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喂时代,怎样拯救我们的大脑?

(来源:微信公众号“量子学派 ”;文/吴海兵)

冯·诺依曼猜不到的结局

20世纪下半叶,以香农为代表的先贤们披荆斩棘构建了伟大的“信息时代”。他们一定想像不到,21世纪的人类竟躲在互联网上等待信息“投喂”。

先贤通过HTTP连接人类精英,建造出万维网这台超级“硅基大脑”,没想到最后导致碳基人类大脑迅速萎缩。图灵虽然“猜对了开头”,冯·诺依曼却“猜不到结局”。

自从“投喂时代”来临后,怪事纷至沓来。

轻易被诱导,迷信各种乱七八糟的“阴谋论”;

轻易被惹怒,动辄代表14亿人要搞得人家“寸草不生”;

轻易被套路,轻信各类暴富神话后最终被割韭菜;

……

无穷无尽的“信息投喂”,人类还能“守脑如玉”吗?

我们与缸中大脑没有什么区别

什么是“信息投喂”?我们从“缸中大脑”说起。

哲学家希拉里·普特南提出一个思想实验:如果将一个大脑泡在缸子里,并通过计算机与其交换感官信息,那么这个大脑就会认为自己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

《黑客帝国》完整演示了这个惊悚的思想实验:人类被放在一个盛满液体的器皿中,身体上被插满各种管子,为电脑系统输送生物能量。而人类大脑,则在接受电脑系统的各种刺激信号。依靠这些信号,每个人生活在一个虚拟幻景中。大部分人类很开心,因为他们过上了永恒的“幸福生活”。

这部电影之所以成为经典,是因为它是一部警世书,也是一部预言书。

今天,这已经不是科幻,而是现实。

信息爆炸+手机终端+算法推荐,构成了一个“投喂时代”。很多人躲在床上习惯性地享受各类APP推送的“精神食粮”时,我们与缸中大脑有什么区别?

不是每一个大脑都能够思考

笛卡儿说:我思故我在。这才是“自我意识”的起源。

积极思考远远比积累信息更重要,如果享受太多“投喂”的信息,千亿神经元将失去活络的连接能力。日复一日后,缺乏训练的大脑只能“输入”信息,没办法甄别、消化信息。这也是很多人担心“投喂时代”导致人类智力下降的原因。

举个例子:内蒙古朝鲁吐镇的满某,他大部分时间呆在这个科左后旗的小镇上。这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过着极其简单的生活,但生活中也不乏精彩。早晨起床浏览140字短内容,批阅各地幸福奏折;晚上“记录生活记录你”,享受各种搞笑视频;实在无聊刷刷抗日神剧,也能提振个人信心;朋友圈转发各种心灵鸡汤,也能获得社交点赞。刷着刷着热血就上来了,1月26日他在某短视频APP上发布了一个短视频,标题是《经典话题:不听的后悔一辈子》,他声称现在的冠状病毒,是美国向中国使用的基因武器。视频拍得虽然粗陋,播放量也达到了1.4万次。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完全是投喂信息的观点复制。这位小镇青年可能并无恶意,他只是真的相信此类观点。经调查,科左后旗公安局行政拘留满某十日。

回到两个月前,相信这种“阴谋论”的人可不止一个两个,那可是乌泱泱的一大片,稍有反对,就被骂得狗血淋头。情绪观点,铺天盖地;拒绝思考,甘愿围观,看着让人悲哀。若不是欧美疫情如此严重,这种论调还将存在。问题是这种论调只会无故树敌,对自己并无好处。

同类内容筑起“信息茧房”

在“投喂时代”,你不是在主动寻找内容,而是在被动获取信息。这个时候,你已经被信息洪流所裹挟,根本不可能真正去打破自己的信息结构,也已经没有办法获得你要的知识性内容。一旦是被动获取知识,都是接受信息的“终端”,只要顺从天性,打开投喂服务端的“潘多拉魔盒”,同类内容无穷无尽,为用户织就“信息茧房”。你看到的就是你喜欢的,你喜欢的就是你看到的。这两者将强化你的价值观,压缩你的知识面。

与此同时,社交媒体将强化你的“自以为是”。你将此类内容分享到自己的朋友圈后,一个个同类的评论,点赞,为你筛选出同温层。

从此,不再有不同观点,不再需要推理与思辨,一个属于你的世界完美成形,它将你严丝密缝地锁在“茧房”之中。

手机成为人类重要“器官”

面对这样一个“投喂时代”,人类还有反转的可能吗?我们能不能打破信息爆炸形成的牢笼,构建一个更好的世界?能否走出“同温圈”,去接受更多的观点?可不可以逃离算法控制,主动出击扩大“思想地盘”?要解决这个问题,一切还得从源头说起。

2008年是互联网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伟大的乔布斯将人类带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

开源软件运动旗手Raymond发出以下担忧:乔布斯比盖茨更加威胁自由,因为人们害怕微软,却热爱苹果。

很多人没有读懂Raymond的意思,这位《大教堂与集市》的作者一眼洞穿:乔布斯虽然开创了手机互联网时代,同时也将人类圈养进苹果的“黑客帝国”。

从此以后,互联网世界进入2.0时代。与去中心化的PC互联网不一样,人类不再将互联网作为进化的工具,而移动终端(智能手机)成为人类最重要的“器官”,与互联网1.0时代的互联互通不一样,各类APP开始构建自己的信息孤岛。

手机带来的便利显而易见,但很多层面也值得担心。表面上,坐着的PC互联网和躺着的移动端互联网没什么不同,但实际上,这是生活方式的重大转变。坐着的PC互联网是主动的,认真的,学习的,思考的;躺着的移动互联网是被动的,懒散的,娱乐的,痴呆的。

回顾PC互联网时代发展史,它最伟大的应用是什么?是“搜索”。这也是为什么以搜索起家的谷歌公司能够成为互联网巨无霸的原因。

有了搜索之后,全人类有了一个“公共图书馆”,从“人脑”到“众脑”的时代来临。

搜索引擎,它是人类脑力的延伸,也是大脑的外挂。很多人通过搜索引擎找到了最好的老师,有些人通过搜索引擎找到了最需要的论文,从学习到工作,搜索引擎成为人类记忆的拐杖。

然而,在移动互联网到来之后,这个PC互联网时代最重要的应用逐渐被遗忘。很多人都在那里等着被投喂,主动搜索、学习的时间越来越少。

从主动到被动,从此攻守易形,可怕的“投喂时代”就这样来临了。

别忘了,主观能动性可是人类进化的助推器。唯有重拾主动获取信息、独立思考的能力,“我”才是“我”。

这个时代很难做到“守脑如玉”

1895年,勒庞在《乌合之众》中说道:普通人从未渴求过真理,他们对不合口味的真相视而不见。假如谣言对他们有诱惑力,他们更愿意崇拜谣言。谁向他们提供幻觉,谁就可以轻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谁摧毁他们的幻觉,谁就会成为他们的攻击目标。

在一个“投喂甜食”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乌合之众的表现更为明显。

人类曾经骄傲的“理性荣光”和“独立思考”,由于个人沉迷于“信息茧房”中逐渐稀缺,再难做到“守脑如玉”。

有些时候,我们还是要保持一点“古老的倔强”。

主动搜索曾是我们了解世界的方法和手段,它能充分发挥人类独有的创意,调动想象力。以人的思考能力为起点,输出自己的智慧。现在反过来了,被动投喂的信息在塑造我们的世界观。

搜索时代,你想要什么样的答案,取决于你提出什么样的问题。投喂时代不需要提出问题,当然也就不需要思考问题。再这样下去,不久将来,公众将失去自主思考和判断的能力。他们最终会期望机器帮他们思考,并做出判断。

借用《三体》里的一句经典名言:

失去投喂,失去很多;失去搜索,失去一切。

所以,重拾搜索,让自己成为思考的“源点”,而不是被投喂的“终点”。

也许这样,我们还能保持一点点清醒。

(为确保阅读体验,对原文进行部分删节和重新编辑)

一条评论

  1. 土木坛子说道:

    可惜这篇文章本身也是微信公众号上发布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