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前 (2013-04-12)  读书书语 |   抢沙发  256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1、 在读《海边的卡夫卡》:一位在微博发了张照片,说自己穷得只剩下书了。我看到有五本村上春书赫然在列,只有一本我没读过,是《海边的卡夫卡》。于是留言表达想看一下,第二天他便带书给我。这已经是我从他那里看得第五本村上春树了。其实我还想对他说,对于学生来说,能拥有一批好书才是最大的财富。当然,世人皆然。——2012-9-28 
  2、 所以 天国子民在舞蹈 我们却那么无聊 情况如此的糟糕 站在国境之南 太阳之西 听风的歌 无处可逃 关于对你的迷恋 理由是那么简单 记忆都退了色 就想在边境 近境 看有烫斗的风景 至到象的消失 理所当然 …… #分享音乐# #树上春树-黎亚# http://url.cn/3mW5Lh ——2012-10-3 
  3、 兜多一兜浅水湾吹风/明日寄出请辞信 工作不用碰/沙滩车加速冲一冲/忘掉背脊几沉重 拐个弯前进/吹吹风 松一松 乌鸦飞出天空/随便看看卡夫卡小说一概不懂…… #分享音乐# #海边的卡夫卡-曹格# http://url.cn/3ERsj0 ——2012-10-3 
  4、 在假期内读村上春树的《海边的卡夫卡》是一种非常愉快的经历,较之在暑假末开学前读菲茨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更有一种难得的东方式的亲切。四条线索,如同森林里的四条路,或者齐头并进,或者彼此交叉,或者消失不见,或者合为一体,村上的叙述细致、精确、不事张扬,充满耐心,充满大师风范。——2012-10-3 
  5、 也许可以这样概括《海边的卡夫卡》:一位叫田村卡夫卡的十五岁少年,离家出走后,通过一位具有奇异能力的老人(中田)杀了自己的父亲,在图书馆与一位假定的母亲(佐伯)结合,并在梦中奸污了半途认识的姐姐(樱花),主动承担并解除了父亲的诅咒,获得了新生。俨然一部现代卡夫卡式的《俄狄浦斯王》。||媛兮媛兮: 这本书隐喻很多,老师认为有哪些?叫卡夫卡的少年报复自己的母亲,心里应该是暴力与温情的挣扎,还会让人想到弗兰茨卡夫卡与他父亲之间的矛盾 ||是呀,里面直接就说“世界是隐喻”,metaphor一词也多次出现。还有互文,卡夫卡、俄狄浦斯、哈姆雷特、特吕费的电影《大人不理解》等。——2012-10-4 
  6、 看完《海边的卡夫卡》最后一页时,已是凌晨1点。走到阳台上抽了一支很久未抽的烟。窗外下着雨,路灯发出幽暗潮湿的光。书中那些超现实的情节萦绕不去,其荒诞不经完全超出现实可控的逻辑之外。想起格非(@chunjinjiangnangefei) 前段在香港做的关于文学经验的演讲,在理性经验之外还有更加庞大的领域,那才是写作的意义所在。——2012-10-4 
  7、 村上春树认为“男孩”与年龄无关,具备三个条件即可:1,穿运动鞋。2,每月去一次理发店而不是美容室。3,不一一自我辩解。你具备几个? ——2012-10-4 
  8、 在开始,叫乌鸦的少年对田村卡夫卡说,其实就是自言自语:“命运这东西类似不断改变前进方向的局部沙尘暴。”你无法逃避,只能从中穿过。这个比喻本身是个隐喻,也是一个预言。所以后来,田村不再像俄狄浦斯王那样逃避自己杀父娶母的命运,而是主动迎上去,杀父渎母污姐,摆脱了施加在自己身上的诅咒。——2012-10-4 
  9、 王向远说:“村上的小说轻松中有一点窘迫,悠闲中有一点紧张,潇洒中有一点苦涩,热情中有一点冷漠。兴奋、达观、感伤、无奈、空虚、倦怠……交织在一起,如云烟淡露,可望而不可触。”林少华补充了一点:幽默。随后我在书中碰到了一句:“他们个个牙齿整齐、衣着干净、说话无聊。”——2012-10-4 
  10、 “成为另外一个人不容易,成为另一个名字并不难。”文人或艺人一般有两个名字,第一个暴露出身,家族渊源,父母情趣。第二个暴露自身,个人兴趣,自我志愿。周树人、鲁迅;李尧棠,巴金;万家宝,曹禺;管谟业,莫言;童中贵,苏童;刘勇,格非……如此说来,成为另外一个名字,也就成为了另外一个人。——2012-10-4 
  11、 “古时候,世界不是由男和女、而是由男男和男女和女女构成的。就是说,一个人用的是今天两个人的材料。大家对此心满意足,相安无事地生活。岂料,神用利刀将所有人一劈两半,劈得利利索索。结果,世上只有男和女,为了寻找本应有的另一半,人们开始左顾右盼,惶惶不可终日。”原来这个出自阿里斯托芬。——2012-10-4 
  12、 《海边的卡夫卡》除了与卡夫卡、俄狄浦斯、特吕福电影《大人不理解》等形成互文之外,还轻描淡写又语重心长地提到了一部名剧,书中引用贝多芬的一句名言:“倘若你没读《哈姆雷特》便终了此生,那么你等于在煤矿。”正在犹豫要不要重看《哈姆雷特》时,看到这句,马上决定去翻《莎士比亚喜剧悲剧集》。——2012-10-4 
  13、 “百年之后,置身此处的人们(也包括我)应该从地上荡然无存,化为尘埃化为灰烬。如此一想,我产生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心情。这里所有的人或物都显得虚无缥缈,仿佛即将被风吹散消失。我伸开自己双手定定地细看。我到底为了什么如此东奔西窜呢?何苦这么苦苦挣扎求生呢?”(《海边的卡夫卡》)——2012-10-4 
  14、 村上借大岛之口评《在流放地》,“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作家,但除了卡夫卡,谁也写不出那样的故事……较之力图叙说我们置身其间的状况,卡夫卡更想纯粹地机械性地解说那架复杂的机器。就是说他可以用这种方式比任何人都真切地说明我们置身其间的状况。与其说是叙说状况,莫如说他是在阐述机器的细部。”——2012-10-4 
  15、 除了羊、井、独角兽,猫也是村上作品中经常出现的意象。《海》中甚至出现一个通晓猫语的奇异老人,还有一段对猫的评述:“猫是身心俱弱易受伤害不足为道的动物,没有龟那样的硬壳,没有鸟那样的翅膀,不能像鼹鼠那样钻入土中,不能像变色蜥蜴那样改变颜色。不知有多少猫每日受尽摧残白白丢掉性命。”——2012-10-4 
  16、 “尽管世界上每一个体的存在是艰辛而孤独的,但就记忆的原型而言我们则密不可分地连在一起。”自然方面,对水的向往,对蛇的恐惧,对森林的迷恋;文化方面,就中国人来说,梅兰竹菊,唐诗宋词等这些也许都可以看成我们的记忆原型。但尽管这个句子重心在后半句,但对有些人而言,也许前半句更直指人心。 ——2012-10-4 
  17、 “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被淡忘。无论是那场大战,还是无可挽回的人之生死,一切都正在成为遥远的往事。日常生活支配了我们的心,诸多大事如冰冷古老的星球退往意识外围。我们有太多必须日常思考的琐事,有太多必须从头学习的东西:新的样式、新的知识、新的技术、新的话语…”把“大战”换成“文革”试试。——2012-10-4 
  18、 “田村卡夫卡君,或许世上几乎所有人都不追求什么自由,不过自以为追求罢了。一切都是幻想。假如真给予自由,人们十有八九不知所措。这点记住好了:人们实际上喜欢不自由。”这段甚是精彩。再次想起弗洛姆的《逃避自由》。 
  19、 弗洛伊德曾在《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弑父者》中写道:“很难说是由于巧合,文学史上的三部杰作——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莎士比亚的《哈姆莱特》以及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玛卓兄弟》都表现了同一故事主题——杀父。”现在还要加上一本《海边的卡夫卡》。杀父是对的,但恋母只能由此推导出来。——2012-10-5 
  20、 弗氏说的三部,《俄》像寓言,确实娶了姆,但是无意的。《哈》一直埋怨母亲的不贞。《卡》中母亲的影子很稀薄。倒是《海边的卡夫卡》中因为有了一个15岁少女作为过渡,恋母的故事说得比较圆满。或者干脆学纳博科夫:“完全彻底排除精神分析法的解释……不相信那些贩来的神话、破阳伞和黑暗的后楼梯。”——2012-10-5 
  21、 水一方: 为腹者以物养己,为目者以物役己。||老子说:“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水一方:淡至无色,无从退色;淡至无味,无从乏味。/咖啡 ||我们总是厌倦重复,喜新厌旧,但村上却说:“在这个世界上,不单调的东西让人很快厌倦,不让人厌倦的大多是单调的东西。向来如此。”比如他举了例子,舒伯特的音乐,肯定比摇滚耐听。突然发现“单调”一词本身就和音乐有关,和节奏有关。听觉上如此,视觉上也如此。艳丽的钧磁器总没有素青的汝瓷耐看。 http://t3.qpic.cn/mblogpic/42f0ac5b45ca6efc54ec/2000——2012-10-5 
  22、 水一方: “与天和者”之“天乐”,大音。大美。 ||庄子说:“汝闻人籁,而未闻地籁,汝闻地籁而未闻天籁夫!”||水一方:万籁有声,失聪的是麻木的心。/咖啡 ||田村卡夫卡在深山老林中住了三天,随身听的电池用完了,但并不觉得什么遗憾,因为他听到了天籁:“鸟的鸣啭,虫的叫声,小溪的低吟浅唱,树叶的随风轻语,屋顶什么走动的足音,下雨的动静,以及时而传来耳畔的那无法说明无可形容的声响……地球上充满着这么多新鲜美妙的天籁,而过去我竟浑然不觉。”——2012-10-5 
  23、 很老的一个段子,网上有个调查:把你放逐到山里,吃穿住不愁,笔墨纸砚各种书籍都有—— 但是没有网络,没有电话、电视、手机、短信 跟外界唯一的联系是可以写信,三年一千万,干吗?发现最多的答案是:五百万都干。这肯定是一个人梦寐以求的理想,击中了现代人的死穴:选择太多,人际太繁,而且爱钱。——2012-10-5 
  24、 谁非过客: 旅游是朝圣之旅的现代版。我们一意向前,不顾沿途的风景和心情,在到达的那一刻发出早已准备好的欢呼。欣赏美景或者休闲娱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以一个仪式证明确曾来过这个神圣的地方|| “大自然这东西在某种意义上是不自然的,安逸这东西在某种意义上是带有威胁性的,而顺利接受这种悖反性则需要相应的准备和经验。”十一长假,有些人来到梦寐已久的丽江,他们喜欢这里的蓝天白云小桥流水,发出希望在此长住不愿走的感叹。用不了一段时间,这里的紫外线和交通不便就会让他们打道回府的。——2012-10-5 
  25、 一开始大岛对田村卡夫卡说:“你一方面强烈追求什么,一方面又极力回避它。”后来又说:“田村卡夫卡君,或许世上几乎所有人都不追求什么自由,不过自以为追求罢了。一切都是幻想。假如真给予自由,人们十有八九不知所措。这点记住好了:人们实际上喜欢不自由。”我们不过是以追求自由的方式逃避自由。——2012-10-5 
  26、 什么叫缺乏想象力?“缺乏想象力的那类人,即T•S•艾略特说的‘空虚的人们’。他们以稻草填充缺乏想象力的部位填充空虚的部位,而自己又浑然不觉地在地面上走来窜去,并企图将那种麻木感通过罗列空洞的言辞强加于人。”他们没有实质,只是空壳,可以任由别人的想法加之于身。——2012-10-5 
  27、 不管是变性人还是同性恋,男权还是女权,法西斯还是马克思,无论打什么旗号都无所谓,而缺乏想象力的狭隘、苛刻、自以为是的命题、空洞的术语、被篡夺的理想、僵化的思想体系,才是真正可怕的东西。它同寄生虫无异,它们改变赖以寄生的主体、改变自身形状而无限繁衍下去。这里没有获救希望。——2012-10-5 
  28、 “多数希腊悲剧的主题。不是人选择命运,而是命运选择人。这是希腊悲剧根本的世界观。”俄狄浦斯的悲剧即是如此,他“不是因其缺点、而是因其优点而被拖入更大的悲剧之中的。”“不是因其怠惰和愚钝、而恰恰是因其勇敢和正直才给他带来了悲剧。于是这里边产生了无法回避的irony。”——2012-10-5 
  29、 纳粹战犯阿道夫•艾希曼,“事务处理专家”,他曾处理掉600万犹太人,面对战后审判,他很困惑:自己不过是作为一个技术人员对所交给的课题提出最合适的方案罢了,何以受到如此大规模的审判?这很像现在或身居要职或志名显赫的当年的红卫兵们,面对质疑,他们说:我很纯洁,我不忏悔。——2012-10-5 
  30、 In dreams begin responsibility(责任始自梦中)。这条古语出自叶芝诗集《责任》扉页题记。村上用来解释艾希曼:“无论谁是梦的本来主人,你都和他共有那个梦,所以你必须对梦中发生的事负责。归根结底,那个梦是通过你灵魂的暗渠潜入的!”或者说“一切都是想象力的问题。我们的责任从想象力中开始。”——2012-10-5 
  31、 谁非过客:呵呵,中岛敦是个很奇怪的家伙。挺有意思。 ||这个走深了,有机会看看。 || 谁非过客:父与子的血缘关系在形式上构成了彼此相关系的两个个体,且两者间存在着无法割断的因果。即一个存在的形式会因为另一个而被改变,而这种改变又反过来作用于自身。你越想改变,反作用力越大,投射在个体心灵中的痛苦就越强烈,生命的荒诞和无奈就越明显。因而预料到蒯疾谋反后蒯聩除了那轮红月一无所见。——2012-10-5 
  32、 谁非过客: 不仅希腊人讲述弑父的故事,日本人也迷恋这样的故事。如果说村上的故事还有俄狄浦斯的味道,那中岛敦在《盈虚》里所写的蒯聩的故事,则对父子冲突做了不同于卡夫卡的解释,不再是对于权威的抽象反抗。俄狄浦斯讲述了人类在无意识中所犯下的弑父罪行,而《盈虚》则揭示了人类心理意识中潜在的弑父暴力。 ||“责任始自梦中”,村上除了拿它解释纳粹战犯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用来解释田村卡夫卡梦中弑父的问题。他逃离了自己的家庭但没有逃避自己的罪行,因为杀父正是他潜意识中想干的事。由此引伸,还可以用来处理我们每一个人的问题。我们不仅要为自己选择的理想造成的一切后果负责,甚至要为梦中的一切负责。——2012-10-5 
  33、 文记茗茶轩对日本工业技术表示敬意,对日本人工作的认真负责表示敬佩:简单的自来水管(镀锌铁管),中国人用机油做润滑剂开牙,而日本人用食用油。一个民族的野心之大来自于自身能力的强盛。了解了日本而感觉自己的小。抵制日货日后(以后将来)自惭。 || “我们的国家固然有多得数不清的问题,但至少应对工业技术表示敬意。”虽然北京图书大厦将日本书下架了,但相信很多人的书架上依然摆放着日本书,至少我在看村上的《海边的卡夫卡》,至少他能让我们对日本这个民族更加了解,就像这一句。至此我也特能理解为什么同事顶着反日浪潮依然买了一台尼康单反。——2012-10-5 
  34、 最大的互文还要算《源氏物语》,其作用非同寻常,为以后佐伯的幻像提供了依据。第一次出现是在第8章,对昏迷少年的调查报告里。“里面说不光已死之人的灵魂会离开肉体,即便活着的人——如果本人朝思暮想的话—也能同样做到。或者日本关于魂的这类想法从古至今作为自然存在物是一脉相承根深蒂固的。”——2012-10-5 
  35、 《源氏物语》中充满了活灵:光源氏的情人六条御息所在强烈妒意的折磨下,化为恶灵跨越空间钻过深层意识隧道去了葵上寝宫,每夜附在正室葵上身上,终于把葵上折腾死了。最有意味的是她丝毫没有察觉自身化为活灵。恶梦醒来,当她得知那是自己的无意所为,遂出于对自己深重业障的恐惧而断发出家了。——2012-10-6 
  36、 “所谓怪异的世界,乃是我们本身的心的黑暗。”自爱迪生以来“外部世界的黑暗固然彻底消失,而心的黑暗却几乎原封不动地剩留了下来。我们称为自我或意识的东西如冰山一样,其大部分仍沉在黑暗领域,这种乖离有时会在我们身上制造出深刻的矛盾和混乱。”弗洛伊德和荣格触摸到了这一点,但还远远不够。——2012-10-6 
  37、 《雨月物语》中的活灵:两个武士结为兄弟,离别时一个说在菊花开时定将拜访。不料该武士后来沦为监禁之身,也不许寄信。眼看秋意渐深,菊花将开。照此下去,势必无法践约,而对武士来说,信义重于生命。于是,他剖腹自杀,变成鬼魂,跑了一千里赶到朋友家,同朋友在菊花前开怀畅谈,之后从地面上消失。 ——2012-10-6 
  38、 佐伯虽然没有死去,却永远活在了十五岁。他是以活着的方式死去,化为活灵,以十五岁少女的身份与“我”结合,“我”也就此完成了“杀父娶母”的命运。后来又通过入口石穿越到死去的世界,饮了佐伯的血,与她作最后的告别。由寻母到恋母再到别母,完成了真正精神意义上的成长。虽荒诞不经,却感人至深。——2012-10-6 
  39、 最妙的互文是自身的互文。《海边的卡夫卡》既是一幅画,也是一首歌,同时也是小说本身之一。以下是它的歌词,每一句都是小说的预言:你在世界边缘的时候/我在死去的火山口/站在门后边的/是失去文字的话语/睡着时月光照在门后/空中掉下小鱼/窗外的士兵们/把一颗心绷紧。 http://t3.qpic.cn/mblogpic/a19062efd8d5d983e27a/2000——2012-10-6 
  40、 目前已经有了中文歌《海边的卡夫卡》,小清新,完全不在一个世界里。以下是小说中同名歌的副歌部分,与画形成互文:海边椅子上坐着卡夫卡/想着驱动世界的钟摆/当心扉关闭的时候/无处可去的斯芬克斯/把身影化为利剑/刺穿你的梦/溺水少女的手指/探摸入口的石头/张开蓝色的裙裾/注视海边的卡夫卡——2012-10-6 
  41、 "而卡夫卡这个名字——我推测佐伯是将画中少年身上漾出的无可破译的孤独作为同卡夫卡的小说世界有联系之物而加以把握的。惟其如此,她才将少年称为'海边的卡夫卡',一个彷徨在扑朔迷离的海边的孤零零的魂灵。想必这就是卡夫卡一词的寓义所在。"好的小说不避讳直言题目的寓意,因为它的迷宫在题目之外。——2012-10-8 
  42、 “下一步的事下一步考虑不迟。”书中反复出现这一句话,多半是有脑子不太好使但又的特异功能的老人中田所说,既表现他的智障,没有深谋远虑,同时又为接踵而来的意外留下空白。其实这一句非但不能简单解读为他的缺乏远见,相反它反映的是人对未来不确定可能性的复杂预估,恰恰是另一种远见。——2012-10-8 
  43、 “诗与象征性自古以来就是密不可分的,一如海盗和朗姆酒。”这个比喻还可以从更加直接的角度去理解,海盗盗财,诗偷心。酒醉脑,诗醉心。——2012-10-8 
  44、 《海边的卡夫卡》戏仿了俄狄浦斯“杀父娶母”的故事,与其关注它的“仿”,不如关注他的“戏”。即与其关注他的验证,不如关注它的变相验证。父亲不是自己亲手杀的,母亲也是假定的,与姐姐的结合仅仅也只是梦中完成。村上使《海》以间离的方式呼应了俄狄浦斯,凸显的恰恰是它的寓言性和超现实性。——2012-10-8 
  45、 杨菁:同样,艺术家也有回避生活繁琐的权力。 || “艺术家其实就是具有回避繁琐性的资格的人。”“可以跳过意味和逻辑等繁琐的手续而把握那里应有的正确语句,像轻轻抓住空中飞舞的蝴蝶翅膀一样在梦中捕捉词语。”福楼拜说:“不论一个作家所要描写的东西是什么,只有一个名词可供他使用,用一个动词要使对象生动,一个形容词要使对象的性质鲜明。”——2012-10-8 
  46、 田村卡夫卡说对大岛说:“我一点儿也不中意自己这个现实容器,出生以来一次也没中意过,莫如说一直憎恨。我的脸、我的两手、我的血、我的遗传因子……”大岛说:“如果将外壳和本质颠倒过来考虑(即视外壳为本质,视本质为外壳),那么我们存在的意义说不定会变得容易理解一些。”——2012-10-8 
  47、 佐伯问,为何离家出走。田村卡夫卡说:“觉得自己好像受到了无可挽回的损毁。”“自己被改变成自己不应该是那样的形象。”佐伯:“只要时间存在,恐怕任何人归根结底都要受到损毁,都要被改变形象,早早晚晚。”没有挽回价值的场所,只有“活在这个事物不断受损、心不断飘移、时间不断流逝的世界上。”|| 新经典文化(@xjd-readinglife) #私语#在一个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活下去的世界里,该怎么评价那些决定去死的人呢? 没人能做出评价。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受的什么苦,或是自己的生活多么没有意义。——保罗•柯艾略 http://t2.qpic.cn/mblogpic/a4955f59f64bc356c050/2000——2012-10-8 
  48、 “问乃一时之耻,不问乃一生之耻。”——2012-10-8 
  49、 的确如此。|| 谁非过客: 村上小说里的女性常好像符合,她们不具备特别的个性却会带来某种哲学上的思考,我与之交流的方式性爱居多,最终却又在哲学探讨中感受到生而为人的孤独。对我而言,这种不具备特殊性的女人只是编号一二三四的区别,正是我对存在的感受,是我对世界的拒绝。比如1973年的弹子球。||村上在书中展示了一场闻所未闻的口舌性爱技艺,一位学哲学的性爱女郎边和星野做爱边聊哲学,把欲望和理性发挥到极致,女郎说会让星野舒服到“过去未来都考虑不来”,然后引用是柏格森的《物质与记忆》:“‘所谓纯粹的现在,即吞噬未来的、过去的、难以把握的过程。据实而言,所有知觉均已成记忆。’”——2012-10-8 
  50、 为了推迟射精,星野让女郎继续讲哲学。然后性爱女郎又引用了一段黑格尔:“‘“我”既是相关的内容,同时又是相关之事本身。’”“黑格尔对‘自我意识’下了定义,认为人不仅可以将自己与容体分开来把握,而且可以通过将自己投射在作为媒介的客体上来主动地更深刻地理解自己。这就是自我意识。”——2012-10-8 
  51、 星野说“一头雾水”,然后女郎现身说法:“这就是我现在为你做的,星野君。对我来说,我是自己,星野君是客体。对于你当然要反过来,星野君是自己,我是客体。而我们就是在这样互相交换互相投射自己与客体的过程中来确立自我意识的,主动地。简单说来。”把性爱场面写成哲学探讨应该是村上的一大发明。——2012-10-8 
  52、 我还希望樱花是他姐姐呢。他太缺爱,太孤独,总希望他能找到失散的母亲和姐姐。某种程度上是每一个孤独个体的希望。 || 媛兮媛兮:《海边的卡夫卡》里有一个细节,写他遇到佐伯的时候,幻想者如果是他的母亲该有多好。我看这本书的时候心里一直萦绕着一句话,中文版序言里的原句是:“恕我重复,田村卡夫卡君是我自身也是您自身。”真的,看到了自己的影子!——2012-10-27 
  53、 是的。我们年少时不能做的,田村卡夫卡君帮我们做了。“凹坑”应该象征田村卡夫卡极度孤闭的处境。因为真正的卡夫卡曾说过:“我最理想的生活方式是带着纸笔和一盏灯待在一个宽敞的、闭门杜户的地窖最里面的一间里。” || 媛兮媛兮:还有一个细节,田村卡夫卡坐在沙发上看书的感觉:“我无疑是在寻找世界凹坑那样的地方。”喻书的海洋,书的世界。村上的比喻很奇妙。卡夫卡是出走的少年,也是那个叛逆的年岁里,挣脱了躯壳而远走的,我们每个人的灵魂。——2012-10-27 
  54、 世界上有两种人,充满想象力的人和缺乏想象力的人。 || 林少华:校阅海边的卡夫卡。大岛:更让我厌倦的,是缺乏想像力的那类人,即艾略特说的“空虚的人们”。他们以稻草填充缺乏想像力的部位填充空虚的部位,而自己又浑然不觉地在那上面走来窜去,并企图将那种麻木感通过罗列空洞的言辞强加于人。……缺乏想像力的狭隘、苛刻、自以为是的命题、空洞的术语……——2013-2-17 
  55、 生如风云,早晚飘散。 || 林少华:《海边的卡夫卡》校毕。大岛:我们之所以都在毁灭都在丧失,是因为世界本身就是建立在毁灭与丧失之上的,我们的存在不过是其原理的剪影而已。例如风,既有飞沙走石的狂风,又有舒心惬意的微风,但所有的风终究都要消失。风不是物体,而不外乎是空气移动的总称。侧耳倾听,其隐喻即可了然!——2013-2-26 
  56、 大半年前,那张只有自己能认识的笔记卡片不翼而飞,现在终于失而复得,所以,继续。 http://t3.qpic.cn/mblogpic/9ecd4bffa4de98be964a/2000——2013-4-10 
  57、 “神只存在于人的意识之中。特别是在日本,好坏另当别论,总之神是圆融无碍的。……日本的神是可以这样调整的,叼着便宜烟管戴着太阳镜的美国大兵稍稍指示一下就马上摇身一变,简直是超后现代的东西。以为有即有,以为没有即没有,用不着一一顾虑那玩意儿。”——没错,神是圆融无碍的。——2013-4-9 
  58、 “契诃夫说得好:‘假如故事中出现手枪,那就必须让它发射。’……意思是:必然性这东西是自立的概念,它存在于逻辑、道德、意义之外,总之集作为职责的功能于一身。作为职责非必然的东西不应存在于那里,作为职责乃必然的东西则在那里存在。这便是Dramaturgie。”——2013-4-9 
  59、 “逻辑、道德、意义不产生于其本身,而产生于关联性之中。契诃夫是理解Dramaturgie为何物的。”(注:Dramaturgie,德语,剧作艺术,戏剧理论,编剧方法”)19世纪的叙事是必然性的叙事,是上帝般意志的叙事,是宿命的叙事,它会让你觉得,事情就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不容改变。——2013-4-9 
  60、 我说,“可以通过隐喻略去很多存在于我你之间的东西。”她看着我的脸,再次漾出笑意:“在我迄今听到过的话里,这是最为奇特的甜言蜜语。”“各种事情都在一点点奇特起来。但我觉得自己正在逼近真相。”“实际性地接近隐喻性的真相,还是隐喻性地接近实际性的真相?抑或二者互为补充?”——2013-4-9 
  61、 我:“一个人独处时思考对方,有时觉得悲从中来——你会这样吗?”“当然。”他说。“为什么当然?”我问。“因为任何人都在通过恋爱寻找自己本身欠缺的一部分,所以就恋爱对象加以思考时难免——程度固然有别——悲从中来,觉得就像踏入早已失去的撩人情思的房间。”——2013-4-9
  62、 “较之把自由本身搞到手,把自由的象征搞到手恐怕更为幸福。”(大岛)——2013-4-9 
  63、 我说想变得强壮。佐伯说:“强壮终究将被更强壮的击败。”我说:“我所追求的强壮不是一争胜负的强壮。我不希求用于反击外力的墙壁。我希求的是接受外力忍耐外力的强壮,是能够静静地忍受不公平不走运不理解误解和悲伤等种种情况的强壮。”“那恐怕是最难得到的一类强壮。”佐伯说。——2013-4-10 
  64、 释迦佛祖有一弟子茗荷,呆头呆脑。佛祖对说他,你脑子不好使,经文记不住,就坐在门口给大家擦鞋好了。茗荷擦了二十年,一天突然开悟。星野认为一二十年连续给大家擦鞋的人生无论怎么想都一塌糊涂。但如今回头一想,这故事在他心里引起了另一种回响。人生这东西怎么折腾反正都一塌糊涂。——2013-4-10 
  65、 “全都是伟人、天才,人世间就麻烦了。必须有人四下照看,处理各种现实性问题才行。”“正是那样。全都是伟人、天才,人世间就麻烦了。”——2013-4-10 
  66、 星野回想每天去小河钓鱼捉泥鳅的事,感觉只要活着,我就是什么,自然而然。可是不知何时情况变了,我因为活着而什么也不是了。人不是为了活着才生下来的么?然而越活我越没了内存,好像成了空空的外壳。往下说不定越活就越成为没有价值的空壳人。而这是不对头的,事情不应这么离奇。——2013-4-10 
  67、 “我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不知道自己走向哪里,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什么错误的,不知道是前进好还是后退好。我到底怎么做才好呢?”我问。“什么也不做即可。”他简洁答道。“一点也不做?”大岛点头:“正因如此才这么带你进山。”“可在山中我做什么好呢?”“且听风声。”他说。——2013-4-10 
  68、 星野手机响了,他问:“喂,老伯,你怎么知道这个号码的?我该没有告诉你的啊。再说,这段时间我一直没开机,懒得谈工作。可你怎么就能打进来?”“所以我不是说了么,星野,我不是神,不是佛,不是人。我是特殊物,我是观念。所以叫你的手机叮铃铃响纯粹小事一桩,小菜一碟。”——2013-4-10 
  69、 “愚者之虑莫如休憩。”“高知知事不视事,视事的不是知事。”——2013-4-10 
  70、 “我们居住的这个世界,总是与另一个世界为邻。你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踏入其中,也可以平安无事地返回,只要多加小心。可是一旦越过某个地点,就休想重新回来。找不到归路。迷宫!你知道迷宫最初从何而来?”——2013-4-10 
  71、 “最初提出迷宫这一概念的,据现在掌握的知识,是古代美索不达米亚人。他们拉出动物的肠子——有时恐怕是人的肠子——用来算命,并很欣赏肠子复杂的形状。所以,迷宫的基本形状就是肠子。也就是说,迷宫的原理在于你自身内部,而且同你外部的迷宫性相呼应。”——2013-4-10 
  72、 我问:“你认为音乐有改变一个人的力量吗?”大岛点头。“当然,”他说,“体悟什么,我们身上的什么因之发生变化,类似一种化学作用。之后我们检查自己本身,得知其中所有刻度都上了一个台阶,自己的境界扩大了一轮。我也有这样的感受。倒是偶尔才有一次,偶一有之。同恋爱一样。”——2013-4-10 
  73、 贝多芬说过:“倘若你没读《哈姆雷特》便终了此生,那么你等于在煤矿深处度过一生。”就因为这一句话,去年又重新看了一遍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但发现自己现在依然在煤矿,而且还没有探灯。那个关于“to be or not to be?”问题依然没有答案。——2013-4-10 
  74、 游似(@sunu723) “我再也不愿忍受让各种东西任意支配自己、干扰自己。我已杀死了父亲,奸污了母亲,又这样进入姐姐体内。我心想如果那里存在诅咒,那么就应主动接受。我想迅速解除那里面的程序,想争分夺秒地从其重负下脱身,从今往后不是作为被卷入某人的如意算盘中的什么人、而是作为完完全全的我自身生存下去。”——2013-4-10 
  75、 你杀死了父亲、奸污了母亲、奸污了姐姐。你把预言履行了一遍。你以为这样一来父亲加在自己身上的诅咒即告终止,然而实际上什么也没终止。“记住,哪里也不存在旨在结束战争的战争。”叫乌鸦的少年说,“战争在战争本身中成长,它吮吸因暴力而流出的血、咬噬因暴力而受伤的肉发育长大。”——2013-4-10 
  76、 “我是需要这个人的,大概需要这个人的存在来填埋自己身上的空白,他想。然而自己未能填埋这个人怀有的空白,佐伯的空白直到最后的最后都仅仅属于她一个人。”——2013-4-10 
  77、 “回忆会从内侧温暖你的身体,同时又从内侧剧烈切割你的身体。”——2013-4-10 
  78、 "说到底,这里的森林不外乎是我自身的一部分——不知从什么时候我开始有了这样的看法。我是在自身内部旅行,一如血液顺着血管行进。我如此目睹的是我自身的内侧,看上去是威吓的东西是我心中恐怖的回声。那里张结的蜘蛛网是我的心拉出的蜘蛛网,头上鸣叫的鸟们是我自身孵化的鸟。"——2013-4-11 
  79、 “对于人来说,真正要紧真正有重量的,肯定更在于死法上。同死法相比,活法也许并不那么重要。话虽这么说,但决定一个人的死法的,应该还是活法。”——2013-4-11 
  80、 “单独同死者在一个屋顶下过夜是第一次。或许由于这个关系,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倒也不是害怕,星野想,也并非不快,只是还不习惯同死人相处。死者与生者时间流程是不一样的,声波也不一样,所以才让人不安然。”其实,每天晚上人都会和死者同眠共枕,那个人就是他身上的一部分自己。——2013-4-11 
  81、 少女:“最关键的是我们每一个人把自己融入这里,只要这样做,就什么问题也不会发生。”我:“把自己融入?”少女:“就是说你在森林里的时候你就浑然成为森林的一部分;你在雨中时就彻底成为雨的一部分;你置身于清晨之中就完全是清晨的一部分;你在我面前你就成了我的一部分。”——2013-4-11 
  82、 佐伯:“嗳,田村君,求你件事——把那幅画带走。”我:“图书馆我房间里挂的那幅海边的画?”佐伯点头:“是的。《海边的卡夫卡》。希望你把那幅画带走,哪里都没关系,你去哪里就带去哪里。”每个人体内都有一个卡夫卡,你在哪里他也在哪里。——2013-4-11 
  83、 “不能用语言准确表达的东西,最好完全不说。”维特根斯坦的另种表述:“凡能够说的,都能够说清楚;凡不能谈论的,就应该保持沉默。”——2013-4-11 
  84、 “要单独同死亡相对、相知,战而胜之。在漩涡深处你会考虑各种各样的事,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同死亡交朋友,同它推心置腹。”同死亡交朋友,就是同命运交朋友。——2013-4-10 
  85、 “世界是隐喻。”——2013-4-11 

(来源:豆瓣;文/游似)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