性婚姻合宪后……

美国最高法此项裁定出来之后,很多(商业)机构与品牌都加入这场欢庆的队伍中,把自己的Logo涂上彩虹色或打上“love wins”的标志,支持LGBT群体,很美。不过,联想到前些天同性恋主持人蔡康永在谈及他曾经受的压力时失声痛苦的场景,你会由衷觉得,任何图片与画面,都没有什么比下面这些人的笑容与表情更加打动人。

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同性婚姻合宪后…… 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同性婚姻合宪后…… 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同性婚姻合宪后…… 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同性婚姻合宪后…… 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同性婚姻合宪后…… 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同性婚姻合宪后…… 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同性婚姻合宪后……

奥巴马成为这一历史性裁决出台的在任总统。无疑,该裁决的通过无疑加深了民众对民主党与他本人的好感,要知道,在媒体最近的一项民调显示,美国民众中61%的人支持同性婚姻。明年就要离任的奥巴马,凭此可以将他的政治形象与推动美国社会人权平等事业紧紧绑在一起。

奥巴马支持同性婚姻的态度一直鲜明,发总统公告支持“骄傲月”就是一例。多年来六月一直是美国的同性恋骄傲月(Gay Pride Month)。在这个月,同性恋者通过游行、街头庆典和宣传教育活动来宣示其身分,除了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之外,家人和朋友也会一同参与,表示支持。而奥巴马于2011年5月31日发布公告,将2011年6月定为“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骄傲月”,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公开支持同性婚姻的现任美国总统。

所以,同样感谢你,奥巴马总统。这张有没有很gay。

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同性婚姻合宪后……

这项裁定能在美国出台,又一次证明了美国是个伟大的国家,伟大源于其多元、平等、开放、法治。尽管那五位大法官与奥巴马会成为历史性人物,但人们不会忘记,真正的历史,是美国LGBT群体及支持者这几十年在美国社会不停歇、多层次地发声与争取而书写成就的。

中国的你,要有信心。

(来源:阅读时间;文/虎嗅)

延伸视听

骄傲地去爱!

Youtube官方为庆祝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特意制作了一段超感人的视频《Proud To Love》!剪辑了许多LGBT网友出柜瞬间,Ellen、艾伦·佩姬、希拉里、Laverne Cox等名人出镜,看到最后简直哭瞎了!感谢一直在为LGBT人权做斗争的人们!

(翻译、Up主:Willandsonny)

延伸阅读

波斯纳评首席大法官的异议意见:毫无心肝

完全不出所料,最高法院上周五判决认定宪法授予同性婚姻的权利。这案子和1967年废除禁止跨种族通婚法律的Loving v. Virginia从法律推理上很难区分。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我得说,存在着一种(尽管当时可能并不多的)跨种族通婚的“需求”,而且至少可以说,为什么要禁止跨种族通婚这事儿还挺难理解的。事实上,这项禁令唯一的“根据”就是偏见。对于同性婚姻而言也一样。同性婚姻对于那些没有也不想要的人来说,危害并不比跨种族婚姻大。而仅仅因为那些并不受到影响的美国人的反对就禁止同性婚姻,却伤害到了绝非可以忽略的数目的美国公民。

约翰·斯图亚特·密尔在《论自由》里面在他称为“涉己行为self-regarding acts”和“涉他人行为other-regarding acts”之间划清了一道重要的界限。前者是指对你自己做不伤害他人的事情,尽管有时候这些事情可能是自毁性质的。后者则是指做伤害他人的事情。他认为政府对前者不该管(因此——他的例子是英国人无论多讨厌,也不该去管犹他州的多偶制度)。除非能证明同性婚姻伤害到了那些不是同性恋的人(或者那些是同性恋但不想结婚的人),并没有什么有说服力的理由来让政府进行干预,更不用说禁止同性婚姻了。在Obergefell 案件中的异议者们忽略了上述明显的论点。

我比密尔还要更进一步。我会说无缘无故干涉他人生活的行为是偏见。偏见常常缘起于宗教信仰——并不意味着就能说不是偏见。美利坚合众国不是一个神权国家,宗教信仰对无害行为的不赞成并非禁止此等行为的适当理由,尤其是当这些行为的践行者看来,这些行为有着极高价值的时候。同性伴侣以及他们领养或者其中一方生育另一方收养的孩子(大部分是异性恋)被剥夺了婚姻的基本福利,无论是从经济上而言还是从心理上而言。而通过禁止同性婚姻来拒绝他们此种福利却并不能造成任何社会福利的增加——事实上,除了让那些仇视男女同性恋者的人、那些认为如果允许同性伴侣的同居关系“添附”上“婚姻”的这个词会让异性恋婚姻“降格”的人感到高兴以外,没有任何对社会福利的补偿效果。

肯尼迪大法官主笔的判决那些反对同性婚姻的州法无效的多数意见很有说服力,尽管我更希望看到判决里多出现案件事实,而不是没完没了地引用以往的最高法院判决。而四个异议意见则弱得令我吃惊,尽管我只会谈论其中的两个,就从首席大法官的开始吧。在他的异议意见的第一页,我们读到“婚姻‘已经跨越诸文明存在了数千年’”以及“在这跨越诸文明的数千年里,‘婚姻’都只意味着一种关系:一男一女的结合”。这是胡扯;多偶制——一个男人和超过一个女人(有时候是数以百计的女人)的结合在许多文明中都曾长期存在(可别忘了犹他州),并且在穆斯林世界的大多数地方都还存在着。但在首席大法官的异议意见写到后来他也想起来还有多偶制了,并且他暗示说如果允许同性婚姻,那么多偶制也该被允许。他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多偶制会带来切实的成本,因为它使得可婚女性的数量减少了。假设一个社会中有100个男人和100个女人,但5个最有钱的男人总共拥有50个老婆,那就是说剩下的95个男人只有50个女性可以婚配了。

首席大法官批评多数意见是“本庭下令变革从非洲喀拉哈里沙漠的布西族人到中国汉人,从迦太基人到阿兹台克人这数千年以来奠造了人类社会基础的一项社会制度。我们以为自己是谁啊?”我们能肯定的是,我们不是上述之中的任何一种人。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也不会接受一件对布西族人、迦太基人或者阿兹台克人而言是很好的事物也必然对我们很好。哦,数千年哪!哦!历史智慧啊!觉得我们比阿兹台克人知道得要多真是太自负了呢——我们甚至连怎么从一个人的胸膛取出心脏都不知道!这事儿阿兹台克人可是专家呢。

首席大法官将同性婚姻案与 Loving区别开来的唯一理由是 Loving没有“改变婚姻作为一男一女结合的核心结构”。但那些当时禁止跨族通婚的州同样认为禁止跨种族通婚是婚姻的核心结构。因为他们认为婚姻的核心部分意味着必须在同种族之间进行——白人必须与白人结婚,黑人只能和黑人结婚——就像正统犹太教信徒相信他们婚姻文化的核心结构就是婚姻双方必须都信仰正统犹太教。

首席大法官担心多数意见是对那些反对同性婚姻的“持平论者的人品进行了攻击”,因为多数意见提到这些人“向他们的男女同性恋邻居造成了‘尊严上的伤痕’”。但是当然他们做的就是这种事,就算自己并未意识到这一点。因为一对已婚伴侣并不愿意别人说他们的婚姻“虽然合法,但仍是有罪的”。多数意见并不是说那些人不可以反对同性婚姻;仅仅只是提一提反对同性婚姻的代价之一,以及质疑一下在禁止同性婚姻的法律存在的情况下是不是应当允许如此表达的理由之一。

与上述观点相关的是,首席大法官的异议简直毫无心肝(heartless)。当然存在着迫害同性恋者的漫长历史,在这段漫长历史中受害者包括奥斯卡王尔德、柴可夫斯基和阿兰图灵。直到最近,许多美国男女同性恋者都怀着巨大的痛苦隐藏自己的同性恋身份,以期免遭歧视。他们珍重婚姻的价值,正如异性恋者一样。他们希望自己领养的孩子能拥有合法身份带来的心理和经济上的支持。他们被异议法官所持的歧视所伤害了。禁止同性婚姻就是歧视。

我简要提一下阿里托大法官的异议,他提到那些禁止同性婚姻的州是想要“鼓励有生育潜在可能的行为发生在长久以来被认为能提供最好的抚养孩子的环境和持久的结合单位之中。”这不可能是对的。禁止同性婚姻的州不是为了去鼓励同性恋者去跟不同性别的人结婚并进而生育。我们国家又不缺孩子。不育的人也没被禁止结婚啊,虽然“不育”这个定义就意味着他们是不可能生育的。更没道理禁止同性婚姻了,毕竟同性婚姻事实上对孩子更好,因为同性婚姻的合法使得同性伴侣收养的孩子(有很多很多这样的孩子)在情感上与财政上都处于更好的状况。

阿里托说,想要禁止同性婚姻的州是在“担忧就此正式抛弃古老的对婚姻的理解,会使得婚姻进一步衰败”。这又是胡扯。为什么异性恋会更少结婚更少生孩子,就因为同性恋也可以结婚并且抚养那些收养来的并且如果不是收养的话会辗转于无数临时领养家庭之间的孩子?

他还说:“今天的决定颠覆了人们决定是否保持或变更对婚姻传统理解的宪法权利”。但为什么要让那些控制了一州的人拥有毫无理由地拒绝自己的公民同胞结婚的权利?阿里托并没有给出答案。

他谴责说“微弱多数的大法官们居然能创设新权利并强加给整个国家其他所有人”。如果投票结果是6-3而不是5-4他是不是就会高兴啦?我们宪法的历史还有最高法院大法官们的历史,不就是常常通过微弱多数的投标结果,创设新权利并强加给整个国家其他所有人吗?

(原载:Supreme Court Breakfast Table2015年6月27,文/理查德·波斯纳,翻译/Brenda)

编者注:波斯纳,即理查德·A·波斯纳(Richard Allen Posner),是美国联邦上诉法院法官,曾任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教授,法律经济学运动的重要人物。)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