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11-14)  心灵花园 |   抢沙发  12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吃亏是不是占便宜?老实人是不是吃亏?我想讲一讲自己的故事,你来帮我做个判断:

小跟班

1997年7月,我到民航上班。刚到单位就被教育作为新人,每天要早到,到了要打扫卫生,给前辈端茶送水,两餐下楼帮忙打饭。我照着做了,然后发现了一件事情:那些一开始就和我客客气气,坚决不要我端茶送水的前辈,后来都成了我的好朋友,一路上都肯无私地教我带我,提醒我小心国企里的各种坑。他们一开始怎么对待我,后来也是怎么对待我;而那些施施然领受了各项服务的人,他们对我的态度千变万化,随着我个人境遇的高低起伏而随之变化。对于他们来说,并不因为我是我而要占便宜,占便宜是他们的一种天性,区别在于能不能占上而已。

如果说吃亏就是占便宜,那么,在前者身上我吃了什么亏?我是不是占到了便宜?在后者身上我吃了什么亏?所谓的便宜又在哪里?

除夕专业户

等我可以独立值班了,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每到春节一类的长假,同事里就有人提前一个月开始默默一点点调班,把自己从除夕值班的排班上换掉。于是气氛就有些紧张,只要有人在例会上提出调班申请,所有人都会闭目计算,看是不是自己被算进去了。随时会有人提出异议,或者以调班对付调班,局面变得空前复杂。每次调班的纷争过程中,经过各种复杂的计算,把我这样的新人调到大年三十的时候,就像是正确的钥匙插入了锁孔,“咔擦”一声整个世界安静了,再无异议,讨论结束。

如果说吃亏就是占便宜,那么,我除夕值班,而且是连续几年年年如此算不算是吃亏?而我占到的便宜又是什么?加班红包么?

志愿申请者

1998年,香格里拉机场通航。因为本地无法解决民航技术人员的问题,机场运行头几年需要从云南省各个地方机场抽调各种技术人员援建,同时完成本地化运行的培训工作。我的单位也要派人去,每期需要在海拔3300米的中甸县驻扎一整年时间。我知道,这样的差事最后肯定落到我头上,不如主动申请。没想到的是,领导认为我工作经验不足,拒绝了我的志愿申请;第二年又到了派人的时候,因为我前一年申请过而未获批准,形势就变得又有些紧张。有的同事宣布要结婚,有的同事宣布要孩子,而我做了二次申请,这一次,我获得了批准。

在香格里拉的一年,我第一次从头到尾,突破部门界限,观察了航空公司和机场的运行,从空中指挥到机务维修,从客票销售到旅客服务,可以说我是在香格里拉学习的航空业。而重要的是,我原先所属的民航气象部门,人多坑少,和其他部门少有交道,这一辈子升职、转职的机会都不多,是标准的冷板凳部门,只能一路耗到退休。而在香格里拉的一年,我终于可以和其他部门的人打交道,并且因为在艰苦的环境中结下了患难与共的情感。最终,是这些人帮我转职,离开了气象口,作为人才引进新的部门。

最重要的是,我安安静静在香格里拉呆了一年,开始上网写帖子。在那些躺在床上看白云奔马一般掠过雪峰的日子里,我和过去酗酒、打麻将、泡夜店的生活彻底告别,变成了一个能够独处的人,不再因为太阳下山而心头空虚、脚心发痒。而我从那时候养成的上网习惯,一直把到带到了今天。当年在职工宿舍里用33.6K猫联网的经历,打开了通往互联网世界的大门。在彻底离开了民航业9年之后,是那段经历让我能继续在这个社会得以生存,过上了和原同事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如果说吃亏就是占便宜的话,那么,我去香格里拉执勤一年吃了什么亏?又占了什么便宜?

鸡汤?

觉得鸡汤马上要来了?并没有。

我不喜欢“吃亏就是占便宜”这种说法,因为它太太笼统,太模糊,说了跟没说一样,缺乏必要的思考和逻辑。黏黏糊糊地理解世事,就不能清清爽爽地过好人生。今天我讲了关于自己的三段往事,但其实是说了三重不同的道理:

在第一个故事里,吃亏和占便宜没有任何关系。单位里就有人喜欢占你便宜,而且,占过便宜之后会一占再占。从这种事情里,你根本一无所获,你们的地位从一开始就不对等,对方就想着压过你一头。反而是不愿意占你便宜的人,一开始就和你平等相待的人,别人不指望占你便宜,你也别指望占他们便宜,于是你们之间倒有可能彼此帮助,从这种平等关系里双方都受益,结成一种伙伴关系。

所以,这个故事我想要说的是:吃亏是为了迅速找到合适的伙伴,不是为了占便宜。真的信奉吃亏就是占便宜,那无非是在用自己供养这些爱占便宜的人,把自己也变成了帮凶。同时,也让自己处于弱势的阶层。

在第二个故事里,吃亏就是占便宜就是标准的和稀泥。有人聚集的地方,就有人追求私利,就有人想办法践踏规则。但是,中国人往往不谋求技术解决,而是谋求道德解决,找出个人来牺牲掉就算了。这样的话,社会永远无法发育,国家也永远无法进步。貌似一团和气,其实掩盖不住后面的低能与无效。

春节值班之争是利益之争,躲避了除夕值班的人获得了额外的利,那么,就应该用规则来界定和划分利益。后来的解决方案是:春节七天值班,所有人都拿出一笔钱来,划分在每一天里。除夕这天钱最多,随后每天依次减少。愿意多拿钱的人,认领除夕夜班;愿意多陪家人的人,认领大年初七的班。没有人愿意认领除夕夜班,大家再加钱,加到有人愿意主动认领为止。

这需要谁吃亏?这需要谁占便宜?都不需要。谁需要对谁感恩戴德?谁需要对谁恨之入骨?也不需要。利益问题用利益分配方式解决,众人合意就可以执行。利益问题用道德方式来解决,永远解决不好,永远有人不服,永远要鼓励送人头主动自我牺牲,最后,以至于主动牺牲都不再是一种德行的体现,而成为一种对弱者的羞辱,哪里有什么荣誉可言呢?

在第三个故事里,吃亏就是占便宜是一种非常庸俗的理解。简单来讲,换了我的任何一个同事去香格里拉,他们的人生会有任何改变么?真的有大便宜在等待着他们么?不会的。执勤满一年之后,他们会回到原单位,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去。真要信了吃亏就是占便宜,也许会觉得非常懊恼吧?

这个故事的重点不在于吃亏与否,而是在于我是志愿者。也就是说,我是主动去追求别人认为的吃亏,因为在我眼里,那是改变生活的唯一机会。也就是说,我的行动动机不是为了践行吃亏就是占便宜这种理论,我甚至发自内心地不认为那是吃亏。一个人采取怎样的行动,在别人眼里会有不同的理解。但是,对于他自己而言,一定要清楚自己是在做什么,想清楚为什么要做这样的选择。

我在志愿申请去香格里拉之后,台领导找到我,说:“这是你自己志愿申请,回来之后不要和组织提任何要求。”在我出发前的一个月里,每周一全体大会上,我连着四周被点名批评。现在你明白了吗?对于我来说,海拔3300,冬季零下25度,春天严重缺氧,没有娱乐,没有休闲,都不构成任何问题,我想要的是逃离眼前的这个火坑,离这些不尊重我,也不承认我价值的人和地方越远越好。哪怕是在雪域高原上的一个偏僻机场,我在那里吃技术饭,就能够获得尊重和认可。我愿意和大家一起在那里执勤,我们之间就是战友关系。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申请被驳回的一年里,我主动在各个机场出差执勤,把天气报务员、填图员、观察员、预报员的活全干了。丽江机场曾经被我亲手关闭过两次,其中有一次是当着丽江机场站长李鉴的面,下午五点半我就直接宣布因为雷雨关闭机场至次日早晨8点,所有航班取消,地面服务安排旅客返城食宿。那一晚打了一通宵雷,下了一通宵雨,第二天早上7点雷雨停止,机场开放。后来想,如果当晚8点雨过天晴,我估计自己能让旅客给生撕了。

所以,没有什么便宜,有的是你主动做出的选择,以及你承担你选择的后果。自然的,你也就不会觉得是什么吃亏,也不会觉得别人占了自己便宜,你甚至都懒得去分析别人对自己是恶意还是别的什么。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下定决定着手去做了,你已经准备好承担一切后果,吃不吃亏相比之下那是多么不足一提的事情啊!

如果自己想要得到,世界上没有哪一件事情是可以便宜得来的,为了达成自己的目标而做出了付出也不叫吃亏。超越了吃亏和占便宜的概念之外,才能心无旁骛地专注在自己的事情上,也才有可能达成一点点成就。

你不能把没想法、没行动称之为“老实人”,正如我们不能把人生简单理解为吃亏和占便宜的平衡一样。

(来源:微信公众号“槽边往事”;文/和菜头)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