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1-20)  七嘴八舌 |   抢沙发  87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11月18日,苏州(太湖)马拉松。

37个国家和地区参赛,选手30000名。

中国选手何引丽,有望夺冠。但她也面临着强劲的对手,埃塞俄比亚的德米塞。距离终点1公里左右,何引丽与德米塞展开了最后对决。并驾齐驱,何引丽略占优势。

突然之间,赛道上出现了一名志愿者,想把一面国旗交给何引丽,但未成功。志愿者不甘罢休,狂追何引丽,未果。

未果不可以,第二名志愿者出现了。直接把国旗塞到何引丽手中。

媒体称:何引丽拿到国旗后,“手足无措”,比赛节奏被打乱。

没法跑了……

马拉松最讲究节奏。

均匀分配体能,协调肢体运动,以达最佳状态。被志愿者这么一搅,何引丽的极微弱优势彻底失去,痛失冠军。

她因此遭到了网民的口诛键盘伐——因为国旗掉落地上。

一名网民痛斥何引丽:

这些人辱国旗,当废纸扔掉,缺教育、先辈用生命捍卫国旗,你中央电视台当全国人民的面扔、自省吧。要不真的跑不了太远。

有人提议:何引丽丢弃国旗,应以国旗法处置。

众多的批评者中,网络认证为”登山运动健将、田径(马拉松)二级运动员、知名运动博主的四川魏静,声音最给力。

她质问何引丽:你的成绩,比国旗还重要?

大V王局志安评述说:

当是否爱国成为唯一标准时,所有技术性的讨论,就全都崩溃了。

他什么意思?

难道说爱国不应该成为唯一标准吗?

难道还有比爱国更高的标准吗?

当事人何引丽,比这位王局志安要清醒的多。

面对批评,何引丽没有推诿强辨,她解释说:我不是扔的,国旗全部湿透,我的胳膊也僵了,摆臂的时候甩出去了,很抱歉了,忘(应该是望)理解。

何引丽道歉了。

这很好,至少她知道,爱国是条不可逾越的线。

在这个问题上没有第二个标准,也不存在第二个尺度!

既然爱国不存在争议,没有第二个尺度或标准。那么,何引丽为什么不放弃比赛,选择虔敬的举着国旗,以示尊崇呢?

这其实就是那位运动博主的质问:成绩比国旗更重要?

实际上问的是:是跑马拉松重要?还是爱国重要?

只有当问题明确化,我们才能正确的分析这起事件。

先来看什么叫马拉松。

是个非常普及的长跑比赛项目——是具体的行为,于参赛的何引丽而言,就是要发挥出最大优势,取得最好成绩。

再来看看什么叫爱国。

搜索引擎上说:爱国是公民必有的道德情操,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传统,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最主要的部分。

这就明白了。参赛马拉松是具体的行为,爱国则是道德情怀。

一个是行为,一个是情怀。一个特具体,一个好抽象。这两样东西,边界内容全不一样,是不可以做比较的。这就好比《诗经》极美,数学也好美。但诗经中的执子之手,把子牵走,与数学中的拉格朗日定理,不能搁一块比较。

不在一个频道上,不在一个维度上,不在一个语境里,不在一个赛场上。

终于可以回答运动博主的质问:是何引丽的成绩重要?还是国旗重要?都重要!

但何引丽在参赛,她负责跑出好成绩,体现国人运动风貌。她的成绩,就是如火的战旗!你闲极无聊坐一边,别添乱就是爱国!

现在我们终于知道,大V王局志安错在哪里:爱国没有第二个标准,这是没错的。但哪些行为是爱国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

对参赛选手何引丽来说:发挥最大潜力,跑出最好成绩,就是爱国。

对前后夹击、干扰何引丽节奏的志愿者来说:拦下何引丽,让她从自己手中接过国旗,披着国旗夺冠,军功章上,就有自己的一半。

对痛斥何引丽的网民来说,何引丽的成绩,跟自己有个毛线关系?她没有按自己的预期行事,就该痛斥究责。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爱国的。但评价标准,都是以自己为中心,以自己的行为为尺度,才会争执不断。

国旗比成绩重要?

爱国既然是道德情操,那么就是抽象的,难以衡量。但当爱国落实在行动上时,就会分出主次轻重,就有了假装爱国,与真爱国的区别。

最底层的爱国,是不做奸犯科,不危害社会

如果一个人,一边杀人放火,一边抢劫抢夺,嘴上还说自己爱国,连他自己都不会信的。

爱是一种保护的力量,干出危害行为,铁定不是爱。做奸犯科,危害社会的爱国,是假爱国。

爱国的第二层,是不违法,不祸害别人。

违法行为还没有达到犯罪的量级,同样也对社会造成了损害。诸如滋事扰民,在公车上抢夺司机的方向盘,倒地碰瓷讹人钱财,高铁或飞机上强占座位,干出这类事儿的人,也有以爱国者自居的。但他们的爱,不比犯罪分子强多少,最多只是凑乎着爱,爱的质量粗糙低劣。

爱国第三层,是尽到一个公民的道德责任。

遵守交通规则,公共场合不吸烟不喧哗,尊重女性爱护孩子,不打架不斗殴,不在网络上使用匿名敲击污言秽语,诸如此类。

还有就是对情感负责,不做渣男。妻子面前做个好丈夫,子女面前做个好父母。隔壁老王不在家,就别老半夜敲人家门了。做到这一步,算是人兽无害,说自己爱国也算无愧于心。

爱国第四层,尽到自己的社会职责。

比如说苏州马拉松的组织者和志愿者。大赛有规程,国际有惯例,志愿者的职责就是服务赛事,而不是冲到跑道上去干扰选手,不是抢戏。

爱国的最低要求是尽到社会职责,你连职责都没做到,爱的是哪门子国?

再有那些参赛的选手们,多数没机会夺得名次,只是陪跑而已。但他们参赛,就已经尽职尽责,就已经体现出了运动精神与国人风貌。做到这些,同样是国之傲骄。

爱国第五层,优秀。

就是发挥自己的天赋,成为社会中坚。比如说何引丽,她把自己的天赋发挥出来,冲刺冠军。只要她努力了,尽职了,无论是冠军还是亚军,哪怕是没有名次,都是为国争光,都是我们共同的荣耀。

对一个人行为的评判标准,不能逾越出他的社会职责。这是衡量一个人是否爱国的真正尺度,也是评判者智力是否正常的基线。

沙场之上,有冲锋陷战的士兵,有守护战旗的旗手。

号角已吹响,敌军在呐喊。你却拦着士兵不让人家冲锋,还理直气壮的喝问士兵是冲锋陷战重要?还是战旗重要?信不信把你脑壳打成筛子?

何引丽弃旗疾奔,一点错也没有。她的战场是赛道,她在冲锋!她在陷阵!成绩就是她心中烈烈飞扬的战旗!

真正的爱国,是在你的战场履行战士的神圣使命。

输或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矢志进取的精神。任何抢戏或是跑题、又或以自己的标准为唯一衡量线,强迫他人偏离社会职责的,都不是好东西。不是坏,就是蠢!

道德绑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以低劣的道德强行绑架崇高的道德。

优秀运动员何引丽,遭遇到的是低劣道德的绑架,他们强制何引丽偏离一个优秀运动员的职责,去满足他们的庸常道德感。他们的道德,任何人都可以触碰得到,太低。

而何引丽的道德,他们终生难以望及项背。

所以我们看到的,不过是一场假道德之名的恶性竞争,那些没有能力在赛道上与何引丽一较高下的人。在一个极低的维度上,获得了快感。

一个人的最低道德是友善,不危害社会。其次是诚信,以为立身之基。再次是在自己的职责范围以内,做出成绩来。——此三者之上才有资格言及爱国。

法律是社会的行为规范,道德则是我们心中明辨是非的线。道德的价值在于责已,而非责人。但当一个人能力不堪的时候,就会把责任转嫁到外界,这时候他们口中的道德,就成为攻击别人的利器。阳明先生说,人皆有良知,但当我们不是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不是成为人生的优秀运动员,却阻拦别人的奔跑时,此时我们良知尽泯,只有对别人貌似义正辞严实则色厉内荏的苛酷。但我们能够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的心。我们的心在告诉我们,只有那些疾奔在自己人生路上的人,他们才是赢家,才是胜利者,才是真正的爱国者。而那些以各种名目带偏节奏扯人后腿的人,最终只能收到满心凄凉,一地鸡毛。

(来源:微信公众号“雾满拦江”;文/老雾)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