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9-16)  史海拾贝 |   抢沙发  56 
文章评分 1 次,平均分 5.0

晚清同光年间,虽然没有“少年娘则国家娘”、“娘炮亡国”、“少年娘则国家强”、男艺人娘炮说明国民富庶的争论,“伪娘”男艺人红极当时却是事实,考证当时的情景,应该会有启发。

同治年间,“发、捻”剿灭,让四成人口流离死亡、摧毁东南诸省的内战结束。各省自行加收的商业税“厘金”让中央和地方财政都大为宽裕。在战时地位下降的文人们在官僚体系中地位提高,纷纷投身反腐举报,“振纲纪而肃群情”,弹章四出。当时的朝野大吹“中兴气象”。

“中兴”对演艺界的影响,是在意想不到的的角度发生的。新接班的满清皇帝酷爱看戏——慈禧的戏迷身份众所皆知,在母亲的熏陶下,同治帝也成为戏迷。皇帝既爱看戏,那么演艺界的正面导向就不能少。

涉及暴力的、负能量的剧目被禁。“凡淫靡斗狠各戏,均在禁演之列……同治二年内务府之告示两件,一系关于淫靡斗狠者,一系关于奸邪残忍者,均在禁止之列。”“如徽目中之‘逼宫’等戏,久经禁演。至如昆目中之所演‘建文逊国’故事,‘惨睹’、‘搜山’、‘打车’等戏,一并禁演。”

禁令之严,连关二爷都不让演了。有名角曾演《单刀会》,“因违禁官场,非把班主带走不可,经人说项,只将戏子带去责罚,以后各班,皆不敢演关公”。

既然不让演武戏,直男向的武生们相对就不吃香。而且皇帝还对武生格外严苛:“老佛爷非常懂行……武戏少打几下,少翻一下,她也瞧得出,因此常有演员受责的事。”

在此背景下,“伪娘”男旦们大火特火。这些“小鲜肉”的扮相和姿态常比女性还妩媚:“眉月弯环,鬓云雾舞,见之者疑为落水仙姝”,“风姿婉娈,面比芙蕖”。

这些男旦主演的剧目既不会触犯朝廷禁忌,也可以投合广泛的潜在消费者。普通人可以看戏,一心向上爬的官僚可以藉此攀附权贵票友,有特殊需求的整个首都官场也能获得陪酒和陪睡的“特别服务”。

中国古代,演员和性服务者分别不大。不过清朝数次厉禁官员找女戏子:“因与饮酒者,职官照狎妓饮酒例治罪”,“若有不肖之徒,将此等妇女容留在家者,有职人员革职,照律拟罪。其平时失察,窝留此等妇女之地方官,照‘买良为娼不行查拏’例罚俸一年”。

虽然这种禁令到道、咸年间近乎空置,但在“中兴”的大招牌下,要是被削尖脑袋向上爬的监察官僚按律举报的话,官员——尤其是首都官员——的政治生命还是会受重挫。

不管男演员娘不娘,都改不了大清的命运

首都官员的对策是找男旦代替:“京官狎优狎妓,例所不许,然狎优尚可通融,而狎妓则人不齿之”,“都门士大夫筵宴,辄召妙伶侑觞政,盖官箴严肃,一入北里,惧挂弹章,如此既得选舞征歌之乐,又可免挟妓侑酒之讥也”。

如此既有近似漂亮姑娘陪酒的娱乐,又不会被监察官僚抓住违法的把柄。风气之广,完全改变了当时首都餐饮娱乐界的生态:“京师宴集,非优伶不欢,而甚鄙妓女。士有出入妓馆者,众皆耻之;结纳雏伶,征歌侑酒,则扬扬得意,自鸣于人”。“侑酒无歌童,便为不欢”。

陪酒的下一步就是陪睡。在男旦风行的时代,连帝国的至尊同治帝也爱好睡男戏子:“耽溺男宠,日渐赢瘠”。

“同治末,有某伶者,相传曾为上所幸”。

“花旦某,具国色,某御史昵之甚。一日,穆宗召花旦入宫,已数日矣,不令外出。某御史遂折奏‘至尊不应与优伶戏’,穆宗于其折上批:‘狗夺骨头,其言也丑’云云。盖穆宗亦知御史之昵某旦也。”

皇帝如此,下级的官僚就更加不堪。翰林李慈铭在日记中记载一次自己出席同事与朋友饭局时的见闻:众人招来男旦陪酒后,座中一客“丑媚之状不可堪,至与心兰互脱其袴,相为一手出精”,直接在席间与男旦脱裤子,互相进行同性性爱。

同治时男旦的人气度之高,已经达到有政治能量的程度。同样是李慈铭的记载:“昨霞芬言;数日前明善之子巳革内务府大臣。文锡夜宴。恭邸于家招之侍饮……又言前日大学士英桂之弟英朴,以江苏粮道督运至京,邀步军统领侍郎荣禄及左右翼总兵成林、文秀三人夜饮,招霞芬等五六人达旦始罢。”

引文中的“霞芬”,即朱霞芬,是“同光十三绝”之一,当时京城名重一时的旦角。对于李慈铭这样的小官来说,与当红男旦的交往,除了耳目享受之外,还有官场信息的透露。“霞芬”两天内的工作场合,从王公府邸到枢相庭院,无所不至。闲谈中泄露的小道消息,都是小官僚从正常渠道永远无法获取的高层动向。

帝国的最高层能捧出“伪娘”男旦独霸戏坛的局面,也能改变这种局面。光绪中叶前,清法、清日战争皆大败。为导向舆论,制造阳刚精武的气氛,太后和皇上改追武戏,之前被禁演的关公戏被宫廷力捧。

各种关公戏目中,皇室尤爱“关二爷临凡,荡魔擒妖”的《青石山》一剧。该剧是清末紫禁城内“关公戏”演出频率最高的一出。根据档案记载,光绪十九年后,各节庆上演的“关公戏”共22次,其中《青石山》登台11次,《战长沙》和《临江会》加起来11次。

受朝廷的舆论导向,晚清首都的民间戏曲活动中,《青石山》同样占重头:“梨园老例,向以《青石山》为吉祥戏。每值新春元旦,以武剧言之,必系《英雄会》,大轴必为《青石山》,盖沿习久矣。”

关公戏流行之广,以至于庚子拳乱时,进攻洋教堂的和尚全副“关二爷打头”:“携青龙刀一柄,春秋一部,骑赤兔马往攻,入阵便中炮亡”。

回看这段历史,可以发现两个结论:

第一,在中国,大众审美从来不是大众的权利。“上面”爱好什么,“下面”就不会讨厌什么。

第二,演员娘不娘,和国家强不强没有半点关系。“伪娘”风行戏台,无补于甲午丧师。“关圣”风行戏台,也难挽救庚子国变。不管戏台上火的是大胡子直男还是小鲜肉,都改不了大清的命运。

(来源:微信公众号“大唐雷音寺”;文/袁榭)

编后语:灯泡亮不亮,关键在于有没有通电。至于有没有擦拭灰尘,有没有爱惜,甚至心诚不诚,关系都不大。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