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11-16)  光影赏析 |   抢沙发  199 
文章评分 1 次,平均分 2.0

理由

整个2018年的国产电影里,关注小人物命运,质量过关,叙事在平均水准之上,让人笑中带泪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在8月份之前当数《我不是药神》;在12月份之前,可以再加一部《无名之辈》。

犯罪

中国电影近年来在犯罪电影这个特定类型里走得比较远,导演和编剧似乎在其中找到了灵感的出口。个人欲望和现实发生冲突,犯罪变成了最具戏剧性的表达方式。而不同的导演和编剧,也从罪行出发,发展出了悬疑、惊悚、喜剧、黑色幽默等等不同的变体。《无名之辈》是一部喜剧,但不同于逐步滑向闹剧的中国喜剧片,那些因为和现实发生冲撞而显得滑稽可笑的欲望,在镜头下都值得人认真对待。喜剧挠心,闹剧挠脚。

《无名之辈》观后

结构

炫技总是难免的,因为人总有野心。无论是导演还是编剧,近年来对剧作结构的追求从未停止。表达简单可能吃力不讨好,追求复杂则让人对技术水准一望而知。所以,剧作上的环形结构、多线叙事变成常态。《无名之辈》是多线叙事,导演和编剧的野心是要描写一群形形色色的人物,因为林林总总的欲望,在生活里跌跌撞撞四处摸索,最终所有人的命运汇聚成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河。总之,就是不想做民乐独奏,而是要做一场交响乐,把观众送上华彩乐章的高潮。

副线

《无名之辈》的副线故事都极其精彩,人物塑造也都极为扎实。在非常有限的几场戏,几句台词里,就能做出一个非常可信的人物,让观众对他的欲望、处境和行动产生兴趣,保持理解和同情。所谓精彩的小人物,就是精彩在他们鲜明而独特的性格,明晰而强烈的欲求,以及超乎观众预料但是又符合他们身份地位的行动。有些小配角,除了全片里被反复殴打之外,基本没有几处正脸,也没有几处台词。但就靠那么一两句台词,一两处表情,整个人物都能立住。

章宇

如果在《我不是药神》里你记不住“小黄毛”,那么,这一次在《无名之辈》里你绝对不会忘记章宇扮演的“眼镜”。人们总喜欢拿演技说事,在我来看,演技就是个蛋。王传君演技好不好?那你是记住了他在《罗曼蒂克消亡史》里和人比脚大的小瘪三,还是记住了他在《我不是药神》里那个卑微懦弱一心求活的小知识分子?没有用的,真正演技好的演员,因为可以演出千变万化的角色,反而名声不显。人们口中所谓的“演技好”,本质上无非是说:每隔十年二十年,大众会喜欢某一种类型,某一种气质的角色,而有的演员刚好能满足这种需求,他们只需要演这一类角色就好了。他们若真的能演各种反差极大的角色,人们反而记不住。所谓“演技好”,基本上就是叶公好龙。

想看好演技,《无名之辈》里的章宇会演给你看。他的莫西干头造型,还有满嘴的大话,包括抽烟的姿势,把一个活在社会底层,梦想要“干个大的”,坚持“做大做强”的青年演得淋漓尽致。在这个角色身上,你看不出一丁点“黄毛”的孤僻封闭,那就是“眼镜”,眼镜要出名,要干大事。就像是这张剧照一样,他的想法是一回事,别人看到他想到的可能是另外一回事,让人爆笑不已的也就在这里。顺带说一句,类似这种剧照截图,我个人建议最好不要给半身像,观众会很费解。等到了电影院发现并不是他们想的那样,估计会非常愤怒。

任素汐

任素汐当然是好演员。一部电影《驴得水》让她扮演的女教师在所有观众心尖上拽了一把。只要给定一个密闭空间,只要在这个空间里给足人性冲突,任素汐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给出极强的情感输出。因此,她的表演有极强的感染力,可以轻而易举地打动人心。在《无名之辈》里,充分发挥了她的特长,几场戏她都做到了对观众情绪的精准控制,即便是对戏剧毫无认知的观众,也能够轻而易举地感受到她的演技。

我个人却对此有些担心。无论是最近的《幻乐之城》,还是《无名之辈》,任素汐的表演始终处于她的舒适区。那些她在台上千锤百炼过的技巧,那些经年累月对观众情绪的把握,她已经太过圆熟。这样的表演并不是说不好,她和其他女演员相比已经强过太多,但电影里的角色需要一点点生涩,需要一点点“毛边”,而不是如此圆润精致,让人总是会看出舞台剧的痕迹来,让人总是感觉到各种熟悉。演员完完全全掌控角色,并非观众之福。

潘斌龙

《欢乐喜剧人》常客,春节联欢晚会熟脸,潘斌龙在《无名之辈》里达到了他这些年来的演技巅峰。他和章宇的笨贼二人组合也许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这种类型的经典,为后人试图攀越时制造足够多的麻烦。如果你要仔细推敲剧中两个笨贼的动机,会发现略显牵强,除非智商低到足够程度,否则一个人不可能如此行事。但是,凭借剧本和表演,潘斌龙和章宇两人硬是让两个角色毫无缝隙地渗透进了剧情,让观众相信世间就是有这样的笨贼,就是会如此说话,就是会如此行事。

即便是喜剧角色,即便是配角,他们在银幕上扮演的角色也能如同洋葱一样,一层层剥开。在小人物卑微、愚蠢、蛮勇的外表之后,隐藏了一颗温柔、善良、勇敢的心。无论多么荒诞不经的行为,无论多么荒谬可笑的欲望,看到最后他们塑造角色的内心,还是能赢得观众的同情和理解。什么是人与人之间的友情,潘斌龙给出了动人的回答。

方言

《无名之辈》里的演员基本都说方言,但听不出是哪里的。它介乎重庆话和遵义话之间,能听出是西南官话。其中章宇因为是贵州人,所以台词最为流畅生动。接下来是任素汐,作为烟台人,她展现出了惊人的语言能力,能够学到八成。对于云贵川三省的观众而言,听西南片区之外演员的夹生贵州话可能会让人有点脱戏。当然,也有例外。

在《我不是药神》里演假药贩子的昆明人王砚辉按理说讲贵州话不应该太过困难。但语言的微妙之处就在这里,云贵川三省的方言因为发音类似,所以反而难以学得精准,因为总是会不自觉地带上乡音。在激情爆发的片刻,王砚辉老师脱口而出的是昆明话,让人顿时感觉他是一条埋伏在遵义多年的昆明籍地产开发商。但也因为如此,那些写出来肉麻麻的台词,他念白出来却恰到好处。

都匀

我本来以为这部电影是在重庆拍摄的,但是看到造型独特的桥才醒悟过来,那是在贵州的什么地方。重庆的城市有一种魔幻现实主义的感觉,因此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剧组前往重庆。看完《无名之辈》以后,大概都匀也会热闹起来,那里也是电影的富矿。那里的各种桥,让人觉得新鲜而又亲切,犹如身在不真切的梦中。

音乐

影片里用了好几首歌,我最喜欢的,也是最为应景的,是今天文章开头的那一首尧十三的《瞎子》。据说是根据柳永的《雨霖铃》改编,用贵州话唱出来。注释一下:

好在:舒服,自在,惬意。

难在:不舒服,不自在,不好过。

扎实:实在,确实,的确。

黑巴巴:黑漆漆的

片名

《无名之辈》原名《荒枪走板》,未获通过。我喜欢现在这个名字,谐音梗没品,非常讨厌。

(来源:微信公众号“槽边往事”;文/和菜头)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