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10-31)  读书书语 |   抢沙发  27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神仙衣服的款式自然多种多样,但从衣服材质上看,可以分为以下三种:

首先是皮草,这皮草当然不同于我们日常所穿皮草,神仙如果如同我们人类活活剥下其他动物的皮衣穿在自己身上,那也太违天道了,神仙要穿皮衣都是自己造,身体长出来的。东汉的仲长统说“得道者生六翮于臂,长毛羽于腹,飞无阶之苍天,度无穷之世俗。”也就是当你得道,胳膊上就会长出翅膀,肚子上就会长出羽毛——好可怕,那岂不是变成鸟人了。

那怎样才能得道呢?曹丕有首《折杨柳行》开头几句是这么写的“西山一何高,高高殊无极。上有两仙童,不饮亦不食,赐我一丸药,光耀有五色! 服之四五日,身体生羽翼。”也就是说当你吃了仙药,身体的基因就会发生变化,就能长出羽翼来。

神仙都爱穿皮草

神仙这种穿衣的方式十分流行,《论衡》说:“图仙人之形,体生毛,臂变为翼……”说的就是汉代人画的神仙,身上长毛,胳膊变成翅膀,可见这种鸟人的形象深入人心。《山海经》写过一个羽民国,这里的人都长个大长脸(原文是长头,然而头长脸必长)国人就遍体生羽毛,这估计就是一个神仙国。张华在《博物志》里这里的人都飞不远,但是这个国家有鸾鸟,下蛋让他们吃,吃了之后就可以飞行四万三千里。鸾鸟蛋的作用大概就跟曹丕所说的仙药差不多,在最后起着质变的作用。

前秦的王嘉在他的笔记小说《拾遗记》也连写了两个羽人的国家:一个是勃鞮之国,一个是扶娄之国。勃鞮国里的人“无翼而飞,日中无影,寿千岁。”扶娄国的人能变化万端、兴云吐雾,虽然没有明确说他们是神仙,但看这种本领与神仙也差不了多少了,可以将他们等同于神仙。王嘉在另一个故事里写昭王遇见的神仙就是一个遍体长满羽毛的人,这个神仙充当了昭王成仙的导师,为昭王做了一个换心的外科手术,帮助他成仙。

正因为这种理念深入人心,羽衣成了那时候凡人的提升BIG的利器,凡人当然长不出羽毛来,就只能靠掠夺动物的羽毛来做衣服,这其中又以鹤氅最多。最著名的如《世说新语》中王恭在下雪的时候,穿着仙鹤羽毛织成的大氅行走,被没见过世面的孟昶惊呼神仙中人。《三国演义》里诸葛亮出场的时候也是“身长八尺,面如冠玉,头戴纶巾,身披鹤氅,飘飘然有神仙之概”一下子就迷倒了粉丝刘备。

羽衣后来成了神仙的代名词,例如《西游记》里,孙悟空去蓬莱岛请福禄寿三星为自己说情,虽然三星穿的是宽衣大袖之服,但形容他们的时候,吴承恩用词也是“彩雾千条护羽衣,轻云一朵擎仙足”。

为什么这些神仙不穿羽衣了呢?大概因为这羽衣有个缺陷:太暖和。神仙住在“不胜寒的高处。”穿这个也就罢了,但是如果到了人间,又遇上夏天,这衣服就有点不合时宜了。再有钱的土豪也不会三伏天里穿着自己的貂啊。

王嘉在《拾遗记》里说颛顼时,那个全是羽民的勃鞮国有个人就来到中国,但咱们这儿的天气暖和,他们就有点受不了,羽毛就开始掉。

这说明这个神仙的国家咱们北边(要不总不能在南极吧),那生活在南边的神仙都穿什么呢?

有个南方人屈原在诗里写到“被薜荔兮带女萝”就是说穿着薜荔绕着女萝这两种植物,他这诗的名字叫《山鬼》,但从描写来看,她骑着豹子登上山巅,看脚下云散云涌,这分明是一位女神,山鬼不过是她的名字,就跟女孩子叫胜男一样。

《聊斋志异》中有个《翩翩》的故事,主角叫罗子浮,在南京嫖娼嫖得分文皆无,只落得一身性病,在大街上要饭,却不知道为什么被一个仙女看上了,带着他到了山洞里,为他治病,还为他做衣服,仙女所用材料就是芭蕉叶子,最气人的是这仙女还跟他洞房,还跟他生孩子。

蒲松龄在文章末尾也愤愤不平地说:“用树叶做衣服似乎是神仙,但这帷幄戏谑跟凡人一样。”言下之意其实就是愤慨,怎么看上这号人?我这么有才却不来找我?

如果翩翩和山鬼是不是神仙还存疑的话,那我们再来看两个神仙的诗作,一个是吕洞宾写葛洪的:“罗浮道士谁同流,草衣木食轻王侯。”在他的想象里,葛洪就是穿的草衣。另一个是邋遢道人张三丰了,他在诗里写道:“醉跨苍龙游玉宇,闲呼白鹤到瑶京。上天陪得高眞坐,下地能随丐者行。木叶做衣云作笠,神通自在属先生。”他都能骑着苍龙驾着仙鹤四处旅游了,见识不可为不广,他说“木叶做衣”,可见神仙的确是“衣法自然”啊。

跟羽衣一样,凡人对这植物的衣服也跟风。《东坡志林》中说有个医生善于开一道著名的药方:服绢方。就是吃绢,号称神仙药。苏东坡就打趣说,这衣物本是御寒,却要吃,那冷了就只能穿稻草了,常言道吃饭穿衣,这下变成吃衣穿饭了。

苏东坡说穿稻草,其实草编制的衣服不就是蓑衣吗,柳宗元最著名的那句诗:“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首诗让人为之一凛的就是这个蓑笠翁,后代武侠片就常用这样的镜头表现世外高人,而让人觉得他是世外高人的一个关键就是他的蓑衣和斗笠,如果换成“孤舟棉袄翁,独钓寒江雪。”这境界一下子就下来了。

唐朝的张志和也写过一首非常有名有关蓑衣诗,“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这形象太有仙人范儿了,他本人就是个道士,《续仙传》干脆就说他成仙了。

但张志和可不是穿着蓑衣成仙的,他跟颜真卿等在平望喝酒,喝到兴处,就把坐席铺在水上,他上去如同坐船,在水上飘忽一阵,来了一只仙鹤把他接走了(真实情况估计是淹死了)。

他去跟朋友喝酒肯定也不会穿着蓑衣,升天前,也没提他换衣服,估计也是提前换好的。这说明上天赐给他的仙衣并不是他最爱的蓑衣。毕竟嘛,蓑衣这玩意装逼的前提是“斜风细雨”才行,大晴天的穿着就是傻了。即便不是蓑衣,像屈原那样“被薜荔兮带女罗”,独处还可以,如果真的在大庭广众穿这个,大家会以为你是亚当夏娃穿越过来的。

更关键的是如果当了神仙就全身长毛,或者像元谋人一样穿着树叶,诱惑力就大大折扣了,谁还会跟着你去学仙,是会影响信徒数量的,特别是女信徒。

那怎么办?神仙必须要穿高档的衣服。

《神仙传》上有个刘根在山里修行,平常便不穿衣服,身上长的毛有一二尺长,可是每当有客人来,他一坐下,就是身着高冠玄衣——故事里想用换衣服这么快来证明他有道行,但这也透漏了神仙也要照顾世俗的态度,你可以把这些毛衣、植物衣来做为家居服,但对外形象一定是要穿戴跟大家一样的衣服。

不过这一样也只是外观上的一样,神仙衣服材质那可高端的很。

有多高端呢,高端的超出人类的想象。

好多想象力丰富的名家写到神仙衣服的时候不由自主就会用一个词“不可名状”——好得说不上来。例如《汉武故事》里上元夫人的衣服也是“非锦非绣,不可名字”这故事的作者号称是班固,但后来被人证实是伪作,但即便真让班固来写,他虽然能写《汉书》,也不一定能写出神仙的衣服,因为即便是号称最后成了仙的葛洪,在《神仙传》里写麻姑的衣服最多也是“其衣有文章而非锦绮,光彩耀日”,再往下写就是四个字“不可名字”。

或许要说班固是政治家、文学家,不是神仙专家,见识广却不研究神仙,葛洪虽然是研究神仙的专家,却不是政治家,见识太少,所以都写不出来。但唐朝的牛僧孺政治上当过丞相,见多识广,在神怪方面他还有两本“专著”:《玄怪录》,两者兼备。他写起来神仙的衣服也是这个套路,例如我们前面提到的杨敬真的故事,写她的衣服就是“非绮非罗……珍华香洁,不可名状。”《麒麟客》里写神仙的衣服也是“衣服鲜华,不可名状。”

(来源:豆瓣;文/锦翼)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