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 (2015-07-03)  强文连载 |   2 条评论  4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假期结束送走前妻,我又迎来新的客人——愿与我一同创业的兄弟W君。不过,他这次只是来打前站,还不算正式入伙。

我去机场接他,路上通报了项目进展。

正谈话间收到银行提醒短信:您的卡上转入人民币七十万元整。

我让W君帮忙,给肖茵婷回信:钱收到了,谢谢。贷款一星期后就下来,到账后还你。

她的回信很简短:快签!

“她就是女神?”W君问,“对你真好。”

我笑笑:“我说她是女神,一点不夸张。”

“看来你是真遇到贵人了,这样的女人可不能委屈她。”

“那当然。”我说,“这样的女人百万里挑一,怎么对她好都不为过。”

“那要赶紧娶进门啊!”

“我倒是巴不得明天就办事。”我答道,“主要是她,刚刚离婚,还需一段时间疗伤,重建对男人、对婚姻的信任。我呢,就利用这段时间加紧创业。等事业上了正轨,她的创伤愈合,再谈婚论嫁不迟。”

“现在也可以先在一起生活呀,距离近些更方便给她关心。”

“尊重她的选择吧。”我说,“其实我很清楚,我其他方面她都满意,唯独对事业上还没出太大成绩不满意。尽管她并不是物质女人,可上次因为感动,嫁了个一文不名黑社会,人家利用她几年就把她甩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我不得不面对黑社会给她留下的阴影。我的起点比黑社会当年高,可毕竟跟她还有差距。要想让她完全放心,除非我大富大贵后依然对她一往情深。事实胜于雄辩,现在说得再多也无用,我必须用成功证明自己对她是出于纯粹的爱。”

“看来爱情果真能激发男人的斗志和勇气。”W君叹道。

“是啊。我是切身实践这句话。”

谈话间,我不断并线超车,时而猛刹,时而猛踩。

“没必要这么抢。”W君提醒说,“咱们不赶那点时间。”

我这才意识到,笑笑解释:“习惯了。现在每天都有种紧迫感,恨不得争分夺秒。”

“看出来了。上次在广州,你表情很平和,一脸满足的笑。现在一言一行都露着焦虑。”

“没办法。我太在乎她了,没法淡定。”

“理解理解,只是还要注意安全。”

接W君回到家,老妈已准备了一大桌美味佳肴,静候多时了。

W君与我相识于大学入学第一天。当时我父母送我进寝室,而房里只有他在。他为人热情诚恳,领我们跑上跑下,给父母留下了极好印象;我与他也一见如故。我不打扑克不打麻将,但酷爱下军棋;而W君恰好也是军棋爱好者,常与我彻夜厮杀。大二暑假,W君受我父母邀请,到我家住了一个多月,与我父母相处甚好。此后,父母便视之如亲子。

“人生难得一知己。”那年暑假父亲对我们说,“你俩有缘分,又对脾气,以后要亲如手足。”

从此,我们结为金兰之交。

1998年,一场特大暴雨后发生内涝,而我刚到手的房改房偏偏是一楼。半夜里洪水一点点上涨,很快冲垮了我用沙包筑成的防线。我没辙了,只好打电话向他求援。很快,W君冒雨摸黑,趟着齐腰深的水来到我家,帮我和前妻把电器抬到二楼一空置房中。

眼见刚筑好的爱巢一片狼藉,前妻不禁放声痛哭。我倒不怎么难过,安慰她:“算啦,哭也没用,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W君也打诨道:“是啊是啊,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

前妻这才破涕为笑。之后我找出军棋,和W君厮杀一夜……

后来,我父亲去世,W君赶来为他披麻戴孝。再后来他创业失败,老妈资助他度过燃眉之急。临走,他与我深谈很久,自然言及我的婚姻。

“王佳这个人……”他摇摇头欲言又止。

我当时也一筹莫展,狠狠地吸了口烟:“那怎么办?孩子都快生了。或许这辈子就这样了?但愿做了母亲她能好一点,我妈说女人生了孩子一定会产生爱心。”

“但愿吧。”W君显然不信。

其实老妈这套理论其实毫无科学根据,只是她一厢情愿的幻想加赌博罢了。而结局,必然会输的一塌糊涂。只是,那时我们都还意识不到心理学对生活有多重要……

俱往矣,时间回到2011年5月4日晚间,为W君设下的家宴上。老妈边频频为W君夹菜,边嘘寒问暖,就像一位母亲关心远行归来的儿子。

“你们哥俩一起创业,我就放心了。”老妈眼含泪花说。

“阿姨放心,我跟李杰情同手足;我有创业经验,也有失败教训,一定尽心尽力帮他。”

“李杰别的都好,就是有时爱冲动。我看到了会说他,你该担待也担待点。”

“不存在,这么多年,我很了解李杰。”

饭后儿子到客厅看电视,老妈坐在餐厅里和W君继续聊。我收完桌子往楼道垃圾箱里装垃圾时,赫然发现前妻带来的三七粉和丹参粉在里边。我摇摇头:这对冤家,看样子永无和解之日了。

又想了想,还是不忍前妻的一片心意丢在垃圾箱里,把它们捡了出来。 老妈正在兴头上,没注意到我手中的东西。我把两个瓶子收好,回到餐厅加入讨论。

只听老妈说:“我以前对李杰不满意,并不是他不孝顺我啥的——我又不要他养活。而是他本来是个做生意的好苗子,却被那个王佳弄得每天疲于奔命。他小时候很有商业头脑,全城哪个商店卖啥,价格怎么样,我们大人不知道,他都知道。这是天分啊,可惜被耽误了。”

“是啊。”W君附和了一句,“那时我看他每天过得都累。记得当时我曾跟您说过,看到他我都不敢找对象了——若结婚都这样,确实没什么意思。”

“可不是吗?”老妈叹了口气,“我倒不在乎她会不会挣钱,要能对李杰好点也算;可这个人,真是要哪头没哪头。唉,居然被这么个人害了十几年!”

“不过事情都过去了,现在李杰也准备创业了,也谈女朋友了,您也该高兴了。”

“那是!”老妈这才喜形于色,“听李杰说,小肖是个非常不错的女人,人也漂亮,心眼又善。我见过她照片,打眼一看就喜欢。他俩要能走到一起,我就放心了……”

老妈哄儿子睡了。

我递给W君一支烟,说:“我妈这人,逮着机会就骂王佳,快成祥林嫂了。”

W君笑了笑:“理解一下阿姨吧——憋了那么多年,发泄下也正常。”

“哎呦,你是没跟她待一起。”我诉苦说,“我可是受够了——就那个人,就那些事,翻来覆去说无数遍,说一次气一次。很苦呢这是?好像挺享受这个过程似的。你没见我刚才一言不发吗?我都懒得应了,怕了她。咱们要开4S店,得先找个专家帮她看看。”

W君道:“这事怨不得你妈,王佳以前的表现确实差得出奇。看来老天还是公平的,天堂地狱,都让你尝了。”

我笑道:“看来我命好,遇到的女人个个不寻常。不过王佳现在也还不错,前几天她来,算是正式给我妈道了歉,还给她带了治心脏病的药。可我妈,却把药给扔了。”

“你妈怎么可能会接受她的东西呢?”W君道,“阿姨这种性格,就是超级能忍,一旦忍无可忍就要爆发,再无回旋余地了。以前你也是这种性格。”

“这性格可不好。过于强调忍耐,其实是强迫自己接受错误的东西;可每接受一次,都要被折磨一次。最终必然会失去平衡。我也是这些年才意识到,彻底下决心改掉。现在我发现,人的性格其实是可以改变的,前提是你下决心克服它。”

第二天一早我刚进汽车,女友就打来个电话催我:“猫,今天该签合同了吧?”

“是啊?”我答道,“怎么啦?”

“现在就去吗?”

“下午,约的是下午。”

“好,快签快签!别拖!”她口气中带着明显的兴奋。

“约好的事……肯定不会变啦。”我很奇怪她为何这样急切,“怎么啦?”

“没什么。第三代引擎的事,也赶紧签!”她又叮嘱一句。

“你觉得第三代引擎靠谱吗?”我提出疑问,“本来只是找他们做程序开发,再节外生枝来个第三代引擎,不是又得花一笔钱?”

“哎呀傻猫。”她说,“你根本没估计到它的价值!我敢说,多则2年,少则1年,它绝对让你赚上十倍!这是原始股,你懂吗?”

“可……我还是那个疑问——百度做那么大,用户都习惯了,这第三代引擎……靠谱吗?”

“我问你,你是否觉得它的界面更优化?”

“这点倒是,可…..”

“可什么可,这就是它的竞争力!”她说,“技术总是要推陈出新的,恐龙再大,也要被哺乳动物淘汰——因为哺乳动物更优化。所以,每遇到技术更新时,谁抢在前面,谁就是赢家。”

“问题是,人家百度难道不会推出优化技术?”

“可你能跟李彦宏说得上话么?”

“这倒是,呵呵。”我笑道,“完全不认识。”

“对呀。所以不管百度如何,对你而言没有机会。但这里你有机会,就要hold住。另外Z公司本身就是做搜索的,准备这么多年推出这样一个技术,你不能说它没有一定胜算。”

“我明白了。”我说,“听婷婷的,我赌了!”

“好,下午签约,晚上约H总一起吃饭!”

“对啦。”女友又问,“你公司注册了吗?”

“还没。”

“什么?怎么还没注册呀?臭猫,你办事总慢吞吞的。没注册公司你怎么签合同呢?”

“注册公司不是件简单的事。”我解释道,“注册资本、注册地址、股东结构,我都还没搞定;验资、申请名称,也都需要时间。原本我计划是到年底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才注册的。这不是遇到你,这才把进度猛地提前了。

“哦。那我等会儿问问H总,让她疏通一下,暂时以你个人名义签合同。另外注册的事赶紧办!”

“呵呵,好。我已经约好代办公司了,下午签完合同就跟代办人员见面。”

下午,我来到Z公司签合同。

H总见到我,笑道:“李总考虑好和我们合作了?”

“考虑好了。”

H总吩咐手下把两份合同取来让我过目,我泛泛扫了一眼,觉得没什么异议,就问:“抱歉,我公司还在申请中,现在我还没印章。以我个人名义签署可以吗?”

“茵婷跟我说了。”H总道,“没问题。等你公司印章下来再换正式合同。”

我又翻开第三代引擎合同,心里还是有些七上八下。但既然女友说得那么坚决,那就赌一把好了。于是大笔一挥,签了。

H总微笑着把我签名的合同收好,起身与我握手:“感谢李总的信任,祝我们合作愉快。”

我握了握她的手,问:“晚上一起吃饭?”

“哦,谢谢你们啦。不过我晚上临时有安排,就不陪你们了。你跟茵婷说一下。”

从Z公司出来,我打电话约见注册代办公司的小赵,按他指引来到工商局。他已替我排了半天队,很快就轮到我提交资料。

走出审核大厅,我递给他支烟,长舒一口气。他也深吸一口,看了看我,说:“李总,您长得……真像胡哥。”

我笑笑表示默认。

“真的,越看越像。”他又强调一遍。

“注册的事,拜托你多辛苦了。”我说,“我挺着急的。”

“您放心,我们就靠这个吃饭,一定尽全力。”

“那就好,能多快就多快!”

办完事我直接把车开到女友公司楼下,给她打了个电话。

“你等我一会儿。”她说,“五点半还有个客户要来拜访。”

“哦。”我点了支烟,“那我等着。”

“不过还有二十分钟,我陪你在车里坐会儿。”

两分钟后,她走出写字楼大门,我按了按喇叭吸引她的注意。

她冲我笑了笑,钻进车里。

“事情都办好了?”她问。

“办好了。”

“注册呢?”

“提交了。另外H总让我转告你,今晚她有事不能一起吃饭了。”

“哦,也好。”她表扬我,“臭猫今天表现不错,效率挺高的。”

我笑道:“还不是你催得紧?我发现你还真是成功男人摇篮,跟你打交道想不往前冲都不行。”

“哈哈哈。”她也笑,“拜托别提这个词了好不好?一提我就伤心。我以后一定要改掉这毛病,哼,再不催你了!”

“别,千万别。”我忙对道,“我发现你跟我性格是绝配——我这人多谋寡断,执行力特差,办事总往后拖,这些弱点导致我好多想法只能停留在口头上无法实现;而你正好弥补了我的缺陷。同时,你也需要有个细心温和的男人关心你、护着你、让着你,而我恰恰是这种人。这么多年,我一直渴望身边有个既能让我信任、又能让我敬佩的人帮我提高决断能力,而你恰恰就是这种人。我只能说,你是上帝赐给我的完美礼物,遇到你我是久旱逢甘霖。所以,今后我哪里有不对的地方尽管说,我言听计从!”

“其实跟二年前咱们刚认识时相比,你进步很大了。你没察觉到吗?”她背靠座椅,抬头看着天窗,似乎在回忆当年的场景。

“若说有进步,那全拜你所赐。”

她没有回我,而是继续回忆:“那时你站在我公寓楼下,手就这么挥着,像只招财猫。上了我的车也不看我一眼,直往路灯上瞅。我心想这人什么毛病?既然不喜欢,找我约会干嘛?”

我也忍不住跟她一同回到2009年夏末,初见时那个美好的傍晚:“我是被你惊艳倒了——平时还算沉着,可一见你就心里抽抽脑子短路。”

“现在还抽抽吗?”

“还是。一点没变。”

“完了,那咱俩要在一块儿,你最后不得成习惯性抽抽。”

“哈哈,抽就抽呗,我喜欢。”

“对啦。”她又问,“记不记得咱们还有一个约定?”

“记得——《你是我的天麻鸡》。”

“呵呵,猫猫果真言出必行。”她脸上略微掠过一丝惊喜,“那你完成多少了?”

“到目前二十五万字。”

“写了这么多?什么时候写的?”

“去年咱们分手期间。”

“哦……”她低头沉思片刻,问:“为什么那时候写?”

“因为那时很想你。”

“把写完的部分给我看看。”

“好。”我答道,“但要整理一下。那时写下的,都是咱们交往记录的碎片,还很不条理。”

“继续写。”她轻轻说,“把它写完。”

说到这里她看看表:“我该上去了,你等我一会儿。”

说完她起身要走,我拦住她:“等等,亲一下。”

她笑笑,把小脸往前伸了伸。我轻轻亲了她的面颊,说:“去吧。”

她下车离去,匆匆走向写字楼大门口。望着她的背影,我又想起那两个字:美好。

W君决定正式参与创业,回广州处理善后工作。我送他到机场。因心事重重,我显得有些沉默。

他递我支烟:“感觉压力大了?”

“呵呵,是。”我接过烟点上,“以前是说创业,现在是真创业,感觉很不同。”

“都要迈过这道坎。”他安慰说,“特别是你,体制内舒服了那么多年,现在闭着眼睛往海里跳,紧张是难以避免的。”

我长叹一声:“是啊。最近我从人事部得到消息,今年我们做薪酬改革,从明年起我就拿40万了,加上乱七八糟的福利,也算中高收入阶层了。若是创业,这些也就没了。”

“有舍方能有得。”他说,“但有时,舍了也可能不得。你得考虑好。”

“早考虑好了。一百多万白花花的银子都出去了,怎么后悔?开弓就没回头箭。”

“创业,就得有这种破釜沉舟的勇气。”

我抽了支烟继续感慨:“小时候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边有句话我一直牢记在心——‘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我就是为这句话去冒这个险。”

“有这个想法,你就有一半胜算。”W君笑道,“其实创业跟干革命差不多,都是押上一切,去赌一个理想中的未来。没点理想主义和偏执精神是坚持不下去的。我当年失败就是缺乏这些东西。”

我答道:“理想与执着我倒不缺。我是担心跳下去难免呛水。当然要学游泳呛水是必不可少的,但我不知这过程有多长,也不知呛几口水才能变成弄潮儿。”

“呵呵,既然你已经学会了游泳,就该更有信心。”

“游泳呛水,好歹歇歇也就缓过气了;而创业呛水,多数都直接淹死了。”

“那就更快练技术,争取少呛水;还要多找几个救生员做后备。”W君深吸口烟,“当年我就是呛水淹死的。成功学我不太懂,但失败学我研究了好多年。我在你身边,就是要提醒你绕开陷阱,就像你常说的——风险防范的关口要前移。把导致失败的因素都规避了,成功也就为期不远。”

“那就好。”我要求他,“今后我哪有不对的地方你尽管直言不讳,该说就说,该吵就吵。反正咱俩20年交情,你也知道我的肚量,别怕得罪我。”

“这你放心。我敢舍家别业跟你上井冈山,就是对你有信心。”

与W君道别,我独自驾车返城。路上给银行打电话询问贷款情况。

“这个月额度不够了,预计要等下个月初。”银行项目经理答复。

“那怎么行?”我急了,“咱们约定是这个月七号放款,我借了别人钱,答应别人到账就还的;要推迟你早说啊,我当初就直接跟别人说下个月再还了。这样拖,我会丢了信用。”

“我也没想到分行额度用光了。”银行经理辩解道,“这样,我给您排在第一位,下个月初一定会放款。”

“我要个准时间,说几号就是几号,我好安排事。”

“好,那就1号。”

挂了电话我一阵郁闷:没想到银行也这么不靠谱。怎么办?我答应过女友贷款一到帐就还她,现在出了这情况,责任也并不在我,跟她说明情况她肯定不会逼我。

可问题是:不管怎样,这在客观上都算一次违约。最终我决定:曲线救国,先找朋友借钱还她,等贷款到账后还朋友。

我拨通一位哥们电话跟他说明情况。

“什么?”他口气很惊诧,“钱我倒是有,不过这么点事犯得着这么麻烦么?你跟她说说不就完了?反正她又不是外人。”

“两码事。不管是谁,只要承诺了就不想违约。”

“你也是……”哥们嘟囔一句,“行吧,等会儿发短信告诉我卡号。”

“嘿嘿,谢谢你啦。请你吃日本料理。”

“日本料理就免啦,不过用我一个月的钱,你得给我点利息。”

“哈哈,好,你说要多少?”

“咱俩这么多年交情,多了我也不要,两条苏烟怎么样?”

“没问题!”我高兴地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朋友就通过电子银行转了70万到我账上;我又转到女友账上,之后打了个电话请她查收。

“查什么呀。”电话里她笑,“猫猫不会骗人。”

“那也得查查。我发现银行有时也不怎么靠谱,没准儿被黑了呢。赶紧查,给我个信儿。”

结束与女友的通话,我又约赵民晚上吃饭——他是心理学专家,办这种事少不了他。

“好啊。”他爽快地答应,“我在B大学心理师培训班讲课,五点结束。”

“怎么每次找你,都发现你在讲课呀?”

“呵呵,是。”他笑道,“不上课我吃什么?”

“我觉得你这样的心理专家,该多为劳动人民排忧解难才对。”

“唉。”赵民无奈地说,“现在心理咨询市场还不成熟,真做咨询赚不到什么钱;想赚钱就得办班,收想考咨询师资格的人的钱。”

“那你的学生里真正搞心理咨询的多么?”

“有一些,但不多。多数都跟我一样,办班当教师爷了。”他答道。

“我靠。”我感叹道,“合着全是你们自己玩啊?这么干下去跟传销有什么区别?不行,我要打破你们这种死循环。”

“行啊,晚上见面详细聊吧。”

之后,两人又约定了时间地点。

我先到达约定饭店,点过菜等来赵民,两人边吃边聊。

“咨询师一窝蜂跑去办班,不好好为劳动人民服务,这叫不务正业。”我评论说,“我看过一份资料,美国心理咨询从业人员约30万人,每万人中就有10名心理从业人员;而我国从业人员仅有6万,其中80%集中于教学研究领域,只有1.2万人从事实际咨询。中国这么多人,却只有这么少的咨询师从事实际工作,这完全应该是供不应求才对。”

“你错了。”赵民说,“中国的心理咨询业只能叫刚起步,普及深度不够,市场发育不完善。老百姓对心理健康关注较少,对心理咨询的作用认识不足,甚至有偏见;对自身及他人存在的问题不能意识到是心理问题;也意识不到家庭关系、工作关系以及自身成长、孩子教育等多方面都同心理健康与成长有关。即使意识到,如果问题不是很严重,也不想寻求心理咨询上的帮助。我们咨询师也要吃饭,只能先养活自己,再考虑其他。要是只守着个诊所等客上门,怕是都要饿死了。”

“我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我说出构想,“根据我的感觉,中国需要心理咨询的人非常多。现在正处在社会转型期,教育普及,加上几亿人涌入城市,原有以宗族纽带维系的社会关系被打破。新旧、中外、城乡观念激烈碰撞,导致人们普遍焦虑、压力变大、矛盾增多,急需心理抚慰、支持及解决。所以,我认为这个潜在市场相当庞大。”

赵民答道:“话是这么说,可心理问题一般涉及情感、婚姻、家庭等隐私话题,出现心理问题者往往难以启齿或担心隐私泄露,怯于与心理医生面对面沟通。大多数患者一般会采取自行解决,或向亲朋好友诉说并征得建议。”

“问题是这些人不是专业人员啊?”我反驳,“他们很难提出科学、客观、负责的解决解决方案,反而可能激化矛盾。你看这几年光北京因家务琐事引起的灭门案有多少起?这说明,现实迫切需要一个好的心理咨询平台。”

“不好搞啊。”赵民叹道,“开个咨询诊所必须有名气,推广很费钱的,而且效果未必好。”

“为什么不到网上做呢?”

“到网上?”

“对呀。”我说,“我特喜欢一句话——互联网有无限可能。现在已经是数字化移民时代,网民总数5亿了。我发现一个趋势:大家上网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多问题靠网络解决。你不是说患者普遍担心隐私么?那么通过互联网不见面方式可以最大限度保护患者隐私。”

“其实已经有不少心理咨询网站了。”赵民摇摇头,“可都不是很成功。”

“你知道问题在哪里?”我问他。

“哪里?”

“理想。”

“理想?”

“对,理想。”我肯定道,“心理咨询提供的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产品,而是软服务。也就是因这个原因,在中国这种急功近利的社会,很少有人能静下心来去研究怎样做好这件事,一般都以快点赚钱为目标。可问题是,面对一个需要培养及引导的朝阳产业,你能这么着急么?目光短浅必然导致短期行为,影响行业声誉,也不利于咨询业水平的提高。我就是想静下心来培养这市场,并建立一个专业、严谨并具备公信力的平台。”

“可那要烧多少钱,才能培养出这个市场呢?”

“我在投资圈混,知道一个规律。”我答道,“只要真有前景,有个清晰的盈利模式,钱并不是问题。

“好,即便如你所言。”赵民道,“可你知道,心理问题往往不是通过网聊几句能解决的。很多人的问题要长期辅导,或靠真正的医疗手段解决。”

“我觉得必须分清心理亚健康与心理疾病。”我答道,“亚健康就是有心理困扰的,它大都能经开导解决,网聊、电话也好,都能解决;而人格障碍则是心理疾病范畴,可能需要深度治疗。我们倚靠网络,应明确定位为解决亚健康问题。”

“可那些有更严重心理问题的怎么办?”赵民又问。

“我只做能做事。”我说,“既然是起步,能到哪步算哪步。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现在光亚健康问题就很严重了,能解决它也算功德无量;以后慢慢积累实力,再去延伸到线下,解决更困难的问题。”

赵民点点头:“想法是好,可还是那句话——实现起来有难度。”

“没什么开拓是轻而易举的。”我答道,“若无冒险勇气,哥伦布就不敢远航,也就无从发现新大陆。若能通过我的冒险给人们找到一条通向幸福的航路,也算没白活一世。即便不成功,做个先驱者也算成仁。”

“那我给你个建议。”赵民问,“你我都是研究心理的,你知道淘宝为何能成功?”

“我猜是它的模式——它让千千万万的卖家,通过这个平台实现了创业梦想。”

赵民会心一笑:“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我猜你敢做这事心里就有数,这下我放心了!”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1. #2

    学习学习,研究研究,呵呵

    yun 评论达人 LV.1 3年前 (2015-07-04)
  2. #1

    真的很不错

    大江南北 评论达人 LV.1 3年前 (2015-07-04)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