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北大校长被斩首于菜市口

那年,北大校长被斩首于菜市口

史海拾贝 1个月前 (08-13) 浏览: 83 评论: 0

北京大学是中国地位独特的一所大学。其前身京师大学堂诞生于1898年,是戊戌变法的“新政”之一。这个非同寻常的问世,决定了北大与中国国运之间无法解开的宿命联系。 已故北大校长大都是病逝的,而唯有一位被砍头而死,他就是许景澄。 许景澄是晚清政治家,外交家,死前为大清吏部左侍郎,相当于今天的中组部副部长。1899年出任京师大学堂总教习。在北大官网上的历任北大校长名单中,许景澄排在晚清状元、首任京师大学堂

一个共产党经济学家的潜伏

一个共产党经济学家的潜伏

史海拾贝 2个月前 (07-17) 浏览: 75 评论: 0

中国近代史一直有个不解之谜:民国何以倾覆?而且倾覆得那么迅速那么轻易? 用后视镜很容易解释,历史的必然啊,人民的选择啊,但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事后解释怎么书写都行。 如果我们穿越回去到当时当地,社会主流民意舆情可不是教科书上的观点,包括国际各势力的预测,恰恰相反,都是极度看好并押宝在蒋校长身上。否则为什么会重庆谈判?那可是大BOSS斯大林的指示,必须尽一切力量争取和谈,甚至到渡江战役时,苏联还没

蒋介石在中国大陆的“三张面孔”

蒋介石在中国大陆的“三张面孔”

史海拾贝 2个月前 (07-11) 浏览: 47 评论: 0

三个“蒋介石” 1949 年后中国大陆的蒋介石研究可以分为三个层次,即“主流意识形态”话语语境下的蒋介石,学术研究中的蒋介石与网络公众层面的蒋介石。他们分别对应政治宣传的史学、史学研究与公众史学。 在 1978 年之前,这三者是基本统一的,“革命史观”一统天下,“蒋介石”是作为革命对象的象征存在着。毛泽东的政治秘书陈伯达 1948 年写的《人民公敌蒋介石》,成为 1976 年前中国大陆具有压倒性影

辜鸿铭:喜欢女人小脚的清末怪杰

辜鸿铭:喜欢女人小脚的清末怪杰

史海拾贝 8个月前 (02-06) 浏览: 106 评论: 0

在西方流传这样一句话:“到中国可以不看三大殿,不可不看辜鸿铭”。他曾这样评价自己的一生:“生在南洋,学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 别人家的孩子 辜鸿铭生于马来半岛西北槟榔屿的橡胶园内。早年,祖辈由福建迁居南洋,积累下丰厚的财产和声望。他的父亲能操着一口流利的闽南话,兼能讲英语、马来语。他的母亲是西洋人,讲英语和葡萄牙语。 他的父亲是橡胶园的总管,园主布朗先生没有子女,便将他收为义子,这让他从小

民国最胖、脾气最爆的大师

民国最胖、脾气最爆的大师

史海拾贝 8个月前 (01-12) 浏览: 141 评论: 0

黄河流域第一才子 傅斯年,字孟真,1896年出生于山东聊城。 聊城是个有趣的地方,出才子,也出豪杰。孙膑、鲁仲连都出生于此,国学大师季羡林也是聊城人,当然也包括傅斯年,而傅斯年的祖上傅以渐也甚是了得,大清的开国状元,官至兵部尚书。 山东自古出豪杰,聊城正是其一,当年武松赤手空拳打死猛虎的景阳冈即属聊城,程咬金的后人也定居于此,著名抗日将领张自忠就是聊城人。傅斯年两者有之,既是才华横溢的“黄河流域第

赵孟頫:中国男人最高层次的魅力模样

赵孟頫:中国男人最高层次的魅力模样

史海拾贝 11个月前 (11-01) 浏览: 180 评论: 0

他是乾隆的偶像。 乾隆自诩诗书画三绝,可是遇到了他,三绝毙了两绝半,诗勉强还行,书画都不行了。 乾隆一生以他的字为摹本,就像当代人临田英章、庞中华一样。不一样的是,乾隆相当自信,又掌握大量文化资源,专宠偶像的墨宝。临完了,还要在偶像墨宝上题字。看那自信饱满的墨迹,也许当时他得意洋洋:朕终于写得像你了。   不怕粉丝没眼力,就怕粉丝有权力。 他的字极品好,画也是一等一。乾隆看到他的画,也容

梅贻琦:时代的斯文,大学的灵魂

梅贻琦:时代的斯文,大学的灵魂

史海拾贝 11个月前 (10-13) 浏览: 697 评论: 0

近代中国,清华北大都是各领风骚,大师辈出之时,能人异士甚嚣尘上。梅贻琦是个例外,不争不抢,不起哄不喧哗,低调而干净,像阳光下的一缕春风。极少有人知道梅贻琦,但清华诸辈大才因他而出。 1889年12月29日,寒冬腊月,北风凛冽,一个男娃的哭声打破天津港的沉寂,天津梅家的第五个孩子出生了,其父梅伯忱高兴地替孩子取名:梅贻琦,字月涵。 梅贻琦出生时,家里情况不是很好,“非甚宽裕”,但日子也过得下去,“诸

没有邓小平就没有改革开放

没有邓小平就没有改革开放

史海拾贝 1年前 (2017-08-22) 浏览: 107 评论: 0

有一种说法:邓小平搞改革开放只是历史的偶然,假如当时没有邓小平搞改革开放,其他的领导人也会搞改革开放。 我不同意这样的看法。我认为,没有邓小平,就没有改革开放。 研究历史的人总喜欢说历史的必然,个人只是被历史推动。我觉得这种观点非常平庸,而且特别不符合中国的国情。 有人说小平只是顺应了历史大势,改革是不得不然,他不搞别人也会搞。他当然是顺应大势,但改革是否必然,即使必然是否会是这种形式,这个速度,

王安石与岳飞

王安石与岳飞

史海拾贝 1年前 (2017-07-20) 浏览: 76 评论: 0

王安石,北宋著名诗人,位列“唐宋八大家”,“王安石变法”更是被后人深刻铭记,“变法”的倡导者就是一代明主宋神宗。精忠岳飞,南宋著名的抗金英雄,最终惨死于风波亭,而南宋开国皇帝宋高宗与岳飞之死又有着怎样的关系呢?我们就从王安石与宋神宗、岳飞与宋高宗说起吧! “王安石变法”虽然已经过去了近1000年,但史学家对它的争论从来就没有停息过,而王安石本人也一直都是倍受着争议。推崇他的后人,将他与“孔、孟”相

玄奘:一路向西的男人

玄奘:一路向西的男人

史海拾贝 1年前 (2017-05-17) 浏览: 74 评论: 0

宁可西去而死,绝不东回而生!——玄奘 看得见今日“一带一路”的火热,看不见一千多年前“一路向西”的冷清,这一热一冷不断绞痛与淬炼着一颗西行的心,使玄奘的每一步都走得艰难,但每一个脚印也踩得更深刻,更恒久。 白马驮经,玄奘西行。提到大探险家,中国的玄奘可谓是单次行程周期最长的,十九年时间,一百一十个国家,来回五万里行程,这正是玄奘执着于自我信仰的佐证。 更重要的是,相比于其他以黄金和殖民为目的探险家

朱安:一生欠安

朱安:一生欠安

史海拾贝 2年前 (2017-02-21) 浏览: 94 评论: 0

此文比较特别,以第一人称的视角扫视鲁迅的原配——朱安的一生。历史的大洪流下是小人物的命运,历史主角的阴影下是配角的被遮蔽。我们不能忘了,小人物的疼痛依旧是疼痛,因为他(她)们依旧是大写的“人”。 【一】 下花轿时,我掉了绣花鞋,是凶兆。 光绪三十二年六月初六,我的大喜之日。 五年后,我又见到他。嶙峋得清冷,而倨傲。 月色凄寒。 盖头久久没掀,灯花大抵瘦了,他坐在太师椅上,翻书,不语。我瞥见墙角的一

天秤座的鲁迅:真实的有温度的人

天秤座的鲁迅:真实的有温度的人

史海拾贝 2年前 (2017-02-13) 浏览: 75 评论: 0

一贯的,人们讲到鲁迅,都会想到他可以充当武器的杂文,他“一个都不宽恕”的临终遗言,他对各路敌人的那种尖酸刻薄,他随便挑一句就能让所有人膝盖中箭的那些名言,乃至他广为人知的师生恋。 鲁迅讨厌的人很多,但讨厌鲁迅的人更多。如果不幸被鲁迅看不顺眼,他友善度的确不怎么高,想撕就撕绝不手软。公认脾气很好的林语堂都跟他经常吵架,跟鲁迅俩人互相在日记里说对方是神经病,后期俩人因为政见不合,几乎决裂。 但林语堂跟

从目不识丁到“铁道之父”

从目不识丁到“铁道之父”

史海拾贝 2年前 (2017-02-04) 浏览: 45 评论: 0

如果一件事一开始不是荒谬的,那它一定是没有希望的。 春运时,抢票大军又开始了无休无止的刷新。每年的这个时候,人们之间打招呼的话就会变成,“你买到票了吗?”可在200年前,人们回家是要坐马车的。 1814年7月25日,一台叫做“布鲁克”号的机车开始运行。“布鲁克”号有两个汽缸,一只2.5米长的锅炉,它的车轮是有凸缘的,防止打滑,而供它行驶的铁轨是平缘的。它可以拉着8节矿车,载重30吨,以6.4km的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一个神棍搞垮一个王朝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一个神棍搞垮一个王朝

史海拾贝 2年前 (2016-12-24) 浏览: 129 评论: 0

这段时间韩国总统朴槿惠“闺蜜门”的新闻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简单总结一下,就是韩国人发现他们的女总统有个闺蜜崔顺实,插手了很多国家大事,连朴槿惠的机密文件都要经她审阅修改,而且这个闺蜜还是一个邪教领袖的女儿。也就是说,朴槿惠其实是个傀儡,韩国政治很可能受到邪教的操控。 其实,阳光底下无新事,这崔顺实和当年的拉斯普京没什么两样嘛。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拉斯普京就是最大的妖孽。这个妖孽把沙皇俄国的最后

孤独的鲁迅

孤独的鲁迅

史海拾贝 2年前 (2016-11-03) 浏览: 91 评论: 0

多年以前,曾听一位朋友谈起,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虽有数千年,但其实不过一个甲子,60年一循环。当时听后付之一笑,以为很机智,但也未必,夸张而已。不料纪念鲁迅先生逝世60周年的时候,将先生当年所作文章翻来一看,大为惊异,竟如写于昨日。 当然,就我们大多数人的感觉来说,这60年我们是大有长进的。从社会变革上看,这也是确实的。但就思想文化上说呢?的确,鲁迅时代最进步、最先锋的思潮即马克思主义取得了胜利。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