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06-10)  浮世绘 |   抢沙发  44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巴菲特坐在牛排馆里,等那个约他吃饭的,叫朱晔的中国男人。听说他是做网游的,跟自己共进午餐的这个机会,他是花235万美元买的。

可是现在,他迟到了,因为他正忙着接受采访,忙着告诉媒体,等会儿跟巴菲特吃饭的时候,他准备要聊点儿啥。对于这种忙于接受采访的行为,巴菲特先生十分理解,告诉媒体自己准备跟巴菲特聊点儿啥,比真的跟巴菲特聊点儿啥,重要多了。

如果谁说这是一场商人的聚会,巴菲特一定不同意,这分明是一次行为艺术家的碰撞,艺术到细节里那种。

比如有采访问朱晔,竞价的最后二十分钟很激烈吧?朱晔淡淡地说,“也没有啦,因为我们公司天神娱乐的股票代码是002354,我就直接把价格标到了235万美金,后来也没什么竞价的”。

饭,朱晔是带着媳妇儿、邀请了一众朋友一起去吃的。除了媳妇儿在朋友圈全程直播了吃饭的过程,两口子还特意去上了档访谈节目,人工回放了吃饭的过程。毕竟,吃得太满意了。

朱晔的媳妇儿对着镜头眉开眼笑,“就是一个特别慈祥的老爷爷”。讲真,这样的评论对于巴菲特十分不公平。人家干的是个闺蜜的活儿好么?

吃饭的全程,巴菲特都在用心安排大家干一件事——拍照。这个慈祥的老爷爷拉着朱晔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凹各种造型——执子之手的,四目相对的。

他还在朱晔带去的一个做金融的朋友耳边摆出一个悄悄话的姿势,就像他当年摆给段永平的那样。虽然是个老姿势,但是经典啊,大家依然很受用。朱晔对巴菲特的摆拍技能赞不绝口,“他会摆出不同的pose,去引导你跟他一起拍照”。

帮人在心理上值回票价最重要的一步,就是一张“到此一游”的照片。

每个跟巴菲特吃完饭的人,都说“值啊,太tm值了”。

巴菲特到底跟他们说了啥?江湖上流传着这样一些,巴菲特告诉他们的道理。

2006年,巴菲特跟段永平说,“不要做你不懂的东西,不要做空,不要去借钱”。

2008年,巴菲特跟赵丹阳说,“如果你做事和别人一样而且只盲目追随别人,最后的收益和效果也和别人一样”。

2014年,巴菲特跟朱晔说,“投资自己看得懂的东西”,“要经常跟你爱的人说我爱你”。

纳尼 ,这不就是慈祥的老爷爷在股东大会上,经常都会讲的那些,心灵鸡汤吗?可是,疗效真好啊!

段永平说,“我是去致敬的”。

赵丹阳说,“太值了,我受益终身啊”。

朱晔发了条朋友圈说,“大道至简,贵在坚持”。

朱晔还比较实在地补了一句,“其实午餐说的这些,他早就告诉大家了”。我靠,难道把外卖送的鸡汤,现场熬一份热的,就这么让有钱人感动吗?

有钱人就这么命缺鸡汤么?秘密在于,花了钱现场来喝汤的,巴菲特允许你往汤里,加点儿料。

在向媒体介绍他和巴菲特聊了啥的时候,赵丹阳云淡风轻地透露,他向巴菲特推荐了港股物美商业的股票,巴菲特说他回去看看。物美商业随机迎来K线图最高光的日子,股价飞涨。赵丹阳在吃饭前已经买入的物美商业,在短短数日帮他赚到了1.3亿港元。朱晔的媳妇儿眉开眼笑地告诉媒体 ,巴菲特提到要看公司的财务报表,他们回国后会立即翻译一份英文版本发给巴菲特。

也许,他们谁也不是来听巴菲特说点儿啥的,更重要的是可以告诉媒体,我跟巴菲特说了啥。

在这里,我们必须为人民艺术家巴菲特爷爷的表演尺度,隆重点个赞。

赵丹阳推荐的物美商业,爷爷说回去看看;朱晔公司的财务报表,人家也只是要来看看。

至于朱晔在吃了那顿大道至简的午饭后3个月,天神娱乐的股价开始持续下挫,已自高点坠落近九成。而朱晔在2018年5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9月辞去天神娱乐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职位,持股的98.94%处于被质押、100%被司法冻结的状态。天神娱乐2018年财报显示,因大幅计提商誉减值等因素亏损75.22亿元……。

这些跟巴菲特爷爷有啥关系吗?爷爷传授的可都是万能鸡汤,讲的也只是回去看看。

这里,必须要插播一句巴菲特爷爷的山寨门徒,为自己搞了个午餐拍卖的史玉柱。

2012年,团贷网创始人唐军以213万元的价格拍得史玉柱三小时的午餐时间,那是唐军账面上1/5的现金。眼看着自己这身价直逼巴菲特,没太hold住的史玉柱热情接待了唐军 ,不仅亲自投资了团贷网,还为唐军打开了自己的“大佬朋友圈”。自从有了史玉柱,唐军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融资了。因为“史总推荐了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认识”;也因为“沈大哥(沈宁晨)是史玉柱大哥多年的好兄弟,他们对我的帮助很大”。

今年3月28日,平安东莞官方微博通报,“团贷网实际控制人唐军、张林于3月27日主动向东莞市公安局投案”后,江湖中开始盛传史玉柱也被带走的消息。虽然消息被辟谣,但江湖名望伤害可想而知。

作为山寨门徒,史玉柱还是没学到慈祥老爷爷的精髓。拍卖只是形式,重要的是悬挂出一颗糖的尺度。

孙宇晨一面念叨着他和王小川的宿怨,一面期待着他3000万买来的巴菲特午餐。这让大家很为孙宇晨担心。

那么慈祥的巴菲特爷爷,似乎把他毕生压抑的毒舌,都给了虚拟货币。他平均三个月就要出面怼一次虚拟货币,比如“虚拟货币是老鼠药”,比如“比特币吸引的是骗子”。

那么容易受伤的晨晨,被王小川一个眼神都伤害了到五年不能忘怀的晨晨,不惜用“我是个创业者,王小川本质上还是个打工者”这样的对话,来隔空叫骂王小川的晨晨,他会不会在这顿午饭里,受到更深的伤害?其实,大家不必为新一代商界奇才太过忧虑。孙宇晨是押着人民表演艺术家巴菲特一生的艺术套路拍下这顿午餐的,只要巴菲特走不出自己的老戏路,孙宇晨就赢了。

他们得拍照吧,哪怕是张不辣么亲密的照片,发布给媒体的态度也可以是,巴菲特重新审视了新世界。

他们得说话吧,虽然巴菲特的鸡汤那么多,可是填不满全场吧。只要孙宇晨说上了几句关于工作的话,无论巴菲有木有表态,孙宇晨依然可以告诉媒体,“我向巴菲特介绍了区块链行业和加密行业的发展”。

这是一次尴尬的午餐,人民表演艺术家巴菲特被自己的套路给套路了。吉祥物有吉祥物的红利,吉祥物有吉祥物的宿命。

孙宇晨唯一不太好实现的愿望,是他已经告诉媒体的,“我要在午宴提一个小小的要求,我要在巴菲特的手机上安装第一个数字货币的钱包,并打一点波场币给他。这个波场币,希望这会成为巴菲特人生中的第一个虚拟货币”。这个撒币的计划可能比较容易扑街,因为慈祥的巴菲特爷爷,至今用的还是一部三星翻盖非智能手机。

(来源:微信公众号“花儿街参考”;文/ 林默)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