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年前 (2017-11-08)  新视野 |   抢沙发  267 
文章评分 1 次,平均分 5.0

美国拉斯维加斯枪击事件中,人们在连续射击的枪声中卧倒或者奔逃,号呼转徙。此次事件中,共有59人死亡,527人受伤。据调查,枪手拥有42把枪,其中23把在酒店房间内,19把在家中。

事件发生后,各路大佬都来发声。川普先生在枪击事件发生后不到12小时向全国发表电视讲话:“我们在一起悲伤、震惊和悲痛。这是彻头彻尾的罪恶行径。”

而川普的老对手希拉里女士则发推说:“设想一下如果那个枪手用了枪支消音器,那死亡的数字会是多少。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还试图让买家更容易获取消音器。”“我们无比悲痛、我们有能力也必须搁置政治异见、共同应对NRA、一起努力避免悲剧的再度发生。”

一时间,Twitter和Facebook这两个根本就不存在的网站上流言满天。一会儿说凶手是ISIS下属的狂热信徒,一会说他是白人至上主义者且有反社会倾向。国内的各路媒体和大V在规范的同情表达之后,立刻就切换到自豪模式,感慨还是自家安全。难怪前一阵外国友人都说强盛的中国最安全,已经到了让他们不想回国的地步。

奇怪的美国佬

美国发生枪击案,简直已经成了中国人民在新闻频道里定期收看的固定节目了。

1991年,中国留美博士卢刚在爱荷华大学枪杀5位师生后自杀;

1999年,两位美国高中学生在校园内,射杀了13名同学后自杀;

2007年,弗吉尼亚工学院韩裔学生枪杀33人,丹佛电影院发生的“蝙蝠侠枪击案”中12人死、50多人伤。

恨不得年年枪响、年年流血,但是美国居然就是不禁枪。别说不禁了,更夸张的是,就在这一次,抢劫案爆发之后,内华达州的枪支销售量却出现明显增长。

按照中国群众的理解,这对于那些造枪的企业属于重大丑闻,应该是股票狂跌才对,而事实上,枪支制造股票周一飙涨超过3%。美国东部时间周一下午3点,枪支制造公司斯特姆儒格(Sturm Ruger)股票上涨2.05元,涨幅3.97%;手枪制造商美国户外品牌公司(American Outdoor Brands )股票价格上涨47美分,涨幅3.08%。

别说这种“孤狼”作案为害百姓,就是政要高官,也都深受其害。

1865年,时任美国总统的林肯被枪手刺杀;

1881年,时任总统的加菲尔德任期内被枪手刺杀;

1901年,时任总统的麦金利魂断枪下;

1968年,著名的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遭枪击身亡;

同年,时任总统的肯尼迪被枪击身亡;

1981年,时任总统的里根被枪手袭击,肺部中弹,侥幸生还。

连主编们都快看不下去了:为什么三天两头的爆出各种各样的持枪杀人的惨案,每一次都是伤痕累累、鲜血淋漓,却没有断然举措?为什么上亿杆枪支在社会上流动,居然不采取管控禁止?美国不用反省悲剧、提高治安管理水平的么?

美国不禁枪的原因

饭碗确定枪杆子

现在很多历史和法律的专家,从专业的角度对美国为什么热爱枪支进行了深刻的分析。

但是我们仔细想一想,就会发现,在战争、法律、权利的底下,还有一个层次。用马克思老爷子的话讲,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生产力水平决定生产关系”。

美国是怎么来的?欧洲的探险家开疆僻壤,英国的殖民者去造港施政,最后十三个殖民地揭竿而起才有的。

这些人的生产方式是什么?

恰好就是作为农耕民族的中国人自汉唐以后逐渐遗忘的探索和贸易。在本质上讲,这是农耕民族和商业帝国之间的思维差异。在传统的农耕民族的国度里,稳定压倒一切,人员最好不流动,武器装备一定要销禁无遗,商业一定要被打压,人民群众最热爱的是占据和保有实体的有形财产,比如房产土地;但是在商业帝国眼里,更强调的是流动性,是贸易的渠道和愿景,只要打开门有生意做,我要你的田地做什么。

在探索的过程中,太多的未知、太多的突然,丛林、猛兽、印地安土著的毒箭;在贸易的过程中,太多的欺压、太多的威胁,海盗、酋长、贪腐官员的黑手。在天高皇帝远的地方,要活命、要发展,要把生意做成把钱赚到,光是在胸前划十字可不够,手里还是得有家伙。

贸易和开拓使得美国的人员流动性和分散程度特别高。中国地图上的一条胡焕庸线,道出了36%的国土上聚居96%人口的事实。而美国地广人稀的程度,常常让留学的中国学子们感慨“好山好水好寂寞”。在这种时候,一个人如果指望着有什么事情都等着政府来协调管理,往往就会陷入一个尴尬的鞭长莫及的局面,而实施威胁犯罪的人,可不会坐在受害者面前优哉游哉的泡咖啡等警察来——好莱坞电影里常常姗姗来迟的警察,并不全是艺术作品的夸张。

如果单看每万人的警察配备率,美国的水平是高于我国的。但是如果摊到人口聚居区面积来算,那美国的统治力量可就是太薄弱了一点。

美国不禁枪的原因

那么,这个时候,美国群众面临一个选择,你是要无助的等待青天大老爷前来救苦救难,还是推弹上膛、拔枪开打?美国群众骨子里头对自主权利的追求,很大程度上也都是这种生产和生活的分布方式慢慢造成的。

而许多初赴美国的华人移民,仍然秉承着“一切等警察”的思路,对持枪抱抵触态度,导致他们成为犯罪分析抢劫和袭击的首选目标。而经过洗劫和暴虐的洗礼之后,恰好又是华人,发挥农耕社会团结协作的精神,购置枪支弹药,实现区域联防,在后面的数次骚乱活动中成功抵御劫匪。

2016年,一位华人女性在三名持枪歹徒入室抢劫时,持枪反击,成功击退劫匪,击毙其中1人。而这时,这位女性刚刚购枪才1个月,从此这家华人就成了铁杆拥枪派了。

说白了,就是饭碗决定了枪杆子。

不信任的基因

在美国和英国分家另起炉灶的纲领《独立宣言》里,有这么几句:

“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当任何形式的政府对这些目标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力改变或废除它,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

当时的殖民地,处于英国政府的“合法”统治之下。但是英国横征暴敛的吃相太难看,搞得殖民者们生意都快做不下去了,于是就要闹独立。美国的开国缔造者们要独立,他们必须得给自己找到一个合法性的来由。否则,他们就成了真正的“叛乱”。那如果独立失败,他们也就不能被称为“爱国者”,而只能是叛国贼。

至于美国的开国缔造者之一的托马斯·杰弗逊,简直就是这种暴力持枪观点的狂热拥护者。他说:“如果一个国家的统治者们不被时时警告说,他们的人民拥有抵抗的精神和武器,什么国家能让自由保持下去?让人民拿起武器吧。”然后又扔下一句常被引用的名句:“自由之树必须常常以爱国者和暴君的鲜血加以灌溉”(The tree of liberty must from time to time be refreshed with the blood of patriots and tyrants)。

也正因为如此,美国上到总统,下到普通红脖群众,大都坚定不移的认为,自己持枪,是为了随时对抗侵犯、反击暴政,是随时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战斗而非等待。

这种不信任的基因使得美国群众对各种大小危险都心存戒备。许多中产以上家庭购枪,不仅仅是为了自卫护家,甚至对于各种幻想中的僵尸、外星入侵等等的情况也都做了准备。不少人打造了枪库,还有更狠的,在自家里地下室里修建了末日堡垒,从急救包、发电机、可供半年的饮用水和粮食、各种枪支弹药一应俱全。

所以,对于国人而言天方夜谭的几十支枪,在美国那边并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截至目前,几乎没有哪个美国政客会提出“禁枪”的提议,更多的是“控枪”以及控枪程度上的各种争吵与博弈。他们分歧的落脚点,在于对什么人禁止、对什么人限制,对什么枪禁止、对什么枪限制,像反社会者、精神病患者、犯罪倾向显著的人群,究竟有没有资格获得枪支,或者如何使之获得枪支经过更严格的审核,而不是像在超市里买大白菜那么容易。

归根结蒂是取舍

枪支看起来很危险,枪击案看起来更是吓死人,特别是新闻铺天盖地一播报,伤者流血、家属含泪、抗议群众怒目圆睁,视觉冲击力太强了。

但是我们也应该看看冷冰冰的统计数据。

在美国的土地上,2亿多杆枪在民间,使得美国的人均枪支拥有率达到了90%,全球排名第一。然而,美国的涉枪死亡率却低于南非、巴西和墨西哥,若是在我东土大地上有2亿杆枪散落民间,光是假想一下后果都令人头皮一麻。而且,近年的数据表明,美国涉枪涉武的伤亡还是在逐年下降的。

美国不禁枪的原因

美国5年涉枪死亡人数

更要命的是,每年超过50%的涉枪死亡人数是因为持枪自杀。另外,枪支走火每年致死600人左右。在过去多年,美国发生的大屠杀(没见过世面的美国将每次超过4人死亡的事件均称为“大屠杀”)平均每年死100人左右。与此同时,美国每年车祸致死30000多人。

换言之,遭到枪杀的危险性大概只有车祸致死危险性的十分之一。

美国曾对监狱里的犯人做过调查,问曰:若知道被害人有枪,你还会去犯罪么?犯人们一脸看智障的表情回答说:当然不会,对方有枪啊。他们更倾向于攻击那些没有枪、也无力抵抗的受害人。

确实,如果我们仔细扒拉一下,大多数惨案的发生地点恰好是法律规定的禁枪区域,比如医院、学校、剧场、集会。偏偏在这种区域,守法而不带枪的群众在持枪暴徒面前是没有还手之力的。

在不守法的歹徒面前,守法者不仅需要爱和正义,也需要力量。据推测,枪支的威慑使得几百万人免于暴力犯罪,约七十万人免于死亡。

郑也夫在《文明是副产品》中写道:武器的发明,意外导致了一夫一妻婚姻制度的产生。因为掌握了武器,就意味着部落里的弱者终于有了打破强者性垄断的机会,一夫一妻制度得到了保护。

而1975年出版的《美国枪史》中这样写道:“枪支是秩序的象征和保守主义的图腾”。 对于社会中的个体而言,大多数人毫无疑问是渺小而软弱的。对于他们而言,对持枪问题的态度,本质上就是一个取舍:你是愿意关键时刻把命运抓在自己手里“自负盈亏”,还是愿意把一切希望和责任托付给别人?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明文规定,“管理良好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需的,因此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而美国的50个州里有44个明文保障公民持枪的权利。但是,制定宪法修正案时代的枪支火力,确实与今天不可同日而语。因此,对于美国而言,在捍卫持有武器的权利的同时,如何“与时俱进”的进行调控才是问题。而完全的禁枪从来都不是一个选项。

换言之,商业文明下的美国人民习惯了自己动手捍卫权利。为此,他们愿意扛住这个在统计上并不那么吓人的代价。因为,Freedom is not free。

结语

枪不会杀人,只有人才会。

《孟子 梁惠王上》里那句“是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的诘问告诉我们,数千年前的中国人就意识到了这个本质。当一个个体决心要杀人的时候,有枪或者没有枪,就只是程度的问题。所以,控枪的本质是控人。

但是另一方面,也只有吃饱了饭的美国人民,才会天天担心另一个层面的问题。那就是统治者所能带来的伤害,可能都不会比枪支低。

你看天降伟人,坚持要放大炮仗,搞得地动山摇的,现在全球制裁,经济一困难,弄不好又要“苦难的行军”一把。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那一轮苦难的行军,饿殍数十万,不比枪支来得多?但是,泡菜群众有的选么?

在这种意义上,美国人民正是深深的理解了其中的意义,所以才做出了如此坚决、以至于为我们吃瓜群众所不能理解的选择。

(来源:微信公众号“米筐投资”;文/穆心眉)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