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5-24)  七嘴八舌 |   抢沙发  58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好好掰扯一下武术的前世今生。

点穴大师吕刚不到四十秒钟被打的满脸是血,鼻梁骨折,大家都看到了;太极宗师陈小旺给大力士龙武塞钱让他假装推不动自己,大家也知道了;太极大师王占海找橄榄球运动员上电视台配合造假的新闻,大家也了解了;央视真功夫曾力捧的太极雷雷被十秒钟KO不起,也把大家逗乐了;至于混元大师马保国临阵比赛时拨打110救命、咏春丁浩被徐晓冬打的满场翻滚、咏春堂总教练余昌华被拳手熊呈呈一条胳膊打的跟狗一样,事后却辩解自己没吃饱……这些事情不胜枚举。很好,这就是武术大师们的今生。

那么他们的前世呢?简直一样一样的。

众所周知,民国时期是武术发展的一个巅峰,各门各派大师辈出。从民国时期的1921年开始,中国就屡次组织当时的武术大师前往泰国挑战,共计几十余次,几乎无一胜绩,皆以惨败而告终。比如闻名大江南北的鹰爪名师陈子正(当时执教于精武会)出战泰拳师"高原虎"乃央,三招即被乃央踢中下巴昏倒。苦练太极拳15年的大师胡胜出场40秒,结果被泰将巴越一记右肘击中太阳穴,顿仆地昏倒……此等种种惨状,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流泪。这都是公开的历史资料,大家可以自行上网搜索。

而让人第一次通过视频直观地感受到大师“神功”的,应该是1953年香港的白鹤拳大师陈克夫挑战吴式太极拳大师吴公仪的一场比赛。在当时,这两位皆是名满江湖的人物,尤其是练太极拳的吴公仪,名气很大,号称“从北至南未逢敌手”,俩人因为在香港开武馆的原因结下梁子,于是约好公开比武,记者全程摄像,便就有了这作为见证的一幕。

就是这段视频,陈克夫VS吴公仪,你能坚持看两分钟算我输。欣赏过这两位大师的比赛,我敢保证,我家门口卖水果的张婶能分分钟把他俩给KO了。

1928年10月,民国第一届国术国考在南京举行,参加选手有400多名。当时《申报》对此进行了连续报道,如比赛第三日,出现选手“孟唐春失败不服,猛咬与赛者之面,鲜血淋漓”的场面。在这次国考中,很多时候,都是两名选手缠斗许久,甚至出现搂抱滚地的局面,观众们对武术的浪漫化想象完全被打破。就连冯玉祥都感慨道,真实的武术打破了自己的幻想。

而近百年过去了,脑残粉们依旧沉浸在意淫大梦里不可自拔。

面对武术大师的各种败北,依然会有人如此辩护:“其实古代的武术是很厉害的,到现在只是失传了而已”。这应该是武术大师们能拿来用的最后一条遮羞布了。我就不明白了,中华几千年历史,什么都传承下来了,书法、绘画、音乐、舞蹈、建筑、烹饪、陶瓷、农艺、围棋、杂技……就唯独武术没有传承下来?

有的人会说,如果传统武术不行,为什么中国古代人打仗那么厉害?那罗马军团打仗更厉害呢,还有那希腊勇士,“斯巴达三百勇士”都看过吧,三百个人硬怼好几万,你说屌不屌,难道他们也练过中华武术?还有那匈奴人、突厥人、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三番几次驱兵南下,屠戮中原,勇猛无比,难道他们也练过中华武术?

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传统武术跟古代战争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武术也根本无法服务于战争。军营武艺,跟所谓传统武术相去十万八千里,南宋军事家华岳的著作《翠微先生北征录》里写过:“军器三十有六,而弓为称首;武艺一十有八,而弓为第一。”看到了吗,是弓,远距离攻击性武器,这就跟现代军营里对枪的重视是一样的。

说到这里,肯定有人要拿明朝“少林武僧组团打倭寇”说事了。咱先姑且不论少林武僧练的是不是达摩传下来的印度功夫,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尽管少林武僧们的爱国精神值得钦佩,但在抗击倭寇的战役中几乎全军覆没。那些什么少林鹰爪功啊,大力金刚掌啊,统统没用,人家倭寇“长弓重矢,近人而发”,就是简短的远近组合,就把武僧们团灭了。

后来明军将领俞大猷看情况不对,就去了少林寺看看什么情况。少林寺的僧人一开始还自信满满,给他各种花式表演,俞大猷一看说你们这是什么啊,简直就是瞎胡闹嘛。那些和尚还不服,结果被俞大猷一人单挑了少林寺的所有高手……最后还是俞大猷临走的时候,教了他们几招军队里实用的棍术,才让少林棍法直到今天都有吹牛逼的资本。

千万别以为武术是到了现代才没落的,它在古代就是这个样子,既不能用于打架斗殴,也不能用于战争军事,仪式远远大于内容。官府对此也心知肚明,所以选拔“武举”的时候,除了笔试之外,还有“弓马刀石”四门科目:步射、骑射、开硬弓、举石锁。说白了,就是射箭和体能。这些军事素质,跟所谓的传统武术八竿子打不着。

明白了吧,武术根本就没有失传,你们现在看到的,就是它的本来面目。

这时有人会跳出来拿散打说事,但可惜,散打也救不了武术,它跟传统武术也没什么关系。散打出现于八十年代,它建立的基础是现代格斗体系,并且散打刚出现的时候,还招致了很多武术家的不满,认为这属于一种“拳击加腿”的运动,对其颇为瞧不起。为了测试散打的实战性,中国武术研究院当时还搞了一场比赛,让民间武术高手与散打运动员过招,结果往往是刚一个照面,民间高手就被干晕了。也就是从那以后,各武术流派再也不提挑战散打这茬。现在把武术散打合成一个名词了,只是为了能面子上好看点而已。虚荣心这回事,你懂的。

所以,我们看到的一个事实是,自从有记录以来,只有职业拳手干翻武术大师的例子,你能找到武术大师干翻职业拳手的例子吗?一个都找不到。

其实验证一个流派能不能打,很简单,就看格斗擂台上有没有它的身影就行了。就像那些一掌把人推飞几十米的武术大师,去征战K1,UFC这些职业赛事,既能拿到巨额奖金,又能扬我国威,何乐而不为?但一到这种情况,这些人就会换另一套说辞了:传统武术博大精深,出招狠辣,那些格斗比赛都有规则限制,不能击打裆部,怎么让人发挥……好像这些大师们练武几十年就瞄准人家裆部了,一不让打裆,就歇菜了。

还有些人喜欢拿死去的人做文章,比如霍元甲。我真的不想再去翻历史了,因为历史真的太残酷:你所熟知的霍元甲的那些事情,都是人们编出来的,你知道吗?

武术到底能不能打?

坊间流传霍元甲打败过俄国“大力士”卡洛夫(或译为斯其凡洛夫)、“西洋大力士”奥皮音等,都纯属子虚乌有。那个所谓“大力士”,只不过是西洋马戏团的卖艺人员,而且两人也没有交过手,这都是有据可查的历史事实!至于日本人因嫉恨霍元甲武功而下毒之说,亦是传言。据陈公哲回忆,霍元甲原本就患有咯血病,他是死于旧疾。对于霍元甲的死,姚联合在《霍元甲是被日本人毒死的吗?》一文中,有过详细阐述:

“当年一队日本柔术家到上海表演(并非比武切磋),霍元甲受邀观看。看了柔术表演后,霍元甲即时兴起,上场展示中国武术,(据闻当年才40岁的霍元甲已是一个病入膏肓的人)可能当时太兴奋,用力过度,引起旧病复发。有一位名叫秋野的日本医生在场,见状立即对霍元甲进行急救,但可惜霍元甲的病情危急,加上现场医疗设备有限,在送往医院途中去世。他的死因是急性肝肾衰竭,并非中毒,死因报告仍然保存在上海红十字会医院内,可供查证。”

除了霍元甲之外,还有那些黄飞鸿啊,陈真啊什么的,都是编的。写到这里,我挺抱歉的,把你们的意淫梦打的稀碎。

如果研究传统武术,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各流派一说起来就是我祖师爷如何如何厉害,祖上留下的秘笈如何如何牛逼……乍一听个个都是超级赛亚人。为什么呢,因为大家谁也不能证伪,就可了劲的往天上吹呗。为什么这些牛逼人物现在都销声匿迹了?很简单,因为人类发明出了“摄像机”这个玩意。

如果不是被摄像机录下来,前面那个泼妇打架似的陈克夫VS吴公仪,能被人说成火星撞地球你信不?

但不管有多少如山铁证,你总是唤不醒一些沉浸在意淫梦里的人,他们始终相信着“高手在民间”。他们丝毫不了解格斗体系,却愿意去相信在高山峻岭之中,在无法开展任何系统性训练的地方,隐藏着一个一身武功的老头。他一出手,就天下无敌。他们也不去思考这老头的一身神功是怎么练出来的,仿佛他打娘胎里生出来的时候就应该这样。

多么强大的意淫心理啊。这让我想起了电影《东方不败》里那句让人喷饭的台词:“你有科学,我有神功!”

其实,对中国武术和中医的评判方法其实很简单,对中国武术就是拉上擂台实战;对中医就是“大样本随机双盲对照实验”。除此之外的所有“思辨”、“历史”、“研究”都是自我意淫、装逼和诈骗。

当然,我并不是说武术不能打,就没有传承的必要了。就像京剧、书法一样,它是一种民族文化,也是一条精神脉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是值得传递下去的。但你非要说它能打,它天下无敌,这就是蒙上被子放屁——自己吹自己了。

我每次批评武术不能打,就有人说我是汉奸卖国贼。这我实在不能忍。

如果提出批评就是汉奸的话,那鲁迅是最大的汉奸,因为他只有批评;如果正视自我差距是卖国贼的话,那林则徐是最大的卖国贼,因为他是睁眼看世界第一人。在那个中国落后的时代,无数仁人志士痛定思痛,赴海外留洋,学习先进技术以振兴中华——这些人,在脑残粉的眼中,恐怕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汉奸群体了。

脑残粉有一个很奇怪的逻辑:别管武术怎么样,你就是不能说它不好,哪怕它跟广场舞没区别,也不容你亵渎半分。这种逻辑像种子一样扎根在脑残粉的脑子里,你千万别跟他们说什么“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他们听不懂,也不想听。这些人就像得了狂犬病一样,随时准备扑上来撕咬。

但这是一个开放的时代,任何谎言都会落幕,任何假象都会戳穿,所以我真觉得脑残粉不适合生活在这个时代,最适合他们的是晚清,那里才有他们狂欢的土壤。当八国联军的坚船利炮对准紫禁城的时候,那些大臣还在鼓吹“以道德为甲胄,以礼仪为干橹”,认为拿着四书五经就可以退敌了。还有那些义和团,他们的口号简直是喊出了这些脑残粉的心声:“神功护体,刀枪不入!”

那真是一个脑残们的辉煌年代啊。

除了不敢睁眼看世界外,脑残粉还有一个特别“反智”的逻辑:今不如古,新不如旧,永远是祖师爷最牛逼,他们能一个打十个,哦不,打一百个。这些人仿佛没有接受过最基本的常识教育,根本不知道时代是在进步的,你变我变天变道亦变,所以严复才会作《天演论》。但脑残粉不信这个,他们否认天演,否认进化,特么的人类都是女娲一鞭子甩出来的。什么人类进步,社会发展,都是放屁,赤兔马比保时捷快多了。

这种人往往文化水平都不高,看本《故事会》都能当成真的。他们不明白传统武术并不能代表中华文明,否定武术也不等于否定历史。相反,中国历史上每一次文明大放异彩之时,都在兼容并包,与时俱进。比如盛唐,吸收了印度的佛法、龟兹的音乐、西亚的冶铁……无论在文化和艺术上,都充分地吸收了异国文明,才有了中华历史上最为绚烂的一页。

说回近代武术,日本空手道也曾惨败于泰拳,但他们没有故步自封,反而痛定思痛,创建了实战流派“日式踢拳”,培养出了魔裟斗、佐藤嘉洋这种超一流世界冠军。而我们呢,“我之所以输给你,是因为我没有使用内力!”

有短处并不可耻,可耻的是不敢正视自己的短处,还千方百计的想去掩盖,这不仅可耻,而且恶毒!中华武术流传了那么多年,本来也有希望与现代接轨,大放异彩的,但就是因为有这些固步自封的“大师”,以及为大师们疯狂洗地的意淫狂,才堕落成了今天这个可笑可恨的局面!

所以,请大家摸着良心说一句:到底谁才是汉奸卖国贼?

(来源:微信公众号“欧阳乾来也”;文/ 欧阳乾)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