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悦读

无比怀念2019年

(来源:微信公众号“饭桶戴老板”;文/戴老板) 2019年早已远去,但我在疯狂地怀念它。 这是很普通的一年,这一年的天干为己,地支为亥,“乙亥”年在历史上远远比不上“甲申”和“庚子”这些顶流,翻遍有秦以来的37个乙亥年,也只能找出曹魏伐吴、…

巨婴倒逼小红书

(来源:微信公众号“三表龙门阵”;文/三表猫) 同样一句话,中文表达要比日语更简练。然而现在情况起了变化。譬如:我偶尔来一次上海,还碰上下雨了,真冷(没有说北京下雨就不冷的意思)。 你看,如今我们在中文互联网上的表达就是变得这般冗长且小心翼…

究竟什么是中医的“西化”?

(来源:企鹅号“科学公园”;文/真香代言人) 长久以来,关于中医备受西化思维毒害的论调都甚嚣尘上。 在中医界,“西化”和“学院派”是两个典型的负面词汇,为许多业内人士所唾弃。稍微翻查一下,不论是国医大师还是中医教授,不论中医医生还是中医学生…

电影史上最卓越的结尾

(来源:微信公众号“凤凰网读书”;文/黄平) 当身边所有人——二当家、瞎子、白晶晶、春十三娘、八戒、沙僧、菩提老祖等等——都浑浑噩噩地生活在时间的循环往复中,至尊宝也已经无法逃避地成为了孙悟空,他会成为时间洪流中的一员么? 1996年入学的…

阿富汗真相

(来源:微信公众号“血钻故事”;文/左页) 阔过 1747年,统治阿富汗的波斯政权发生内乱,国王被亲信杀死,一名负责保护国王后宫嫔妃的守卫军官,凭一己之力击退前来骚扰的凶徒,顺利突出重围。这名军官叫艾哈迈德·沙阿·杜兰尼,经此一役,一举成名…

如果张文宏不能再发声

(来源:微信公众号“维舟的方舟 ”;文/维舟) 自从7月29日谈到从南京爆发的第二波疫情时提到国人“需要长期与病毒共存的智慧”之后,张文宏医生已在公众视野中消失半个多月了。尽管他此前也并没有不断刷存在感,但最近这段时间却是极不寻常的,这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