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月前 (01-10)  七嘴八舌 |   抢沙发  13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备受关注的张扣扣故意杀人案一审宣判,无悬念,故意杀人罪成立,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张扣扣对判决结果表示不服,当庭表示上诉。邓学平律师的一审辩护词写得相当精彩,引经据典,声情并茂,文采斐然。从创伤后应激障碍说起,到古代传统的孝子复仇不为罪,然并卵,没有用,律师这种辩护策略显然是不走寻常路,法庭上讲故事,动之以情,而非摆事实、讲道理。诉诸伦理和情感打动,这在英美法系的陪审团制或许能有效,甚至翻盘,因为判断有罪无罪的陪审团都是普通公民临时担任,容易唤起情感共鸣,例如辛普森杀妻案,调动了黑人陪审员巨大的种族受迫害情结。但中国是大陆法系的职业法官主审,法庭辩论只看事实证据和法条依据,只能严格依法判案。所以,律师这是写给网民看的,网民热泪盈眶,法官铁面无情。

张扣扣案,和于欢案、龙哥案一样,又变成了网络上的一轮站队、互怼和狂欢。我早说过,这种公众关注案件都是吃瓜,如果不全程参与审理,阅读全部案卷,对全貌是很难窥一斑的。没有事实依据你的情感宣泄有啥用?有句话,这个世界上最不值钱的就是你廉价的正义感

在中国这台巨大的司法机器运转下,基本不会有意外。“创伤后应激障碍”啊、“恋母情结”啊、“孝子复仇”啊,在法律上这属于杀人动机,而现代法律并不关心动机,因为动机太主观,法律制裁的永远是行为。基于善良的动机去杀人、去盗窃,是侠士,是义贼,但历来法无宽宥。剥离了道德情感色彩,客观事实上张案基本上可以确认是一起恶性复仇事件。除夕之夜连杀三人,还放火烧车,死刑难逃,很难刀下留人。

很多人说以孝杀人,比照于欢,可悯可赦。且不说古代以德治国,现代依法治国,从具体案情上论,于欢案至少是现场辱母复仇,认定防卫过当,张扣扣是中间隔了22年。22年前母亲被杀推定是司法腐败,村匪恶霸,但可惜缺乏证据支持,即便有其实对本案从宽也用处不大,恶人也有人权,也不能说杀就杀,草菅人命,那是水泊梁山的正义。而现代法治严禁私力复仇这种“民间自然法”,否则,社会上每个成员都有自认合理的充分动机去杀人,以义杀人,杀了白杀。张扣扣认为22年前的案件不公就私力复仇杀王家三人而轻判,未来王家的后代长大了,也认为张案不公,再以暴力杀张家三人偿命……如此冤冤相报,民间复仇,暴力将永无尽头,秩序将土崩瓦解。所以,现代法治社会,无不严禁复仇,公权力一次性截断冤冤相报的仇恨链,这就是依法治国的精要。你可能直觉上认为这种法治与道德情感悖离,但这是维系社会秩序所必需。

培根说,复仇是一种野蛮的正义。张扣扣,其情可悯,其罪难恕,惟愿此案能唤醒司法正义之权威,愿公平如洪水滚滚,使公义如大河滔滔,方能杜绝类似悲剧不再重演。

(来源:微信公众号“毛有话说”;文/老毛)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