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波斯“粪青”亲手干掉了自己的未来

(来源:微信公众号“20世纪研究所”)

老“粪青”的觉醒

今年58岁的萨内伊老头,住在德黑兰南城的贫民区。1978年,20岁的他加入了伊斯兰大革命的滚滚洪流。革命中的萨内伊表现积极,在宗教神权派的带领下,他撕碎国王照片、砸烂宪政派报社,殴打游行妇女、袭击共产党人、焚烧美国国旗,是令四方敌人颤抖的神勇小将。

1981年,萨内伊响应宗教领袖号召参加了“两伊战争”。期间,老伙计的左腿被直接炸飞,留下了终身残疾。战后政府发给他一笔补助金,他靠贩卖一些中国商品为生。

随着物价飞涨,年老的萨内伊已经失去了当年的神勇,他现在关心的只有女儿自己的纳菲西。纳菲西是个漂亮姑娘,她钟爱西方的服装设计,十分反感宗教对女性的束博。

2017年的一天,宗教警察突然出现在萨内伊家,他们说纳菲西非法参加反宗教游行,还偷偷将自己不戴头巾、穿着短袖的照片发到西方网站,要拘捕调查一下她是否与外部反动势力相勾结。

听到这,萨内伊老头愤怒了,他对警察咆哮道:“去你大爷的!收起你们这些说辞吧!我特么告诉你!伊斯兰大革命期间,老子殴打共产党人,就说他们是苏联间谍!殴打宪政党人,就说他们是美国走狗!这扣帽子一套都是我用过的了!你们抓的这些年轻人,他们只是对失业与物价上涨表达一点不满而已,压根就特么没有什么外部势力!只有他们自己!明白嘛!”

警察们是不会理睬眼前这个屌丝瘸子的,他们直接带走了纳菲西。

这些年来,萨内伊一直在思索:自己当初是不是做错了些什么?原本一场推翻国王专制、为了过上好日子的革命,却以一个政教合一的神权国家而收场… …这特么究竟是怎么了?

白色革命

1963年,伊朗国王礼萨·巴列维开启了通往现代化的“白色革命”。不可否认,这场自上而下的改革运动确实加快了伊朗经济、教育、女性权利、文化等方面的进步。

但巴列维毕竟是个智商有限的独裁者,受70年代通货膨胀与腐败的影响,社会失业率严重,贫富差距加大。左翼共产与宪政自由派开始不断示威抗议。

同时,没收宗教阶层土地与世俗化的社会革新,让国内伊斯兰教十分不爽!阿訇们批判巴列维是危险、腐朽、堕落的西方傀儡(光是给予女性平等权这一条即可视为大逆不道),享有极高声望的宗教人物鲁霍拉·穆萨维·霍梅尼直接叫骂国王“卑鄙可耻”+“美国走狗”。

1971年,巴列维举行了“波斯帝国成立2500周年庆典”。巴列维整了个大排场,庆典服饰全部根据波斯利斯的考古发现仿制,他希望以此传达出“我们是波斯人,不是阿拉伯人”,意图削弱伊斯兰教的影响力。之后,他又将伊朗历法由伊斯兰历改为波斯历。这种去伊斯兰化的行为让阿訇们暴跳如雷!

黑色革命

1977年10月,国内矛盾终于爆发。宗教学生率先发难,左翼共产党与宪政自由派迅速动员起来,一系列大规模抗议开始了。

1978年8月,伊朗阿巴丹一座影院发生火灾,烧死400多人,伊斯兰宗教势力叫嚣是政府派人干的,不明真相的群众开始受到蛊惑,抗议人群高喊“巴列维有罪!烧死他”。事后已经证明,是伊斯兰教徒自己放的火(他们觉得电影院是西方堕落文化的产物),但无论政府出面怎么解释,老百姓都不再相信,这黑锅只能国王殿下自己背了。

巴列维虽然在花钱、敛钱、摆场面上是把好手,但要将他定位为“残暴的独裁者”他确实不够格,老伙计在镇压时表现得过于软蛋,他仍然希望通过谈判来摆平事态,要求军队保持克制,这使得军方在镇压时变得缩手缩脚,严重动摇了军心。

1978年9月8日,黑色星期五,在德黑兰的一场示威中,军队鸣枪示警无效,终于朝继续前行的人群开火,造成89人死亡。已经流亡国外的霍梅尼开始大肆对外宣传政府屠杀了4000名平民… …并以此号召拒绝谈判。现在游行已经演变为暴乱,电影院、商场凡是与西方文化有关的地方均遭到打、砸、抢、烧,英国佬、美国佬的大使馆也差点被扫荡。没念过啥书的“粪青”们和十多岁的小男孩被阿訇组织起来参加骚乱。

1978年11月6日,巴列维在伊朗电视台发表讲话,对统治期间犯下的错误作出道歉,并保证开放党禁、打击腐败、创建民主联合政府。但他的讲话除了让反对派觉得国王是个“软弱的屌丝”外,已没有意义。革命已经刹不住车了,宪政、左翼、神权要的是他彻底滚蛋!

这些庆祝革命胜利的年轻人,他们根本不知道随后将迎来什么

就连德黑兰大学那些受过教育年轻人也变得激进、狂热起来,学生推倒了国王雕像、兴奋地享受着革命带来的快感,在他们眼中似乎只要搞掉巴列维,好日子就能来。

1979年1月16日,自知无力回天的巴列维然后挥泪告别,永远离开了他的王国,君主制终结。得知消息的人民群锣鼓喧天庆祝国王滚蛋!

半个月后,流亡了14年的霍梅尼回到伊朗,数百万人欢迎他的归来。显然,他现在已经成了“半神”式的人物。

政教合一的国家诞生

巴列维跑路后,宪政派导人巴赫蒂亚尔组建了临时政府,他希望以民主方式选举,维护宪法。他们傻傻的认为霍梅尼对权力没啥兴趣。因为他曾公开对西方媒体多次表示:“什叶派宗教领袖不是要去统治别人”。

“Personal desire, age, and my health do not allow me to personally have a role in running the country after the fall of the current system.”

霍梅尼:“个人愿望,年龄,和我的健康,都不允许我在现行制度倒台后,在国家管理中发挥作用。” —1978.11.07美联社采访

“I have repeatedly said that neither my desire nor my age nor my position allows me to govern.”

霍梅尼:“我一再说过,我的愿望,年龄和地位都不能让我执政。” —1978.11.08联合新闻社采访

“I don’t want to have the power or the government in my hand; I am not interested in personal power.”

霍梅尼:“我不想拥有权力或政府的掌控权,我对个人权力不感兴趣。”—1978.11.16英国卫报采访

老谋深算的霍梅尼很好的向外界隐藏了自己的意图,美国人与西方媒体在他面前都变得像傻瓜一样被牵着走。尤其是英国BBC,主动将他包装成一个“不贪图权利、为人民争取自由、反抗压迫的东方隐士”。事后他们才发现,竟都被这个70岁的老头给耍了。

霍梅尼刚一回国夺权行动就开始了,他向昔日的队友宪政派临时政府发动圣战。1979年2月11日,临时政府瞬间被废,宪政派领导人巴赫蒂亚尔跑路法国(1991年在巴黎遭到伊朗特工暗杀)。

此时,左翼共产党人惊愕了,他们认清了霍梅尼的真面目,他想要的是一个由伊斯兰宗教神权统治的国家。但一切已经晚了。

三月初霍梅尼公开宣称:“不要提‘民主’这个词,这是西方那一套!”

一名支持宪政派的大娘,被宗教暴徒殴打

同年4月1日,霍梅尼象征性举行了公民投票,虽遭宪政派与左翼强烈反对,但法案仍被通过,政教合一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诞生,他成为终身政治与宗教领袖。

在搞死反对派时,霍梅尼可不会像巴列维那么手软。他建立了绝对忠诚的伊斯兰革命卫队,所有反对派遭疯狂扫荡,伊朗共产党控制的武装人民圣战团体被重点镇压(共产党人是无神论者,这是宗教神权绝不能容忍的)。

11名反霍梅尼者在萨南达季机场被枪毙

大学与军队发起了清除异端行动,被认为思想西化或信仰共产主义的老师与军人被开除。反对霍梅尼思想的报纸、杂志被查抄。示威、抗议者遭宗教暴徒殴打、处决与恐吓。

此刻,左翼与宪政派觉得自己简直成了“笑话”,他们赶走了一个所谓的“暴君”,却亲手迎来了一位不容置疑的“神”。

姑娘们的抗争

1979年3月,夺权之后的霍梅尼宣布废除巴列维时期给予妇女的《女性家庭保护法》。新法规定:政府女公务员须遵守伊斯兰着装要求;女性禁止成为法官;海滩、运动场所等需性别隔离;女孩法定结婚年龄降低至9岁; 已婚妇女严禁在普通学校上课等等。

1个月前还在为革命胜利欢呼的女同胞们,瞬间傻眼了!她们觉得革命不但没有提高自己的权益,反而比巴列维时期还降低了N倍,简直让自己到退回了中世纪。

1979年3月8日,国际妇女节这一天,10名女性在德黑兰发动了大规模抗议!她们天真以为霍梅尼会像前国王一样“好搞定”,但这回她们错了。游行抗议这种方式用来对付前国王还可以,但在面对强悍的伊斯兰神权时就显得不堪一击,她们在第二天便被镇压下去。

革命后的伊朗

霍梅尼以“法基赫的监护”作为治国理念,对内不停镇压反对派,对外输出什叶派思想,使得国家陷入前所未有的孤立。随后长达8年的“两伊战争”让经济崩溃。

在面对民众的不满时,霍梅尼表示:“伊斯兰革命的目的不是为了在物质上有所提高,而是要传播伊斯兰的精神价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