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6-20)  七嘴八舌 |   抢沙发  65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外部环境的变化,往往会刺激内部的激进民粹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我是爱国者,但坚决拒绝义和团式的民粹和民族情绪。

现在流行的说法,动辄中华拥有五千年文明史,美帝才区区二百年历史,西方文明算个啥?无论在海外还是本土,大多数中国人总有一种根深蒂固的优越感,中国是文明古国,礼仪之邦,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我们强汉盛唐文明灿烂之时西方人还生活在野蛮时代,只不过近代以来,后世子孙不争气,衰落了,落后就要挨打……

让人不免想起鲁迅笔下阿Q的精神胜利法,我家祖上也曾发达过,儿子打老子。这种心态经学术包装之后高雅一点就是国学复兴运动,很多国学粉儿孜孜不倦的推动儒学复兴,国粹文化大行其道,例如著名学者甘阳倡导“通三统”,鼓吹中国必须继承三个传统:几千年来的儒家之统、改革开放前三十年的革命之统、改革开放后三十年的改革之统,最终三统合一,建构一个“儒家共和国”。

稍微扫盲世界历史的人都知道,这是一种约定俗成的谬误。在悲惨的半殖民地沉沦期,用这种论调来强化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但这不是史实。中华文明不是源头,也不是轴心,只是世界文明之林中的一株老树。

例如,我们经常说“上下五千年”,其实中华文明满打满算能证实的也就3600多年,晚于西方文明;所谓“四大文明古国”,国际学界主流并无此说,实乃民国时期大V梁启超自造的概念,更多是一种文学创作和政治宣传,激励国民士气信心。因为从时间线上看,中华文明是远远后于两河文明、埃及文明、印度文明的,差距两三千年,硬捏成“四大”。

入门可读读历史科普读物,斯塔夫里阿诺斯的《全球通史:从史前史到21世纪》,基本上对世界演化的脉络有个大概轮廓。深一步可以读读罗素的名著《西方哲学史》,你就会感受到西方文明对于世界的终极思考,其深度和广度,同样是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完全不亚于我们的老祖宗。

从文明的源头来看,华夏是不是独立发生的文明,都存在争议。公认的人类最早的文明是处于三大洲交界处两河流域的苏美尔文明,再往前推,前文明时代,生物意义上的人类最早诞生是在非洲,大概是现在埃塞俄比亚那块地方,所谓“非洲老祖母”学说,全世界的人类都是几万年前从非洲走出去的,经过几万年的迁徙遍布全世界。

中华文明西来说和独立发生说都是假说,我没有偏向,争论文明源头不牵扯民族自豪感,按两河流域文明源头论,中华文明是西来的,欧洲文明是东来的。从人种上说,全人类都是起源于埃塞俄比亚那个老祖母,非洲人也没啥可自豪的。时间上,中华进入文明时代晚于西亚北非是不争的事实。

中华文明从黄帝开始算,有5千年,三皇五帝夏商周,可是黄帝、炎帝、尧、舜、禹,没有文字记载和考古证据,具体时间、地点、人物、事迹都不可考证,只能归入神话,那不叫信史。

中国古代的第一个王朝是夏朝,可是夏朝也无法证明是否存在,在哪儿存在,有哪些文明遗物?没有文字和考古,叫做“史前史”,被称为传说时代,因此按照严肃的史学标准,黄帝、炎帝、尧、舜、禹、夏朝,都是传说。周朝是有当时的史书文字记录的,是信史时代;原来商朝都不被承认,直到后来清末民初发现了甲骨文,才证明了商朝的存在。

所以,在全球通史中,中华文明的开端是商朝,商朝建立于公元前1600年,因此主流史学界认为中华文明只有3600多年。以前微软有款非常流行的游戏《帝国时代》,里头的中国就叫商,微软做功课是严谨的。

前些年中国资助的重大课题作了夏商周断代工程,如果关注就知道,这个工程自己宣称了只做断代,不是考证文明起源和前推文明起点,关于夏朝断代,都是从天文历法推测的,目前夏朝并没有考古证据,所以中华最早从商朝算起是有科学依据和考古证据的。

虽然50年代在河南发现了“二里头文化”遗址,但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那个就是夏朝。目前出土的10万片甲骨文中,也没有发现任何关于夏朝的记载,这就很令人诧异,因为商是离夏最近的朝代。最早提到夏朝存在的文献是《尚书》,但经考证《尚书》关于夏朝的内容不是产生于夏商两代,而是东周时期编造的。后面的诸子百家、史记等文献对夏朝的论述都是这么互相传来传去就信以为真了。历史学家把所有证据梳理一遍就会发现,截止到目前,尚不存在任何确凿的直接的证据能证明夏朝的存在。

现在发现很多遗址遗迹所能把中华文明上推到4千年。但牵强在于:一是那些遗址只是村落生活痕迹,谈不上构成文明,按遗址很多文明都能上推几千上万年;二是这些遗址与现在的中华文明可能一点关联都没有,他们只是在东亚这块土地上存在过,在时空都是孤立的,只有其中一个部落(外来或土生)进入文明时代,发展出科技、宗教、文字、城市、国家,越滚越大,成了今日中华之祖先。

当然,中华文明伟大在哪里?伟大在生生不息,兼容包并。3600年连续不断的中华文明,一直维持了主体的“中国人”自我认同和文化传承,本身就非常伟大,就是一个文明史的奇迹!虽然不断融合交汇,秦是西戎,汉是楚蛮,五胡乱华,唐有鲜卑血统,契丹女真蒙古满清,华夏虽然无数次被外族侵入征服,但最终凭借巨大的人口和文化优势把蛮族全给化了,当年横刀立马,后来香消玉殒,金戈铁马融化成为现在中国人体内DNA的一小部分。文明的延续性和包容性,这一点我们不必妄自菲薄。因为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古希腊,都没传下来,现在的中东人、埃及人、印度人、希腊人,与古代文明的人,两者不是祖先与后代的关系,只是地名,人种都变了,基本上没半毛钱关系。

我们鄙夷的西方文明,果真浅薄,没有历史底蕴吗?显然这种观点也是幼稚可笑的。

客观讲,西方的代表欧洲文明,从文明传承上其实历史比我们更古老,他们是实打实的五千年。欧洲文明的故乡在希腊,希腊最早的文明是克里特文明,克里特文明遗址主要集中在克里特岛,有城市、有青铜器、有文字,可证实,大约存在于公元前3100年至公元前1400年,因此,欧洲文明最早可以追述到公元前3000年左右,距今有5000年。

克里特文明在公元前1400年被迈锡尼文明所取代,迈锡尼文明约延续到公元前1100年,然后就是古希腊、古罗马,然后融合了来自西亚希伯莱文明的基督教,形成中世纪的欧洲,然后就是现代化进程,文艺复兴、思想启蒙、工业革命、资本主义、全球化,这一条线传承下来。

美国虽然立国仅二百余年,看似年少幼稚,但美国文化不是无源之水,传承自欧洲文明,是欧洲五千年演进之集大成者。作为西方文明发源地的欧洲其源头有三:希腊、罗马、基督教希伯莱文明。这三大源头前赴后继,互相融合,取长补短,汇聚成为今天的西方文明。

希腊的贡献主要在哲学,从苏格拉底到亚里士多德,从唯物主义到唯心主义,我们人类目前思考的重大哲学议题基本没有跑出希腊人思考的范围。但希腊的城邦民主制是世界上最垃圾的制度之一,著名的苏格拉底审判就是例子,这也是希腊城邦文明衰落的原因之一。动辄全民公决,造成了城邦的分裂和阶级斗争,野心家煽动,天天大辩论……现代民主制根本不是希腊式民主,而是代议制民主,更类似于罗马元老院制。

罗马的贡献主要是法制,现代法制均脱胎自罗马,但这个法制主要在财产、契约等私法领域,公共领域也没突破性的建树,导致罗马后来从元老院为主体的共和制走向凯撒帝国制,暴君昏君叠出,国势日益衰落,到拜占庭东罗马时期,已经是一个落后的政教合一的君主专制社会形态。

中世纪统治欧洲的基督教文明对公共领域有重大贡献,没有基督教,就没有近代政治文明转型。因为基督教世界里,虽然王权至高,但在上帝和法律之下,因为法律是上帝的意志。这样,欧洲王权是受约束的,上有教会压制,下有领主分权,欧洲没有像中国一样形成皇权独大的局面,到后来英国无地王约翰被迫与贵族签订《大宪章》也就顺理成章,立宪开一代新风,从此西方文明为万世开太平。

相比之下,中国古代的经济制度和公共治理是相当“现代”的,土地私有、市场交易,战国变法之后就确立了,郡县制、科举制也都很先进,这都是西方中世纪之后步入近代才逐步产生的。中华文明政治之所以日益败坏,宰相、御史、三省、郡县、清流所有制衡因素最后统统废掉,根子在于皇权独大,没有制衡,侵夺一切,这导致中华和欧洲文明走向南辕北辙,到了近代之后更是渐行渐远!儒家嘴上说得漂亮,明君贤相,内圣外王,但跟西方比缺乏可操作的制度和路径,个人修养掩盖不了制度构建上的苍白,到最后只能口头上标榜道义,高谈阔论,上纲上线,以为僵化的儒家道德是万应灵药,但实际上如黄仁宇《万历十五年》所言,无法从技术上解决任何社会问题,只能凡事都上升到道德高度,反而导致社会伪善横行,腐败丛生,权力恣意……

希腊、罗马、希伯莱是欧美西方文明的三大源头,是哺育现代化的温床。中华文明只是人类文明星空中的一颗,历史悠久,有其特色,但与西方文明各方面并不突出:

和希腊比哲学思想,中国古代的哲学思考显得幼稚;和罗马比法制建设,中国古代的法制建树比较苍白;和基督教比信仰,中国古代几乎没有触及灵魂深处的信仰,都是玉皇城隍低级的泛神论民间迷信;

就算跟亚洲邻居比,对心灵和宇宙的反思深度,中华文明比印度文明孕育的佛教也有不足,所以有唐僧西天取经,佛教经典一传入东土,马上在贵族士大夫阶层风靡一时,不是印度国力多么强大,而是因为佛教的世界观和逻辑体系太宏大精妙,本土的儒道这些理论过于简陋无力对抗,这是思想本身的魅力。其实宋儒之后很多儒家的东西都是直接山寨佛家经典,像王阳明的心学。

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能妄自尊大。全球化时代,不放眼看看世界,还捧着老祖宗的裹脚布当宝贝,动辄“国”字当头,什么国学、国医、国酒、国粹……,这不是现代阿Q吗?

历史上,东西方长期隔绝,距离产生美。近代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对东方文明和孔子极为推崇,是建立在根本没深入了解底蕴,只是单方面的浪漫幻想之上的。后来的启蒙思想家就客观多了,例如孟德斯鸠就批评东方专制主义;再后来实际接触之后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英国特使马噶尔尼访华游记揭示出西方人对天朝上国的不屑,发现所谓乾隆盛世只是一个虚有其表的“盛世”;马嘎尔尼之后,英国人对中国就不太忌惮了,最后鸦片战争一开打,文明的碰撞之后,发现中华文明其实是黔之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根本不是崇拜的对象,而是征服的对象。

知己知彼,方能不卑不亢。西方文明同样博大精深,源远流长,这一点不是中华文明的专利。客观看待东西方文明,在全球化的视野下,中华文明只是人类文明的一个平等成员,妄自尊大和妄自菲薄其实是一个硬币的两面。

(来源:微信公众号“毛有话说”;文/释老毛)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